Skip to Content Facebook Feature Image

只得六人的農會 得趣書室舊址

歷史長河

只得六人的農會 得趣書室舊址
歷史長河

歷史長河

只得六人的農會 得趣書室舊址

2024年02月02日 10:00

一個只得六人參加的農會,而且還是中國現代史上首個縣級農會,其效率之高實在令人驚訝!六人農會舊址位於海豐縣城東龍舌埔彭湃故居的左邊,即彭湃自家的得趣書室。

1922年7月的一天,彭湃頂著烈日來到龍津河畔天后廟前的一棵大榕樹下,用從日本帶回來的留聲機播放著優美的音樂。不少趕集的農民被留聲機的歌聲所吸引,圍聚過來。彭湃對圍觀的農民們說:「世界本來沒有壓迫,但有了地主剝削,清白的世界被攪得混暗;十月革命勝利和中國共產黨誕生後,貧苦大眾才看到了紅太陽,看到了光明。」彭湃振臂揮手,一改往日的腔調,用通俗易懂的語言娓娓道來。他講述了農民水深火熱的痛苦,地主敲骨吸髓的罪惡,指出封建社會土地所有制是一切不合理的根源。聽了彭湃的宣傳演講,革命種子深深埋在了農民心中。

六人農會舊址位於海豐縣城東龍舌埔彭湃故居的左邊 (網上圖片)

六人農會舊址位於海豐縣城東龍舌埔彭湃故居的左邊 (網上圖片)

1922年7月29日,彭湃再次到龍山天后宮前面的大榕樹下宣傳革命道理,用留聲機播放白字戲、革命歌曲等,聲情並茂的講述讓男女老少聽得如癡如醉。隨後,彭湃即興演說到:「加入農會好比過河,這邊河岸是痛苦的,對岸是幸福的,可是個個都怕被河水浸死,都不願先過。互相推諉,結果沒有一個人敢過。我們要成立農會並加入農會,聯合過河,手握手地前進。」 一位壯實的青年農民豁然站起來:「說得沒錯,現在的問題在於我們能否團結一致,讓廣大農民都受益。」彭湃激動地緊握住了這個青年的手,原來他就是海豐赤山約常來榕樹下聽彭湃宣講的張媽安。於是,彭湃瞅準時機,建議立即成立一個農會,他說:「入農會好比過河, 要大家手牽手;手牽手才能安全過河,農民聯合起來才能辦大事,農民才會積極參加。」在場的農民李老四聽後贊同地說:「對啊,我們幾人就先成立一個農會,將來有人加入就好,要是沒有人加入,我們也不要散,同心幹下去!」

彭湃自家的得趣書室 (網上圖片)

彭湃自家的得趣書室 (網上圖片)

同日晚上,張媽安、李老四以及另外三位農友應約來到彭湃居住的得趣書室。彭湃和張媽安等人商討農民如何團結起來,組織起來進行鬥爭。彭湃總結了早年在日本留學時參加社會實踐的經驗,打算將其應用到即將組織的農會上,讓農會能夠經得起歷史的考驗。共同的革命信仰把六顆火熱的心緊緊地聚在一起,彭湃、張媽安、林沛、林煥、李老四、和李思賢在得趣書室成立了海豐第一個農會——「六人農會」,它是中國現代史上第一個縣級農會組織。在彭湃的主持下,「六人農會」成員莊嚴宣誓,發誓要服從組織、保守秘密、不出賣同志。「六人農會」雖然在當時是一個不起眼的農會組織,但它有能量,擅於團結和教育農民,組織農民同地主豪紳作鬥爭。完成了海豐農民由分散到組織起來的第一步。

得趣書室的內部 (網上圖片)

得趣書室的內部 (網上圖片)

在組織農會期間,彭湃於1923年2月9日寫給李春濤的信中說明了農會採取的政策:一是對付田主;二是對付官廳。即經濟的鬥爭與政治鬥爭並進,使農民有經濟鬥爭的訓練及奪取政權的準備。同時還畫了經濟鬥爭示意圖,說明開展農民運動的理念。

六人的紀念像 (網上圖片)

六人的紀念像 (網上圖片)

1922年10月25日,在「六人農會」的基礎上,赤山約農會在龍山天后廟成立。1923年1月1日,全縣六十多位代表歡聚在海豐縣城,成立海豐縣總農會,選舉彭湃為總農會會長。1962年7月,得趣書室與彭湃故居同被省人民委員會定為省級重點文物保護單位。

文章文字版權由廣東人民出版社許可

Tags:

日本

往下看更多文章

清代東北開發靠罪犯?細數黑龍江流人文化

2024年04月15日 10:00

提起黑龍江,不少人會聯想到哈爾濱冰雕展等等。但現今大熱旅遊景點往往在古時屬犯人流放之地,如韓國有濟州島,在中國則有黑龍江。在清代,黑龍江的寧古塔、齊齊哈爾、墨爾根、三姓及卜魁等地,曾是清代著名的流放地。被流放者受盡磨難、苦苦掙扎,在有意無意間把中原先進的教育水準、農耕技術以及生活方式帶到東北苦寒之地,從而促進當地文化大力發展,在今天已被稱作「黑龍江流人文化」,更因為當地檔案館首次開設「流人文化」系列專題而開始被重新認識。

黑龍江省檔案館三級主任科員曹月 (網上圖片)

黑龍江省檔案館三級主任科員曹月 (網上圖片)

據黑龍江省檔案館三級主任科員曹月表示:「來到我們黑龍江地區的這些流人,大多數一些文化素養比較高,在此教化村民,傳播了一些先進的耕種和紡織技術,在此開辦學堂、私塾等。」

古代對讀書人尤其敬重,他們雖被流放到寧古塔,但當場地官吏及當地百姓還是十分敬重。流人在寧古塔,雖是刑餘之人,尚且自由,從大將軍到副都統、協領、佐領大都願交結為友好,而文人們還可經常相聚。比如明末清初詩人吳兆騫,以「丁酉科場案」流放寧古塔,便於當地開館授徒。後來,巴海將軍專門聘吳兆騫為書記兼家庭教師,教授他兩個兒子額生、尹生讀書。

寧古塔 (網上圖片)

寧古塔 (網上圖片)

流人到了寧古塔,也帶來中原發達的商業文化,即「倡滿人耕而賈」,在這方面有名者如楊越。楊越在明末曾任京口(鎮江)副總兵,因順治年間的通海案,於康熙元年(1662年)十月被發放寧古塔地。他被描述為大個頭、大臉盤、大眼睛、大鬍子、大嗓門兒的人,任俠慷慨。他走街串户,與人們交談,提出見解,向滿人講述耕作技術,教人們經商。剛到寧古塔時沒米下鍋,他就在街頭擺上地攤,拿自己的物品與當地人換糧食。楊越的妻子范氏烹飪技術出色,夫妻二人開了一座糕餅鋪,還製作紹興風味小吃,每天食客盈門。楊越與吳兆騫是鄰居,兩人交往密切,「談心夜夜入三更」,和其他流人也是「雪窖聯吟,冰天共酌」。當有人求藝的時候,他毫無保留。他把從家鄉帶來的布帛、絲絮拿來與人交換,教當地人把人蔘、貂皮拿到市場上交易。

楊越畫像 (網上圖片)

楊越畫像 (網上圖片)

寧古塔地盛產人蔘、貂皮,從北京、盛京(今瀋陽)等地來的商人多了起來,商業貿易活動繁榮起來,建立起了跨區域的貿易體系,並與圖們江對岸的朝鮮建立了貿易關係。《柳邊紀略》載:「寧古塔人每年一次,往高麗會寧府互市,亦以八月。然命下遣官監視,每年十一月方行。市會寧者,多以羊皮襖、布匹,往易牛、馬、紙、布、甕,而書特貴。康熙初,姚琢以《明季遺聞》易牛一頭。」商貿的繁榮,使寧古塔新城呈現出「商販大集,南產珍貨,十備六七,街市充溢,車轎照耀」的景象。為了開發交通,以利通商,發展經濟,薩布素親自丈量寧古塔至吉林的里程,建立驛站,便有了商賈絡繹不絕的景象。

東北流人主要分佈圖 (網上圖片)

東北流人主要分佈圖 (網上圖片)

吳兆騫在《歸來草堂尺牘》寫道:「寧古塔地方,鄉紳舉人俱照中國(內地)一樣優免。」為改變當地人「耕者絕少,彌望無廬舍」的狀況,積極傳播中原地區先進耕作技術,並教人們「破木為屋,覆以其皮(獸皮)」。在自己家中設立「讀書草堂」,把《五經》、《史記》、《漢書》、《李太白全集》作為教材,義務教書育人。巴海將軍請楊越到自己家中給兩個兒子講授漢學,受到啓發後,辦起了龍城書院,成為寧古塔第一所官學。

流人被流放黑龍江檔案 (網上圖片)

流人被流放黑龍江檔案 (網上圖片)

也可以說是因禍得福吧!流人在寧古塔不用當差,不納糧,生活困難時,還能得到救濟;流人們常常是官吏們的座上客,經常陪宴、陪飲,每當將軍、副都統有重要差事,如巡邊、作戰、進京朝見出行之前,吳兆騫都要做詩相贈。在《秋笳集》中有許多這樣的詩,《陪諸公飲巴大將軍宅》、《奉送大將軍安部海東》、《送阿佐領奉使黑斤》,描寫的大都是為官吏送行,也看出彼此間相交濃厚。在謫戍寧古塔的二十多年中,吳兆騫看到這裏物產富庶,有許多特產,多年之後,他都不能忘懷,如人蔘,飲人蔘水可以強體。各種動植物都常常出現在吳兆騫的筆下。

寧古塔 (網上圖片)

寧古塔 (網上圖片)

在《寧古塔紀略》中有這樣一段,吳兆騫南歸之後,病重之時,仍想用他在寧古塔所居的寒舍外採的蘑菇來熬湯喝。同時,他也看到當地滿族人有着十分純樸的民風民俗。關治平在文章裏寫道:「苦寒絕地的山山水水和風土民情,都收入到詩人的筆下,讀他的《秋笳集》,你會感到那漫天白雪中的金戈鐵馬,大河日落的壯麗圖景,仰望萬古悲涼中的豪邁,審視一枝一葉的情結。」

清代文人遭流放黑龍江原是個人的悲劇,但歷史有趣的地方,在於結局往往出人意表。流人在黑龍江地過上新的生活,並把先進的中原文化帶到黑龍江苦寒之地,大力促進當地經濟文化發展。

你 或 有 興 趣 的 文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