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Facebook Feature Image

香港要轉運了

博客文章

香港要轉運了
博客文章

博客文章

香港要轉運了

2023年11月23日 18:30 最後更新:18:29

2023年不是容易過的一年,疫情過後恢復通關,但遇上美國連續暴力加息,累計加息超過5厘,利息暴增,環球投資及消費意欲大降,在香港銀行定期存款新資金有4厘多的日子,投資者忙於將資金在不同銀行間轉來轉去,以賺取高息,沒有興趣在房產、股票、甚至實業上投資,所以大家都在捱。

今年是《巴士的報》十周年,有人問起我對未來十年怎樣看?我仍然信心十足。過去十年,環球局勢劇變,在這個百年不遇的大變局中,未來十年,香港追隨國家,自然可以找到新定位。

最能夠解釋變局原理的是中國哲學經典《易經》。生生之謂易,萬事萬物,生生不息,變動不居。如果要看國運興衰,中國曆法所謂三元九運,可資借鑑。一運20年,三運成一元60年,上中下三元成一個180年大循環。每180年,九大行星就會走到太陽的同一邊,形成九星連珠的格局。我們身處的180年三元九運,由1864年開始,那些年中國清朝走向衰落,剛在第二次鴉片戰爭大敗。戰勝國英國如日方中,無敵艦隊雄霸全球。美國就如剛成長的青壯少年,正在南北戰爭後期,國家思想逐步統一,走入蓬勃發展階段。如今百多年過後,正由八運轉到九運,九運由2024年開始,有幾點值得一書。

一,轉運前易衰

不知何故,每次轉入下一運之前,香港環境都比較衰。1983年轉七運的前一年,正值中英香港談判進入低潮,港元暴跌,巿民恐慌到超巿搶購廁紙,最後1美元兌7.8港元的聯繫匯率,就是那一年定出來的。到2003年轉入八運前的一年,香港亦十分動盪,暴發沙士疫情。今年是轉九運前的一年,雖然經濟有點呆滯,但已較以往轉運前好一點了。

二,百年國運興

回顧過去160年八運的發展歷程,英國由盛轉衰,在1914年其GDP總量被美國超越,美國如「飛龍在天」,由盛而衰的敗象已呈,主要是好逸惡勞,不斷揮霍,一年萬多兩萬億美元的財政赤字,累積33萬億美元的國債,即使有金山銀山,也會敗光。西方媒體總是唱衰中國將會崩潰,但中國就在崩潰聲中崛興,西方又指中國開始人口老化,經濟轉弱,國家已到高峰。其實新中國建國只有74年,是一個相當年青的國家,美國建國後用了138年,經濟總量超越英國,中國將用更短時間達到這目標。中國如「見龍在田,利見大人」,在大人引領下,完成這個中美國運互易的大轉勢。

三,食正國家水

很多人為香港前景擔憂。若香港人人躺平,坐食山崩,的確值得擔憂。但在國家崛興之際,香港轉變之時,本港坐擁地利,又食正國家水,發展空間可期。單講人民幣和創新產業,就有廣濶出路。愈來愈多國家與中國進行本幣交易,對中國有貿易盈餘的國家會累積大量人民幣,例如俄羅斯去年對中國就有380億美元的貿易盈餘,今年9月,俄羅斯已有95%的貿易與中國以本幣結算。換言之俄羅斯一年會拿著300多億美元等值的人民幣,要麼兌換成其他貨幣,要麼就保留人民幣去投資,未來有越來越多國家出現這狀況,例如巴西和沙特,香港單是做人民幣的生意,都可以做到手軟。

四,不要等運到

講到三元九運,說到運情,很多人都覺得有迷信意味。的而且確,無論國家和個人都不能「等運到」,當運勢差的時候,只要自己努力,也可以逆天改運; 在運勢好的時候,仍要繼續努力,才可以登上高峰。美國運滯,但只要她回到上世紀九十年代克林頓政府那樣平衡預算,國運還可以繼續昌隆。但若如「被鬼迷」那樣繼續揮霍,國運就不會可以好到那裡。

國家和香港亦是一樣,面對艱難的國際環境,舊生意要盡量保住,新生意要加快發掘,才能再闖出新路。我相信香港未來不會衰,過去二、三十年,睇衰香港的人,最後都是跌眼鏡收場。

盧永雄

Tags:

巴西

往下看更多文章

借金融議題打的輿論戰

2024年02月26日 19:32 最後更新:22:39

在香港討論23條立法之時,生起所謂香港會成為「國際金融中心遺址」的爭議,還有大摩亞洲區前主席羅奇「香港已死論」。這是一場輿論戰,對手的打法比較隱蔽。

香港就基本法23條進行立法,既是香港的憲制責任,包括美西方在內,世界各地都會進行國安立法,要從原則上否定香港立法,很難站得住腳。現實上,香港的政治趨向穩定,想發動人直接攻擊23條立法亦有困難,所以對手就繞道經濟金融戰線進軍,而輿論攻勢亦是圍繞著「香港已死」的邏輯推進。

香港在疫後的確面臨一定的經濟困難,包括:一,美國暴力加息超過5厘,資金成本高企,經營困難。二,由於環球經濟放緩,國家經濟在疫後復甦亦比較緩慢,雖然去年中國經濟有5.2%增長已屬難能可貴,但難有更快速的增長。三,或許更加重要的是,美西方基於政治的考慮,大力在香港抽資,甚至警告基金不要投資香港上市的中國股票,他們直接出手打壓香港股市。

對手的玩法是顛倒因果關係,將香港面對的經濟困難和股市低迷,百分百歸咎於國安立法和相關執法。由此演化出一個簡單邏輯:「香港現在已經很穩定,就不要再搞那些國安東西了,只要不再追究犯罪者,和美國重建關係,香港什麼也會好起來。」

這種「回到過去」式的論調,聽起來十分吸引,因為香港人幾十年來都是活在一個中美關係友好的環境下,香港就是靠做中介賺錢。

這種「回到過去」的觀點,令人產生一種錯覺,以為只要不搞國安,就可以「舞照跳、股照炒」了。推動者不遺餘力大做宣傳,他們製造輿論的句式通常是「我不反對23條立法,但是….」背後的意見等於說23條立法趕走外商,不搞也罷。

其實這種邏輯不堪一擊,主要有幾個方面。

一,香港受壓正好是因為美國施壓。其實香港金融巿場面對的壓力正正是美國抽資的結果,在特朗普當總統的年代,已經明言要打跨香港股市,要港股交易地乾涸。這是一個陽謀,不是一個陰謀。

無論香港有沒有23條立法,無論香港告不告黎智英,世界的地緣政治局勢已發生巨變,美國已認定中國為主要對手,美國打壓香港的行為不會停止。

二,香港精英們要放棄幻想。無論商界人士也好,還是傳統精英也罷,都應該放棄幻想,不是因為阿爺對美國過度強硬,不是因為香港政府有應變反駁隊,美國才針對香港。去年11月,國家主席習近平應約和美國總統拜登會晤,一定程度上回應了美方的要求,包括重啟中美兩國的禁毒協作和恢復中美軍方高層對話,但不見美國有一毫子的讓步,取消對中國產品的附加關稅。美國的策略是好處盡要,打壓不停。

三,香港人要團結打好輿論仗。就我接觸中央官員所知,他們對香港的要求非常簡單,是希望香港團結起來,形成有力的隊伍對抗敵人,其中一個環節是打好輿論仗。中共認為槍桿子、筆桿子出政權,如今保江山,亦是要靠筆桿子,靠大家團結打仗。

這不單是要擊退敵人的輿論攻勢,亦是要保持著自己隊伍的信心。經濟周期有起落,捱過了低谷就會有美好的明天,但如果信了對方一套,自亂陣腳,在低谷自殘跳車,就永遠不會有明天了。

盧永雄

你 或 有 興 趣 的 文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