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宋代廣州富商愛黑奴 有氣力唔逃走

公元1271年,在中國是宋度宗咸淳七年,一位叫做雅各的意大利商人通過水路,來到了南宋的港口城市泉州。他發現,十三世紀的泉州是個超繁榮的國際大都會:「在刺桐(泉州),我們可以見到來自阿拉貢(Aragon)或威尼斯、亞歷山大里亞(Alessandria)、佛蘭芒的布魯格(Bruge)等地的商人,還有黑人商人以及英國商人。」

 

《清明上河圖》中,宋代的繁華景象 (網上圖片)

《清明上河圖》中,宋代的繁華景象 (網上圖片)

 

當時宋代商人為了貿易賺大錢,部分更精通外國語言:「在城裡,人們還可以聽到一百種不同的口音,到那裡的人中有許多來自別的國家,因此,蠻子人(指南宋人)中也有精通法蘭克語和薩拉森語的人。」為了應付外商居住需要,雅各也描寫了城內有不同宗教的人,會擁有自己寺廟、屋舍,城內各有安頓的地方,也有為不同人所需,開設不同的旅館:「我們船隊的基督教徒和薩拉森人。可以找到自己住所。」雅各的描述,與兩首描寫泉州繁榮的宋詞相當吻合:「蒼官影裡三洲路,漲海聲中萬國商」;「纏頭赤腳半蕃商,大舶高檣多海寶」。

 

除了泉州,宋元時期的另一個中國港口城市廣州,也相當繁華。於1322年(元代時期),有一名叫鄂多立克的意大利旅行家到訪廣州,記載了他看過的事:「城有數量極龐大的船,以致有人視為不足信。確實,整個意大利都沒有這一城市的船隻多。」鄂多立克也指,這些船隻屬來自世界各地的商船。而另一名於1341年到廣州的阿拉伯旅遊家伊本白圖泰也描述過:「秦克蘭城(廣州)者,世界大城中之一也。市場優美,為世界各大城所不能及。其間最大者,莫過於陶瓷物。由此,商人轉運瓷器到中國各省及印度、夜門。」

 

網上圖片

網上圖片

 

在宋元時期,作為海上絲綢之路的兩個始發港口,泉州與廣州都是中國最繁華的國際大都市。不僅僅因為海外貿易發達,更重要的是,兩個港口城市形成「華蕃雜居」的局面。宋人祝穆在他的《方輿勝覽》中記述說:「諸蕃有黑白二種,皆居泉州,號『蕃人巷』。每歲以大舶浮海往來,致象犀、玳瑁、珠璣、玻璃、瑪瑙、異香、胡椒之屬。」一位宋朝的廣南東路轉運使也觀察到:「每年多有蕃客帶妻兒過廣州居住。」蕃人自稱這是「住唐」,即是居住超過一年,而「住唐」蕃客一般都被安排在「蕃坊」僑居。

 
對於生活在廣州的宋人來說,他們平日接觸外國人的機會,未必比今天的香港人少。宋代的廣州人習慣將蕃婦稱為「菩薩蠻」;許多廣州富人還喜歡由阿拉伯商人帶到中國的非洲黑人作僕人,稱為「鬼奴」:明代《嘉靖廣東通志》載:「廣中富人,多畜鬼奴,絕有力,可負數百斤。言語嗜欲不通,性淳不逃徙,亦謂之野人。色黑如墨,唇紅齒白,髪鬈而黃。」除了請他們做家傭,超善水性的鬼奴都會擔任大小商船的打撈及維修工作。

 

廣州懷聖寺,是中國四大古老清真寺之一,見證蕃坊興衰 (網上圖片)

廣州懷聖寺,是中國四大古老清真寺之一,見證蕃坊興衰 (網上圖片)

 

廣州的「蕃坊」以及泉州的「蕃人巷」,都是蕃客聚居的社區,蕃人巷在泉州城南一帶,蕃坊在廣州城西。社區設蕃長一名,負責管理蕃坊公務。宋朱彧《萍洲可談》載:「廣州蕃坊,海外諸國人聚居,置蕃長一人,管勾蕃坊公事,專切招邀蕃商人貢,用蕃官為之,巾袍履笏如華人」,蕃長需經過政府批准與任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