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Facebook Feature Image

BNO居英者後代將失港居留權 黎棟國:「5+1」不確定性很大

博客文章

BNO居英者後代將失港居留權 黎棟國:「5+1」不確定性很大
博客文章

博客文章

BNO居英者後代將失港居留權 黎棟國:「5+1」不確定性很大

2023年01月06日 19:15 最後更新:19:39

做過多年入境處處長的前保安局局長黎棟國,對國籍問題了解甚深,他在「石榴台」訪談節目拆解BNO的前世今生,談及一個較少人留意的問題,就是持BNO居英港人在當地出生的子女,將會失去中國國籍,也沒有香港永久居民身份。此外,他指現時英政府的「5+1」安排有很大不確定性,話變就變,申請居英者要想得透徹些。

黎棟國在「石榴台」訪談節目中說,BNO港人在英出生的子女,將失去中國國籍和香港居留權。

黎棟國在「石榴台」訪談節目中說,BNO港人在英出生的子女,將失去中國國籍和香港居留權。

我在訪談中問黎Sir,現時已有逾 13萬港人持BNO居英,到 2025年將達20多萬,如果他們回心轉意,想返回香港居住,他們可保持中國國籍和香港永久居民身份嗎?黎Sir斬針截鐵回答:「一定得!」

他說,「佢申請返一本香港特區護照,咪可以返嚟囉」,因為根據法例,只要那人是中國人,有香港居留權,持有香港特區護照作為獲承認的有效旅行證件,就可以買機票返香港,也可自由入境居留。「好歡迎佢哋返嚟,來去自如!」

他說《基本法》規定得好清楚,只要是香港居民,就有出入境自由,除非法律上對某人有特別限制,其他所有人回來都沒有問題。長期以來,香港在不同階段都出現過信心危機,幾十萬港人移居到其他國家,但他們仍可回港居住,實際上回流的也大有人在。去或留就由他們自己取捨。

不過黎Sir提出一個較少人留意的問題,他們的下一代又如何?他說,持BNO居留英國的港人,他們的子女如果在當地出生,自動取得英國國籍,根據《中國國籍法》,他們將失去中國國籍,因而也沒有香港居留權。過往一些移居美加澳等地的港人,在當地出生的下一代都是這樣。

居英的BNO港人還要面對申請入籍的不明朗因素,英國現時政策是,持BNO簽証可居留5年,然後申請定居,一年後可申請成為英國公民,即所謂的「5+1方案」,究竟未來5年政府的移民政策會否改變,仍是未知之數。

持BNO移居英國的港人,要經「5+1」程序才可入籍,黎Sir說當中有很大不確定性。

持BNO移居英國的港人,要經「5+1」程序才可入籍,黎Sir說當中有很大不確定性。

事實上,英國上一任內政大臣柏斐文就曾說過,現時低技術移民太多,對經濟沒有貢獻,顯然是為削減移民數目放風囗,故日後持BNO的港人是否可全部留低,仍是個問號。

黎Sir說,英國政府定出「5+1」安排,是故意留有一手,保持改變政策的彈性,所以不即刻給予BNO港人居留權,當中仍有很大的不確定性。英國政府的思路很一貫,為了現實需要,可以不守規矩,打過一次茅波,就會有第二次。




時人物語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

Tags:

入境處

往下看更多文章

AO流失大減可喜 政府穩住「中堅」「19風暴」影響漸消仍存兩隱憂

2024年07月12日 20:08 最後更新:20:23

過往AO(政務官)被稱為「天子門生」,是政府運作的中堅分子,即使官場文化改變不少,其角色仍然重要,但近幾年因各種內外原因,AO外流急增,一下子走了大批人,情況都幾嚴重。幸而最新數字顯示,2023/24年度有22名AO「劈砲」,比上年度的36人大幅減少,顯示流失潮已漸退。前高官老友與我談起此事,認為這是可喜現象,估計與兩個因素有關,不過政府須留意兩個隱憂,如不好好處理,流失潮仍可能復升。

AO(政務官)流失潮顯著減退,辭職人數比高峰期大降4成,前高官分析指有兩大原因,但也存在兩個隱憂。

AO(政務官)流失潮顯著減退,辭職人數比高峰期大降4成,前高官分析指有兩大原因,但也存在兩個隱憂。

辭職的22名AO中,16人屬「非首長級」,6人屬「首長級」,前者比上一年度少了24%,而後者更大減60%,跌幅十分明顯。前高官老友看到這數字,也感到高興,他分析可能有兩個原因:1是2019年「反修例風暴」對政府內部有一定影響,部分AO因而離開政府,經過幾年後,想走的都走了七七八八,留下來的,心態上較為穩定;至於新一屆政府的新作風,除了少數人外,大部分AO亦已適應,願意繼續工作。

他估計第2個原因是,近一兩年香港經濟環境不太好,復甦比預期慢,大公司業績不如從前,要睇住盤數慳住使,聘請中高層人員自然手緊咗,大機構的情況也相近,所以AO跳槽到商界和公共機構的機會也減少。隨着外來「拉力」轉弱,「失血」情況也顯著放緩。

這方面,行會召集人葉劉亦有類似分析,她說打算辭職的AO多已離開,而公共機構、馬會、保監局等高層職位「好多已填補咗」,再冇咁多位,以至AO離職潮回落。

雖然這現象可喜,但前高官老友說,仍有一些隱憂,政府須留意。首先是近年一批中高層AO跳槽或退休,中層以下AO要補位,人手拉扯得很緊張,有時1個人要孭1.5甚至2個人的工作,壓力甚大,對年輕一代的AO而言,如感到太辛苦,就會有「一走了之」的想法。即使中高層的資深AO,也可能「頂唔順」求去。

此外,他說新一屆政府積極推行新政策,又要加快解決舊問題,中層公務員的工作強度不斷提高,AO更忙到出煙,如這情況不能改善,也可能引發另一輪流失潮。

他認為,政府有兩個方法減低AO的工作量,1是簡化一些工作程序,避免他們為完成複雜程序而疲於奔命;2是精準推出新政策、新項目,更有效地投放人力,對AO而言,不用太吃力之餘,成就感也更大。

我很同意這意見,只要中層和中高層AO穩住,保持政府運作的「中堅力量」,施政就可順暢推行。與此同時,大力吸納「新血」補充,培養青年軍接棒,亦很重要。

申請AO的人數也大幅回升,公務員事務局局長楊太說,最近招募大學未畢業的同學投考公務員,包括AO和EO,反應十分熱烈。

申請AO的人數也大幅回升,公務員事務局局長楊太說,最近招募大學未畢業的同學投考公務員,包括AO和EO,反應十分熱烈。

在招募新AO方面,近期可說漸入佳境,2023年度申請AO的人數達1.25萬人,比上一年度大增34%,250人爭一個位,可說「爭崩頭」。由這現象可見,「反修例動亂」令年輕人考AO出現的低潮,已逐漸過去(2022年度是低谷,只9300人申請),再不愁缺乏「新血」了。

我經常說香港正開始「轉勢」,AO流失大減,也是其中一個徵兆。但願政府好好留住人才,把握這個好勢頭。

你 或 有 興 趣 的 文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