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Facebook Feature Image

「合法依規」的思想仍未確立

博客文章

「合法依規」的思想仍未確立
博客文章

博客文章

「合法依規」的思想仍未確立

2023年10月27日 18:24 最後更新:17:31

正在還柙的反對派初選案被告之一鄒家成與另外2名女律師,涉嫌將未經授權的物品攜離監獄,被警方拘捕。

鄒家成的面書專頁發文,指鄒家成早前因被懲教署禁止收取書籍,擬寫信向申訴專員公署投訴,但「被懲教人員阻撓下」無法送出,於是改為透過律師寄出信件。結果他和2名協助他的女律師都被拘捕。

網上馬上有議論指「犯人投訴無門」。

由於案件已進入司法程序,不宜具體評論,但也可以普及一下法律常識。

1.     將未經授權的物品攜離監獄罪。

據《監獄條例》第18(1),禁止將未經授權的物品引進或帶離監獄。條例禁止任何人如將任何槍械、彈藥、武器、工具、令人醺醉的酒類、鴉片或其他藥物、煙草、金錢、衣物、糧食、信件、文件、書簿或任何其他物品帶進或攜離監獄,一經定罪,可處第1級罰款及監禁3年。

律師應該有此法律常識,知道不能代犯人把信件或文件攜離監獄。因為犯人寄出監獄的信件要經審查。

2.     在囚人士有眾多申訴渠道。

囚犯申訴渠道包括1。 署內途徑,可向任何當值職員以至懲教署長申訴。

2.     署外申訴途徑,包括巡獄太平紳士;申訴專員公署;立法會議員;廉政公署;平等機會委員會;個人資料私穩專員公署;有關的非政府組織; 及其他政府政策局或部門。

由於我是太平紳士,有多次巡視監獄經驗,對這些申訴渠道知之甚詳,也有親身經歷。

首先,太平紳士巡視是一個有效的申訴渠道。每次巡視都有一名官守太平紳士和一名非官守太平紳士一起進行。懲教署人員會帶太平紳士到每一個監倉,問囚犯: 「太平紳士巡視,若有投訴可以講。」囚犯大多沒有投訴,但若有人投訴,太平紳士巡視完之後,便會坐下來細聽犯人的投訴,詢問來龍去脈。然後由懲教署先作內部調查,向太平紳士提交報告,若太平紳士認不滿意署方解釋,可以繼續跟進。我也曾接觸一些犯人,經常投訴,署方和太平紳士也要耐心處理。

其次,向申訴專員公署投訴也有渠道,我就留意到牢房內就有申訴專員公署接收投訴的信箱,犯人可以寫信投訴。 若真的有人寫信向申訴專員公署投訴,但被懲教人員阻撓下無法送出,他們可以直接向太平紳士投訴。所以看不到有投訴無門的情況。

3.     投訴要按程序做。

所有囚犯被收納進懲教院所時,均會獲安排參加啟導班,接收關於院所日常程序、規則及規例等資料。懲教人員亦會向在囚人士講述他們的申訴權利及途徑。

坐監不是渡假,囚犯會失去人身自由,懲教署會檢查犯人收取的物品,認為適合才轉交。懲教署亦會審視囚犯寄出的信件,以防囚犯和外界聯繫作違法行為。囚犯不能繞過懲教署做這樣做那樣的事情。

這個社會上有不同的思維模式, 一種是「合法依規」,按合法合規的方法做事,很多事也可以做。另一種是事事挑戰,但若對法律無知,就很容易犯法。一個社會要建立「合法依規」的思想,才容易持守法治。

盧永雄

Tags:

鄒家成

往下看更多文章

有無美軍基地的雙城故事

2024年02月21日 19:43 最後更新:23:54

正當香港討論23條立法,外國批評得興高采烈, 但新加坡就其新國安立法開始執法,就聽不到西方批評的聲音, 甚至連外媒亦極少報道。

2月2日,新加坡內政部宣佈, 向一名早年由香港移民新加坡的新加坡公民陳文平發出「 認定目標通知書」,指他是受外國勢力影響的人物。 新加坡政府作出這種認定之後,若陳文平再直接參與新加坡政治, 會受到「最嚴格的反制措施」。 陳文平成為新加坡《防止外來干預法》的「外國影響力登記制度」 自去年12月生效以來,第一宗針對個人的執法個案。

新加坡的「外國影響力登記制度」, 類似英國去年7月新國安法設立的新制度。 香港23條立法雖然建議訂立「境外干預罪」, 但就沒有提議成立這種更嚴格的外國影響力登記制度。 新加坡的國安立法,的確比香港的更辣。

另外,今年1月, 新加坡出現第2宗公民因為有極右極端主義意識形態變得激進而被內 部安全部逮捕的案件。一個16歲華裔男孩自認是白人至上主義者, 並因其信仰而渴望實施襲擊,被新加坡政府逮捕。 這是繼2020年12月 ,另一名16歲印度裔青年亦到因為極右意識形態被捕後, 第2宗同類的案件。

同樣地,新加坡對有激進思想者嚴厲執法,用西方批評者的標準, 這些都是「以言入罪」,但同樣鮮見美西方的批評。 

這樣問題就來了,為何美西方對新加坡和香港有兩套標準呢?

曾經何時,新加坡亦曾被西方嚴厲批評。 記得在1997年回歸前後,當時新加坡總理李光耀, 因為嚴厲對付外國傳媒,控告外媒誹謗,而被美西方大力抨擊。 幾年之後,一位香港特首辦的要員和我閒聊時候, 問我有否察覺美西方對新加坡的批評,好像悄然停止了。 他不說我沒有留意,他一說我就翻查相關報道, 發現美西方的媒體由大火力批評新加坡,聚焦指控李光耀專制, 變成默不作聲,新加坡發生的事好像變得透明一樣。

我對此大惑不解,那位特首辦要員就告訴我, 他相信是因為新加坡容許美軍進駐, 美西方對新加坡的態度就180度轉變了。

新加坡自1965年獨立以後,雖然政治態度親美, 但李光耀盡量採取一個相對軍事獨立的態度, 一直都沒有讓美國在當地駐軍。到上世紀90年代初冷戰結束之後, 一直容許美國駐軍的菲律賓爆發大規模反美運動, 美軍被逼從菲律賓的蘇碧灣基地撤軍, 這就嚴重影響美國在東南亞地區的威懾力。而此時的新加坡, 正被1997年的金融風暴搞到焦頭爛額,為挽救新加坡的經濟, 李光耀毅然決定容許美軍在2000年入駐新加坡, 新加坡成為美國第七艦隊航母的常駐地。  

美國艦隊到來,批評聲音消失,不但為新加坡帶來了安全保障, 還得到美國在政治和經濟上的大力支撐。 新加坡就由西方媒體口中的專制國家,一下子搖身一變, 成為一個充滿經濟活力的現代化國家。

最近有一個政經界猛人接受美國媒體訪問,訪問結束後和記者閒聊, 記者聲言在香港訂立國安法後,想把駐港的分部撤離。 猛人就建議他們不如將分部搬到新加坡吧, 那個美國記者就耍手擰頭,說什麼地方都會去,就是不會去新加坡。

現在流行說新加坡會取代香港,成為國際金融中心, 原因是香港有國安法。這種邏輯其實不堪一駁, 新加坡的國安立法和執行方式較香港更嚴, 但是無損西方將新加坡捧為國際金融中心。甚至有西方外交官坦言, 他明知香港的自由程度比新加坡高,但他們不會公開這樣說。

香港沒有美國的駐軍,香港是中國的特別行政區, 美國要與中國為敵,所以就找了香港作為攻擊對象, 故事就是這麼簡單了。

盧永雄

你 或 有 興 趣 的 文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