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Facebook Feature Image

香港優勢 美國無法「假裝看不見」

博客文章

香港優勢 美國無法「假裝看不見」
博客文章

博客文章

香港優勢 美國無法「假裝看不見」

2023年11月13日 19:24 最後更新:19:51

近日出席一些研討會,從多種渠道聽到美西方對香港的負面宣傳,確實起了一些效果。

有一些美國學生要來香港參加交流活動,他們的家長會問,「香港安全嗎?」 直到美國學生們來港後才發現,「香港原來這樣好玩」。

也有美國商界人士在美國見到香港朋友,會問:「香港還能自由出入嗎?」那個香港朋友沒好氣地回應:「不能自由出入,我怎樣來美國?」

外國人、特別是美國人,對香港了解不多。自2017年特朗普上台,對中國發起「新冷戰」後,美國社會迅即變得很反華,或者至少是恐華。拜登上台後,對特朗普反華政策蕭規曹隨,情況沒有多大變化。在美國精英界,那些所謂「知華派」對中國講兩句現實主義式的評論,馬上會被冠上「親共」標籤,所以就不如不說了。受連帶影響,香港也變得很可怕,美國人甚至以為香港不能自由進出了。

其實美國人以為美國的情況很好,香港情況很壞,距離事實太遠。

就以即將召開亞太經合組織(APEC)的三藩市為例,也是在會前忙於「化裝」,令這個曾經美麗的城市不再那麼恐怖。

在三藩市市中心召開一場國際峰會,最大的難題就是:流浪漢安置。因為三藩市有8000個如喪屍那樣的癮君子,露宿街頭。這次峰會的主會場是市中心的莫斯康中心(Monscone Center),峰會期間周圍的道路將全部戒嚴。但就在幾條街的距離,就有大量無家可歸者露宿。當地警察正逼著他們,盡快收拾自己的隨身物品離開。

流浪漢雷諾茲住在Harrison大街和第四街,他說,市政府的人上星期就來扔他的東西,強行要求他離開。雷諾茲知道三藩市要召開APEC,有21位世界領導人要來到這裡,但他不懂的是:「為什麼這些領導人想要走他住的這條街呢?他們真的想來看嗎?」

從今年6月以來,三藩市政府、加州州政府、還有聯邦政府,已開始全力清理三藩市「最麻煩的角落」,讓三藩市化好裝去開APEC。但相信APEC過後,就會一切如舊。無論滿街的「喪屍」,抑或大量號稱「零元購」的搶刧,都會回來。無數的街頭流浪漢和蔓延的毒品,正讓這個城市,在危險和髒亂中沒落。

三藩市化裝前和化裝後的街區,露宿者的帳幕暫時消失了。

三藩市化裝前和化裝後的街區,露宿者的帳幕暫時消失了。

相比之下,安全、繁華、國際化的香港,實在不值得被美國唱衰。

其實美國人只要不在官位,說話就會實際一點。

前美國駐港澳總領事唐偉康近日在港出席一個講座時說,中美關係產生一些困難,但他強調,對國際投資者、商人來說,香港仍是國際交通樞紐、中外交流中心,尤其在人工智能、金融科技方面很有發展前景,香港競爭力猶存。

若唐偉康仍是美國駐港澳總領事,相信他就不能以「香港競爭力猶存」作發言主題。

財政司司長陳茂波去了三藩市出席APEC會議。他說,希望透過不同經濟體的雙邊會談「擴大朋友圈」,為未來合作建立更好基礎,並到訪當地企業,鼓勵他們來香港發展業務。

這些推介香港的行動,十分重要。香港的獨特優勢,連美國前官員都無法「假裝看不見」。香港和三藩市一比,哪個城市興起,哪個城市衰落,其實顯而易見。

盧永雄

往下看更多文章

有無美軍基地的雙城故事

2024年02月21日 19:43 最後更新:23:54

正當香港討論23條立法,外國批評得興高采烈, 但新加坡就其新國安立法開始執法,就聽不到西方批評的聲音, 甚至連外媒亦極少報道。

2月2日,新加坡內政部宣佈, 向一名早年由香港移民新加坡的新加坡公民陳文平發出「 認定目標通知書」,指他是受外國勢力影響的人物。 新加坡政府作出這種認定之後,若陳文平再直接參與新加坡政治, 會受到「最嚴格的反制措施」。 陳文平成為新加坡《防止外來干預法》的「外國影響力登記制度」 自去年12月生效以來,第一宗針對個人的執法個案。

新加坡的「外國影響力登記制度」, 類似英國去年7月新國安法設立的新制度。 香港23條立法雖然建議訂立「境外干預罪」, 但就沒有提議成立這種更嚴格的外國影響力登記制度。 新加坡的國安立法,的確比香港的更辣。

另外,今年1月, 新加坡出現第2宗公民因為有極右極端主義意識形態變得激進而被內 部安全部逮捕的案件。一個16歲華裔男孩自認是白人至上主義者, 並因其信仰而渴望實施襲擊,被新加坡政府逮捕。 這是繼2020年12月 ,另一名16歲印度裔青年亦到因為極右意識形態被捕後, 第2宗同類的案件。

同樣地,新加坡對有激進思想者嚴厲執法,用西方批評者的標準, 這些都是「以言入罪」,但同樣鮮見美西方的批評。 

這樣問題就來了,為何美西方對新加坡和香港有兩套標準呢?

曾經何時,新加坡亦曾被西方嚴厲批評。 記得在1997年回歸前後,當時新加坡總理李光耀, 因為嚴厲對付外國傳媒,控告外媒誹謗,而被美西方大力抨擊。 幾年之後,一位香港特首辦的要員和我閒聊時候, 問我有否察覺美西方對新加坡的批評,好像悄然停止了。 他不說我沒有留意,他一說我就翻查相關報道, 發現美西方的媒體由大火力批評新加坡,聚焦指控李光耀專制, 變成默不作聲,新加坡發生的事好像變得透明一樣。

我對此大惑不解,那位特首辦要員就告訴我, 他相信是因為新加坡容許美軍進駐, 美西方對新加坡的態度就180度轉變了。

新加坡自1965年獨立以後,雖然政治態度親美, 但李光耀盡量採取一個相對軍事獨立的態度, 一直都沒有讓美國在當地駐軍。到上世紀90年代初冷戰結束之後, 一直容許美國駐軍的菲律賓爆發大規模反美運動, 美軍被逼從菲律賓的蘇碧灣基地撤軍, 這就嚴重影響美國在東南亞地區的威懾力。而此時的新加坡, 正被1997年的金融風暴搞到焦頭爛額,為挽救新加坡的經濟, 李光耀毅然決定容許美軍在2000年入駐新加坡, 新加坡成為美國第七艦隊航母的常駐地。  

美國艦隊到來,批評聲音消失,不但為新加坡帶來了安全保障, 還得到美國在政治和經濟上的大力支撐。 新加坡就由西方媒體口中的專制國家,一下子搖身一變, 成為一個充滿經濟活力的現代化國家。

最近有一個政經界猛人接受美國媒體訪問,訪問結束後和記者閒聊, 記者聲言在香港訂立國安法後,想把駐港的分部撤離。 猛人就建議他們不如將分部搬到新加坡吧, 那個美國記者就耍手擰頭,說什麼地方都會去,就是不會去新加坡。

現在流行說新加坡會取代香港,成為國際金融中心, 原因是香港有國安法。這種邏輯其實不堪一駁, 新加坡的國安立法和執行方式較香港更嚴, 但是無損西方將新加坡捧為國際金融中心。甚至有西方外交官坦言, 他明知香港的自由程度比新加坡高,但他們不會公開這樣說。

香港沒有美國的駐軍,香港是中國的特別行政區, 美國要與中國為敵,所以就找了香港作為攻擊對象, 故事就是這麼簡單了。

盧永雄

你 或 有 興 趣 的 文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