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Facebook Feature Image

35+顛覆案 | 前高官張炳良曾以「品格良好」為胡志偉於另案撰求情信 法官質疑辯方以同一理由求情

政事

政事

政事

35+顛覆案 | 前高官張炳良曾以「品格良好」為胡志偉於另案撰求情信 法官質疑辯方以同一理由求情

2024年07月08日 16:08 最後更新:07月09日 07:53

35+顛覆案中,14被告經審訊後被裁定「串謀顛覆國家政權」罪成,另31人認罪,共45人罪成。法庭於7月8日續聽取第三批、九龍東的6名被告,包括認罪的黃之鋒、譚文豪、李嘉達、譚得志、胡志偉、及不認罪但受審後被裁定罪成的施德來,其中上周五(5日)黃之鋒、譚文豪及李嘉達已完成求情。其中代表胡志偉求情的大律師指,胡沒提倡「攬炒」及無差別否決財案,只能歸入顛覆國家政權罪的「積極參加者」,應以較低刑期量刑;又呈上3名前高官包括張炳良、邱誠武和羅致光的求情信。惟法官陳仲衡則指,張炳良在另一宗案件已為胡撰求情信,辯方回應指今次信件的內容不同。

囚車今早到庭。(巴士的報記者攝)

囚車今早到庭。(巴士的報記者攝)

3名被告包括譚得志、胡志偉及施德來入庭,其中譚得志穿大花短袖恤衫,揮手跟前來旁聽的親友打招呼;而穿白色恤衫的胡志偉及施德來進庭後,則與代表律師傾談。而已完成求情的黃之鋒、譚文豪亦有到庭,黃穿深藍短袖衫,被安排單獨坐在一角。

更多相片
囚車今早到庭。(巴士的報記者攝)

囚車今早到庭。(巴士的報記者攝)

被告譚得志。(圖片來源:星島日報)

被告譚得志。(圖片來源:星島日報)

被告胡志偉。(圖片來源:星島日報)

被告胡志偉。(圖片來源:星島日報)

警方今早在庭外查車。(巴士的報記者攝)

警方今早在庭外查車。(巴士的報記者攝)

被告施德來。

被告施德來。

被告施德來妻(右一)自上周起到庭支持丈夫。(巴士的報記者攝)

被告施德來妻(右一)自上周起到庭支持丈夫。(巴士的報記者攝)

被告譚得志。(圖片來源:星島日報)

被告譚得志。(圖片來源:星島日報)

譚得志求情只屬「其他參與者」 已後悔認罪沒機會重返政壇 

代表被告譚得志的大律師梁寶琳陳詞指,譚得志生於1972年,畢業於中大後再修畢2個碩士學位,案發時任職網上電台主持,已逾20年。法官李運騰關注譚得志其他案底,梁確認譚有2項案底,包括2022年因煽動文字案被判囚40個月,現已服刑完畢,正上訴定罪至終審法院,將以書面處理,冀法庭能整體量刑,為本案扣減至少20個月刑期。

梁指,譚得志在本案中有提交提名表格及共同綱領參與初選、簽署《墨落無悔》聲明、舉辦街站、參與選舉論壇等,與一般選舉無異。梁指,中國《刑法》解讀《國安法》的「刑罰三級制」,冀法庭參考相關指引,把譚歸類為最低級的「其他參與者」。 

惟法庭回應指,譚是主動參與並多次牽涉在犯罪活動,若控方援引的定義適用,應歸類為「積極參與者」。梁回應稱,譚得志和一般選舉參選人沒分別,只出於個人倡議來參與公開的「初選」,惟認同法庭所指若嚴格遵從相關定義,譚應屬「積極參與者」。但梁稱,譚現已後悔認罪,且退出人民力量,沒機會重返政壇。 梁又指,譚篤信基督教,自還押後閱讀聖奧古斯丁的《懺悔錄》。惟法官李運騰及陳仲衡先後指沒有看完《懺悔錄》。

被告胡志偉。(圖片來源:星島日報)

被告胡志偉。(圖片來源:星島日報)

三名前高官為胡志偉撰求情信 

代表胡志偉的大律師郭子丰則指,前運輸及房屋局正副局長張炳良及邱誠武、前勞工及福利局局長羅致光撰文為胡求情,形容其文明有禮、理性,務實,即使抱持異見亦互相尊重。郭又提到,胡屢獲認可,如2006年獲香港政府頒發榮譽勳章,亦曾獲委任加入中央政策組,是港府眼中可靠、負責任的人。

警方今早在庭外查車。(巴士的報記者攝)

警方今早在庭外查車。(巴士的報記者攝)

辯方指胡對否決財案有保留 

郭指,胡志偉僅屬「積極參與者」,應以較低起點量刑,解釋指胡志偉沒參與組織計劃,單純報名參加初選支持「35+」計劃,又解釋譚在選舉論壇中自稱為「強硬叛逆者」,只是一種選舉策略;而其論壇上發言亦表明要考慮醫院學校撥款,對否決財案有保留,顯示其立場溫和,服務大眾多年。

郭又指,民主黨成員要根據黨綱,就算該黨的立法會議員決定否決財案,黨員可召開會員大會推翻決定;涉案謀劃本身已難以實現,黨綱令謀劃不會付諸實行。郭又指,胡競選時沒直接承諾「攬炒」和無差別否決,從無欺騙選民,僅說運用基本法權力達到「五大訴求」,故客觀而言,「35+」計劃難以成功,故潛在的影響純屬臆測,而胡在案發時亦真誠誤信手段合法,權力由《基本法》賦予。

法官:無論計劃成功與否 胡認罪就代表有顛覆政權意圖 

惟法官反駁指,胡志偉怎可能會相信透過否決財政預算案向政府施壓為合法?又質問辯方的説法是否表示胡在用合法手段達到非法目的。法官又指,無論計劃成功與否,胡承認控罪就代表其有意圖顛覆政權,法官亦補充指戴耀廷認為該計劃確實可行。

郭子丰提到,胡志偉的其他案底包括因違反了七一遊行案及六四集會案保釋,自2021年1月8日起還押,同年就2案認罪,先後判囚10個月和4個月2星期;七一遊行案中涉主張反對《國安法》,與本案性質、案發時間相近,希望法庭於本案中能整體量刑。

法官質疑張炳良已在另一案為胡撰求情信 

惟法官陳慶偉質疑,胡擁有良好品格已是上一宗案件的求情因素。郭承認,其他法官已為胡減刑,法庭量刑沒「雙重折扣」。法官陳仲衡則指,張炳良在另一宗案件已為胡撰求情信,郭回答和今次信件的內容不同。

被告施德來。

被告施德來。

施德來已無法再任社工  修讀心理學學位 

代表施德來求情的大律師黃廷光陳詞指,施已婚,妻子為註冊社工,今連同各方好友到庭支持。黃指,施德來自副學士升讀城大及理大,先後社工學士碩士畢業,成為註冊社工,服務大眾,自2008年起加入民協,2016年起任職區議員,同年成為民協主席,多年來多次獲政府機構發嘉許信表揚。

黃又指,施德來已非民協成員,由於政府修例曾干犯國安罪行人士無法再任職社工,故施現正修讀都會大學的心理學學位,務求裝備自己,在其他崗位貢獻社會。黃認為,施德來現已後悔犯案,不可能重犯,應屬「積極參與者」,以中低等級別量刑。

第四批被告、九龍西參選人包括毛孟靜、黃碧雲等將於周三(10日)展開求情,預計需時3天。

被告施德來妻(右一)自上周起到庭支持丈夫。(巴士的報記者攝)

被告施德來妻(右一)自上周起到庭支持丈夫。(巴士的報記者攝)

45名罪成的被告分6批進行求情。14名經審訊被裁定罪成的被告包括吳政亨、鄭達鴻、楊雪盈、彭卓棋、何啟明、黃碧雲、施德來、何桂藍、陳志全、鄒家成、林卓廷、梁國雄、柯耀林及余慧明;31名認罪被告為戴耀廷、區諾軒、趙家賢、鍾錦麟、袁嘉蔚、梁晃維、徐子見、岑子杰、毛孟靜、馮達浚、劉澤鋒、黃之鋒、譚文豪、李嘉達、譚得志、胡志偉、朱凱廸、張可森、黃子悅、尹兆堅、郭家麒、吳敏兒、譚凱邦、劉頴匡、楊岳橋、范國威、呂智恆、岑敖暉、王百羽、林景楠及伍健偉。

35+顛覆案中,14被告經審訊後被裁定「串謀顛覆國家政權」罪成,另31人認罪,共45人罪成。法庭於7月11日續聽取第四批的9名被告求情,其中代表毛孟靜、馮達浚、劉澤鋒、何啟明、黃碧雲、岑敖暉、王百羽求情的大律師昨(10日)已陳詞,岑子杰及余慧明今繼續。被告余慧明代表律師今在庭上讀出余親撰情信,指直到今日也認為在立會投票表決改變建制秩序「沒甚麼不對」,唯一過錯在於「太愛香港」,遭法官打斷,直斥這非求情信而是政治論述,著辯方不要在法庭朗讀。另同案被告、控方證人區諾軒為岑子杰撰求情信,指岑信奉非暴力原則,且為反對無差別否決財案的「關鍵人物」。

囚車今早到庭。 (巴士的報記者攝)

囚車今早到庭。 (巴士的報記者攝)

6名被告包括岑子杰,王百羽,余慧明,黃碧雲,馮達浚,劉澤鋒今到庭。代表被告余慧明的大律師石書銘陳詞指,余慧明沒參與初選協調會議、選舉論壇,沒證據顯示與組織者之間曾有任何討論,完全獨自行事,希望反映民意,而非顛覆政權,余不是死硬激進派,只是理想主義者,一直強調使用合法手段,曾主張「大三罷」,正因不欲採取暴力手段,故相信否決財案權力來自《基本法》,但在《國安法》實施後誤墮法網。石認為余應屬最低級的「其他參與者」,最多是次級「積極參與者」中低等刑期量刑。

石書銘在庭上讀出余親撰的求情信,信中指2019年反修例運動,當時過百萬市民和平上街反修例,可惜市民聲音不受理會,最終引發龐大街頭示威,至今5年後政府仍視示威者為暴徒,標籤運動做「黑暴」。

被告余慧明當年的參選海報。(網上圖片)

被告余慧明當年的參選海報。(網上圖片)

辯方大律師讀出余慧明親撰求情信 遭法官打斷  直指無助減刑 

余慧明在信中指,2020年時相信即使街頭示威持續,政府依然會對群眾不滿充耳不聞,但她不欲見到再有更多示威者犧牲被捕,加上政府未能及時採取措施預防新冠疫情社區爆發,她希望進入政治體制參選立法會,加強話語權來打破困局,增加對政府議價能力,但被指控為顛覆國家政權,這在其他民主國家中聞所未聞。 余指法庭的裁決「指五大訴求是空中樓閣,然而其中一項訴求是實現《基本法》承諾的雙普選」,反問若政府認為落實「23條」是其憲制責任,「那麼實現雙普選難道就不是?」。余指,至今仍認為通過在立法會投票以改變現有秩序「並沒甚麼不對」,指「也許我犯下的唯一錯誤,就是我太愛香港」。 

法官陳慶偉打斷石書銘續讀出求情信,直指那不是求情信,而是政治論述,「不要在我的法庭內朗讀」。法官李運騰則指,求情信內容無助減刑。

石書銘解釋,求情信為為余慧明還柙逾千日所得出的想法,惟法官陳慶偉反駁「要讀便在法庭外讀」,指看不到被告在當中有任何悔意。石解釋,余慧明參與政治經驗有限,對定罪存在真誠疑問,陳官回應指「那便不要求情」。

石書銘指,余修讀大學護理系,畢業成為註冊護士,曾任職深切治療部,後轉到醫管局總部任職醫療信息管理助理主任,直至2019年疫情,余慧明才有意參政。石書銘續指,余最初在醫管局員工陣線獲大量同事支持,當時工作無關政治,只關乎公共衛生,冀政府面對疫情有所作為。石指,無論後來余顯得如何激進,最初都只是出於急切要求當權者封關回應訴求,余在本案後非常可能無法再從事護士工作,除牢獄之苦,亦在職業生涯中付出代價。

被告岑子杰。(圖片來源:星島日報)

被告岑子杰。(圖片來源:星島日報)

同案被告區諾軒為岑子杰撰求情信 指岑為反對無差別否決財案「關鍵人物」

代表被告岑子杰的大律師郭憬憲陳詞,指岑子杰的罪責和他人不同,參與串謀的程度較輕。郭表指,辯方早前已呈交書面陳辭,庭上只簡短補充,包括岑子杰於2018年至2020年擔任民陣召集人,與同案控方證人、被告區諾軒撰寫求情信有關。

郭引述區諾軒撰寫的求情信指,區諾軒希望法庭考慮岑子杰的政治取向,寬大處理,區形容岑子杰是在九西協調會議反對無差別否決財案的「關鍵人物」,其意圖於阻止否決財案成為會議共識,具有決定性作用。區又指,岑子杰遵守非暴力原則舉辦遊行,願與警方協調。

警方在庭外戒備。 (巴士的報記者攝)

警方在庭外戒備。 (巴士的報記者攝)

市民入庭旁聽。 (巴士的報記者攝)

市民入庭旁聽。 (巴士的報記者攝)

45名罪成的被告分6批求情。14名經審訊被裁定罪成的被告包括吳政亨、鄭達鴻、楊雪盈、彭卓棋、何啟明、黃碧雲、施德來、何桂藍、陳志全、鄒家成、林卓廷、梁國雄、柯耀林及余慧明;31名認罪被告為戴耀廷、區諾軒、趙家賢、鍾錦麟、袁嘉蔚、梁晃維、徐子見、岑子杰、毛孟靜、馮達浚、劉澤鋒、黃之鋒、譚文豪、李嘉達、譚得志、胡志偉、朱凱廸、張可森、黃子悅、尹兆堅、郭家麒、吳敏兒、譚凱邦、劉頴匡、楊岳橋、范國威、呂智恆、岑敖暉、王百羽、林景楠及伍健偉。

你 或 有 興 趣 的 文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