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Facebook Feature Image

許正宇企硬拒BNO移英者攞MPF 申請簽證急降溫創新低

博客文章

許正宇企硬拒BNO移英者攞MPF 申請簽證急降溫創新低
博客文章

博客文章

許正宇企硬拒BNO移英者攞MPF 申請簽證急降溫創新低

2023年04月23日 19:13 最後更新:09:48

持BNO移英港人過完嚴冬,但心中寒氣未減,除了英國通脹與衰退繼續夾擊,生活苦過DD,取回強積金亦無望,皆因港府立場企到好硬,正訪英的財經事務及庫務局長張宇雖被英國官員施壓,依然理直氣壯,寸步不讓,在英「黃友」與所謂人權組織呱呱叫效果為「0」。據最新數字,去年第4季申請BNO簽證的宗數續創新低,熱度下降之勢明顯,看來低處未算低。

英國事務大臣卓雅敏「係咁意」表表態,促港府容許BNO移英港人提早取回強積金,但許正宇企硬拒絕,立場堅定。

英國事務大臣卓雅敏「係咁意」表表態,促港府容許BNO移英港人提早取回強積金,但許正宇企硬拒絕,立場堅定。

許正宇今次訪英,除了出席財經論壇推銷香港,也與英國官員與商界高層會面,其中包括外交、聯邦及發展事務大臣卓雅敏。對方在社媒表示,她在會上提及黎智英案和初選案,也促請港府容許持BNO移英的港人提早拿回強積金。

據知在會面中,許正宇對此問題的態度十分堅定,表示港府早已表明不承認BNO護照是有效旅行證件和身分證明,根據規例,參加強積金的港人不能以BNO及相關簽證,作為永久離港的證據,提早取回強積金。

港府不承認BNO的有效性,皆因英國打茅波在先,本來中英聯合聲明講明BNO冇居英權,但英政府卻打橫嚟,單方面容許BNO港人可移居英國,破壞了協議的原則。既然你擺明犯規,中央與特區當然不能再承認BNO是有效證件,基於這原則,積金局也不會讓BNO移英港人以此作為永久離港的根據,提早取回強積金。

卓雅敏見許正宇時提出「呼籲」港府鬆手,看來只是循例表一表態,以表示關注香港人權,放了幾句空砲後,就算交了差。在英的「黃友」 和背後的支持組織顯然不收貨,指她講得不夠力,更說她竟與「專制政權」的官員會晤是可恥的事。一直在旁吶喊的「香港監察」,也說民選政府的大臣竟以紅地毯歡迎港官,實在令人失望。

他們其實也沒說錯,英國政府本來就是兩面派,在此經濟低迷之際,當然不想斷了香港這條「大財路」,積極接待港府官員完全不令人意外,只是在英「黃友」alway naive而已。

去年第4季申請BNO簽證續創新低,熱度明顯不斷下跌。

去年第4季申請BNO簽證續創新低,熱度明顯不斷下跌。

BNO移英港人連強積金都拿不到,對後來者的熱情,肯定有一定打擊。朋友把BNO簽證的最新申請數字傳給我看,指去年第4季的申請宗數是10100宗,與第3季相約,但因去年11月30日開始將申請人擴大至1997年7月1日後出生的子女,人數本應增加,持平等於稍減。這個數比起2021年第1季高峯時的約34300宗,就下跌得十分厲害,熱度明顯不斷降低,看來跌勢還會繼續。

另外,去年第4季有353宗申請被英政府拒絕,而第3季被拒宗數是193宗,也出現顯著增幅,第2季時只有96宗而己,反映當局對申請揸得緊咗,開始擰實個水龍頭了。

今次「黃友」出到截擊許正宇座駕一招,但迴響微之又微,只被視為一場鬧劇,看來BNO這台戲,已到了台上聲嘶力竭、台下無聲無氣的境況了。




時人物語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

Tags:

強積金

往下看更多文章

澳星紛出辣手對付「外國代理人」美英絕口不提 獨砌香港23條

2024年03月01日 19:58 最後更新:22:58

在國際「擂台」上,有些人(或國家)因過去惡慣,仍以為「誰夠惡,誰正確」,永遠打橫嚟不講道理。最新例子是,英國外相卡梅倫直斥香港23條立法新增的「境外干預」罪名內容模糊,欠缺司法監督,而美國則指23條立法可被用於「跨國鎮壓行動」,總而言之,是不可接受的「惡法」。可是他們對澳洲和新加坡政府最近紛出辣手遏制「外來干預」,嚴打「政治代理人」,卻絕口不提,其實比較「辣」的程度,香港23條仍差幾皮。

香港23條立法新增「境外干預」罪,只不過是步其他國家的後塵,澳洲的《2018年國家安全法立法修正案(間諜及外國干預)法》,就禁止任何人配合外國勢力,透過不當手段干預該國事務。到昨日,終於有首名涉案者被判罪成,須坐監33個月。

澳洲政府昨日首次引用《反外國干預法》,把一位華裔僑領判監禁,顯示澳洲打擊「外國干預」十分嚴厲,比香港23立法辣得多。

澳洲政府昨日首次引用《反外國干預法》,把一位華裔僑領判監禁,顯示澳洲打擊「外國干預」十分嚴厲,比香港23立法辣得多。

這位觸犯此法的人士,是長居澳洲的華裔社團僑領楊怡生,他於2020年11月被指「準備實行外國干預」,違反了《反外國干預法》,而案中提及他做過的事,究竟是否真的涉及「外國干預」,仍有很大爭議性。

案情指他年前從中國進囗一批囗罩,協助抗疫,但因無法運輸來澳,他最後將籌集的資金捐贈墨爾本醫院,並邀請時任教育部部長塔吉出席捐贈儀式。

由於澳洲當局發現楊怡生與「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有關,而該會疑與北京的統戰組織有連繫,據此指他涉嫌「企圖干預」部長級官員,遂控告他違反《反外國干預法》。

楊怡生堅稱自己無罪,但經一個多月審訊後,陪審團昨天認定他罪名成立,法庭重判他入獄。

在此案判決前不久,新加坡也發生一宗「反干預」案件,同樣引起爭議。新加坡政府在本周一(2月26日),首次引用2021年通過的《防止外來干預(應對措施)法令》,把已入籍新加坡的當地香港商會會長陳文平,列為「具政治影響力人士」。

已入籍新加坡的港商陳文平,本周一被內政部正式列為「具政治影響力人士」,等於是「外國代理人」,受到當局嚴格管制。但美英政客對此「辣法」提也不提。

已入籍新加坡的港商陳文平,本周一被內政部正式列為「具政治影響力人士」,等於是「外國代理人」,受到當局嚴格管制。但美英政客對此「辣法」提也不提。

根據這條反外來干預法,內政部屬下的「外國關係與政治訊息披露註冊處」,經調查後,如認定某人是「具政治影響力人士」,那人就須每年向政府申報逾1萬元星幣的政治捐獻,以及所有外國機構的聯繫。即是說,被指為「代理人」的陳文平,也須遵守這些規定,受到管制,而整個過程沒有經過法庭審訊。

新加坡當局不但嚴厲管控它認定的「政治代理人」,還實行「外國影響力登記制度」,依法強制有關人士登記,當局這樣做是要把「外國干預」透明化,所有活動都逃不過它的法眼。英國去年7月制定的新國安法,也有類似的制度。香港23條立法雖提出新設「境外干預」罪,但經審慎考慮後,最後決定不引入這樣的登記制度。可見新加坡與英國的國安法律,都比香港的更「辣」。

美英政客只針對香港23條立法狂駡,對新加坡的「辣法」卻視若無睹,提也不提,政協副主席梁振英就在fb數度指出他們「扮盲」。例如前美國駐港總領事史墨客在一個座談會上說,23條立法草案中的「外部干預」是一個新概念,條文缺乏具體內容,振英哥就立即指出,新加坡去年已有反外部干預法,而且用來對付香港移民陳文平。

又例如,《華爾街日報》社論組撰文指,「香港針對與外國人接觸的本地人」。振英哥即挑戰該報,叫它寫一寫新加坡的狀況,特別是最近有關陳文平的案件,他被新加坡當局指涉及外國干預,卻沒經過法庭審訊。

當然,《華爾街日報》也好,攻擊23條立法的美英政客也好,只會按原來的劇本演下去,對澳星政府這類案件則繼續「扮盲」,當乜都睇唔到。

你 或 有 興 趣 的 文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