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Facebook Feature Image

依法行事是法治的最佳保障

博客文章

依法行事是法治的最佳保障
博客文章

博客文章

依法行事是法治的最佳保障

2022年10月31日 19:07 最後更新:18:12

港府在「免針紙」官司敗訴,行政會議火速修訂《預防及控制疾病(疫苗通行證)規例》(第599章,附屬法例L),賦權醫務衞生局局長廢除可疑的「免針紙」,並且提交立法會進行「先訂立後審議」程序,規例隨即生效。

如今事件塵埃落定,可以一個較全面的評價。

立法會選委會界別議員江玉歡早前批評政府廢除可疑的「免針紙」沒有講明具體法律依據。她如今不反對政府修例,認為新修訂規例非常仔細,有詳細針對法官在案例提出的疑點,並且清晰說明醫衞局局長宣告免針紙無效的考慮因素,相信「今次應該無乜甩漏」。她認為如果政府選擇上訴,會有不確定性和需時較長,修例較為省時。

不過也有建制派議員認為,政府可以提出上訴,尤其案件涉重大公眾利益,或許上訴庭以至終審法院會有不一樣的看法。

同樣有反對派議員反對政府修例,反而認為政府理應提出上訴,讓社會有機會討論。如今當局就以修例形式處理,做法粗暴,輸打贏要。

我覺得政府不上訴盡快修例的選擇恰當,理由有二:

1. 上訴又是否「咬著不放」?

反對派議員要提出反對,總有理由。若修例是輸打贏要,堅持上訴又是否咬著不放?試想如政府上訴,由於對手郭卓堅是用法援打官司,無論上訴庭怎樣判,敗訴一方都好大機會打到終審法院。即使政府最後獲勝,人家也會話政府為了面子,不想承認一開始時不修例的判斷錯了,所以不惜工本去打到底,說穿了就是小氣。換一個角度,萬一打輸了,就是小氣又錯判。

是否上訴要看政府處理此事的目的,如果只為堵塞那兩萬張「免針紙」可能做假的漏洞,就應該單修例而不上訴。

2. 修例又是否「輸打贏要」?

一般人不了解司法制度的運作,容易有法庭判了政府就不應有作為的感覺,認為政府修例是挑戰法庭,違反法治。

法律界權威人士卻並不是這樣看。英國最高法院前院長、終審法院非常任法官廖柏嘉(David Neuberger)早前回應「免針紙」風波時說,高等法院法官高浩文處理「免針紙」司法覆核,以及政府的回應,都對法治有利。

高浩文法官判郭卓堅的司法覆核申請得值,理由是政府的決定「不合法」,就是公職人員行事不得超越其法律權力(ultra vires),越權則屬無效。高浩文法官的判決顯示了法庭判案的獨立性。

政府之後因公共衛生理由,再按合法程序,制訂附屬法例去堵塞問題免針紙的漏洞,立法後政府行動有了法律依據,不再有「越權無效」的問題。

另一方面,法庭不會質疑政府和立法會的立法權力。

終審法院首席法官張舉能在 2021 年法治焦點活動上的致辭時表示,「法院多次在公法案件中強調,必須承認法院、行政機關及立法機關擔當的不同憲制角色。在我們的憲制制度下,法院的職能並非干預甚至修改政府的政策及決定,亦非推翻立法機關制定的法律…法庭的角色是施行法律和就法律事宜作出判決;解決任何相關的政治或社會爭議從來不是其職能。法庭並非宣揚或申述政治觀點或法律以外其他觀點的場所。」

結論是政府在行事之初或許了低估了被司法覆核的風險,沒有在一開始就修例。但在法庭判決後,政府的補救行動恰當,合理地負起保障公共衛生的責任,確保了制度的有效運轉,算是成功扳回一局了。

盧永雄

往下看更多文章

英國又出「民主萬能Key」

2024年03月01日 18:44 最後更新:09:26

香港結束23條立法諮詢後,英國外相卡梅倫發表聲明,大肆抨擊香港立法。

卡梅倫指《中英聯合聲明》承諾香港會享有高度自治、人權和自由,但港府的23條立法方案沒有履行這些義務。卡梅倫又指,雖然英國也有國家安全法例,但立法經過公眾諮詢,由經過民主選舉產生的英國國會審議,確保法案代表到英國民意,亦具有民主立法性。

卡梅倫以《中英聯合聲明》作為切入點,變相強調突出自己有介入香港事務的理據。但中國從來不承認割讓香港的三條不平等條約,香港回歸只是恢復對港行使主權,中英兩國簽約後交收,中國從來不覺得英國在香港回歸之後,還有任何就香港事務發表意見的權利。

其實美西方國家個個都有國安立法,近年還大力收緊法例,英國去年7月修訂的新版國家安全法,較香港建議立法更加嚴厲,特別是境外干預罪,更加有「指定境外代理人」制度。而香港雖曾考慮設立相關制度,但最後因為太嚴苛而放棄。美西方自己就國安嚴厲立法,卻叫香港不要立法,自己都覺得難以自圓其說,因此又拿出民主來說事,這可以叫做「民主萬能key(鎖匙)」,美西方一到詞窮理屈的時候,就把這條萬能鎖匙拿出來,作為最後詭辯論據。

西方的民主體制是一種政府體制,經過幾百年實踐,有其好的地方,也有其不好的地方。但以卡梅倫這種有民主體制就一定能夠產生良好政策的論調,聽起來已令人失笑,茲舉3例以反駁之。

第一,英國脫歐。2016年在約翰遜等右傾民粹主義者大力策動下, 英國進行脫歐公投,最後成功議決脫歐。8年過去,如今英國人後悔不已,普遍感受到脫離歐洲巨大市場之後,也失去歐盟的廉價勞動力,英國經濟無所依靠,完全失去增長動力。

按最近英國YouGov民調顯示,越來越多英國人覺得當日投票脫歐是一個錯誤決定,有51%的英國民眾表示,如果能回到公投前,自己一定會推翻當日脫歐的決定,可惜現在一切為時已晚。英國有全民投票,但完全制止不了全民作出錯誤的決定。

第二,伊拉克戰爭。美國遭受911恐怖襲擊之後,2003年要出兵伊拉克洩憤,最經典的一幕是派高官鮑威爾到聯合國拿出一小瓶好像洗衣粉的東西,搖晃著聲稱伊拉克有大殺傷力武器,非要出兵討伐不可。結果美國和英國出動聯軍,攻陷伊拉克首都巴格達,殺死伊拉克總統侯賽因,當然最後半點「大殺傷力武器」都找不到,這完全是一場不義之戰,30萬伊拉克人因此而枉死。

多年之後,英國首相貝理雅在2015年公開承認,英國入侵伊拉克是一個錯誤決定,當時他們被美國誤導了。他為英國入侵伊拉克道歉,並且承認英美聯軍入侵伊拉克,是直接導致後來另一個恐怖組織伊斯蘭國(IS)崛起的原因。英國有民主制度,但完全制止不了政府發動不義之戰。

第三,恐怖虐囚。英美發動連場針對伊拉克和阿富汗等國的戰爭,將大批他們認定為恐怖分子的人關進監獄。美國更加在本土以外、位處古巴的關塔那摩監獄關閉虐待大量囚犯。新華社去年7月訪問了一個阿富汗東部楠格哈爾省的農民納西姆。他說2001年在家中吃飯時,突然被60多名警察包圍,指稱他為「基地組織」 的成員,是恐怖分子,結果被送到阿富汗的巴格拉姆監獄。美軍士兵在監獄之內將他扔向狗群,他被狗撕咬,至今身上仍留下狗咬的印記。他在巴格拉姆監獄遭受美軍虐待,反覆毆打,還用鐵鏈將他吊了7日7夜,還遭到電擊。被捕4個月之後,他被押上飛機送往美國的關塔那摩監獄,他在獄中不斷受到虐待,如今講起那段被美軍關押的日子,淚水仍不斷湧出。他在關塔那摩監獄關押了5年之後,突然有人通知他可以回阿富汗了。他指控白白被關押5年,沒有得到任何賠償,這是為什麼呢?

被美國白白關了5年的阿富汗農民納西姆。

被美國白白關了5年的阿富汗農民納西姆。

美國和英國空有民主制度,但完全制止不了虐待囚犯的暴行,美國的叛國罪更有死刑,這些國家哪有資格批評完全不會虐待囚犯的香港呢?

可以這樣作結,美英空有民主制度,但經常犯出彌天大錯,然後就用這條「民主萬能Key」,經常走來質疑香港,的確荒謬可笑。

盧永雄

你 或 有 興 趣 的 文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