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來論】AR令學習倍添趣味

  幾年前,一個風靡全球的捉精靈手機遊戲,令擴增實境(AR)技術廣為人知。時至今日,AR已不局限於娛樂層面,還延伸至醫療、零售、培訓及教育等範疇。當中在教育的應用更是百花齊放,日漸成為教學大趨勢。
  AR教學的吸引之處,在於教學內容能以栩栩如生的3D立體影像呈現出來,令一些枯燥的內容變得生動有趣,可引發學習興趣之餘,還能提升學生的記憶力。英國有研究指出,大腦記憶對AR體驗和非AR體驗有不同的反應,人類記得涉及AR體驗的訊息較一般非AR的內容高出七成。同時,在大腦的參與度、左右腦的注意力、情感反應強度等各方面,都以AR體驗為優勝。
  歷史科可謂是最考驗記憶力的科目之一,當中涉及的歷史人物和事件繁多,需記下大量的名稱、時間、地點及過程,部分內容更非常類似,容易混淆。有本地初創企業推出AR中國歷史教育平台,以電腦技術把秦、漢、唐、宋、元、明、清等七個朝代的部分內容生動地表現出來,如以AR展示秦代版圖變化,以3D動畫講述「荊軻刺秦王」、「虎門銷煙」等歷史事件,令內容變得別致生動,倍添趣味。
  學校也在中文課堂中運用AR技術。同學在閱讀書籍後會以視頻方式完成閱讀報告,而優秀的閱讀報告則會以AR技術上載至互聯網,同學只要透過流動裝置,就能隨時隨地瀏覽到相關報告,既可加深學生對書本內容的認知,又能提供富新鮮感的體驗,讓閱讀變得不再沉悶。
  博物館是增進知識之地,隨着AR的普及,世界各地不少博物館都在展覽內容中加入AR元素。美國國立自然史博物館(Smithsonian’s National Museum of Natural History)的骨骼館(Bone Hall)展出了許多原始動物的骨骼,為了讓參觀者可以了解不同動物的生態樣貌,博物館便引入AR技術,把難得一見的動物形態如美洲蛇鳥捕魚的神態,以及吸血蝙蝠飛翔的姿態等,生動逼真地活現眼前。這樣的AR體驗在抗疫閉館期間也不受影響,參觀者只需利用應用程式,可以安坐家中體驗參觀博物館的樂趣。
  近年,以AR為賣點的展覽也有不少,例如美國富蘭克林研究所(The Franklin Institute)以AR技術呈現來自西安兵馬俑的武器和裝備。國立臺灣博物館最近也首次運用「AR 室內定位導覽系統」,讓古生物如恐龍及化石「復活」,並能跟參觀者互動。
  有指新冠疫情會令AR教育的潛力進一步拓展,吸引更多企業投放資源。預計到二○二七年AR教育的全球價值將由去年的七點六億美元激增至四百一十八億美元,市場增長率相當驚人。
  教學從來都不應該墨守成規,必須要與時並進。現今科技已引領我們進入數碼教學年代,為教與學締造無限可能,只要時刻抱持開放態度,不但讓課堂增添趣味,還提升學生的學習效率,令教育變得多姿多釆。
  鄧淑明博士
  香港大學工程學院計算機科學系
  社會科學學院地理系及建築學院客席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