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Facebook Feature Image

要做旺香港的股巿

博客文章

要做旺香港的股巿
博客文章

博客文章

要做旺香港的股巿

2023年11月24日 19:24 最後更新:21:43

近日講起香港未來十年的變局,很多人都關心金融巿場的發展,特別是香港股巿近期比較低迷,20年前恒指12,000點,到今天恒指也不過是17,000多點,進步不大,這令我想起香港證監會前主席沈聯濤的評論,早前在特首政策組主辦的「中國經濟運行與政策國際論壇」上,沈聯濤作為其中一位主講嘉賓,講述股巿的發展與國家經濟實力的關係。

他提到1914年美國經濟總量超過英國,但要到1973年美元和黃金脫鈎,美國發行貨幣不再受「金本位制度」束縛,美元才全面稱霸。沈聯濤提到,1997年亞洲金融風暴時,時任美國聯儲局主席格林斯潘對他說,你們亞洲只靠銀行借貸,但美國就有股巿融資,這有根本的區別。沈聯濤接著提到人民幣國際化問題,指現時美元資產的淨資產收益率(ROE:Return on Equity)高過歐元、日圓和人民幣,其實不是美國債券的回報高,而是美股的利潤高,很多人持有美元資產是投資了美股,獲得可觀的回報,所以樂於持有美元資產。沈聯濤結論是,若人民幣淨資產收益率高不過其他國家,人民幣是走不出去的。

沈聯濤的分析涉及不同層次的問題。第一,股巿有獨特的融資功能。企業投資除了持有資金外,主要是透過銀行借貸,但銀行有「落雨收遮」的特性,在經濟環境差的時候,信貸緊縮,貸款到期銀行都不會續借,造成融資陷阱。另一個公司融資渠道是在股巿集資,如果公司成功上巿,無論新股上巿或之後增發股票,都可以吸收股東投資集資,從股市集資回來的錢不用償還,只要公司經營得好的時候派發股息就可以。經濟大環境不好公司經營得差,股東也無權要求上巿公司還款,所以股巿融資的最大好處是企業沒有還款壓力。

中國的股巿欠發達,所以內地公司主要透過銀行借貸來投資,無論是銀行、影子銀行或透過所謂信託產品借貸,都是不同形式借貸,都需要償還,遠不如在股巿集資那麼輕鬆。所以股巿融資能力弱,長線對企業發展都有很大制約。

第二,外國持有者的回報。人民幣要走向國際化,首先要成為熱門的貿易貨幣,繼而要成為熱門的投資貨幣,最後會成為國家熱門的儲備貨幣。正如沈聯濤指出,美元資產的淨資產收益率高,關鍵就在於股巿,股巿強勁其實是支撐美元霸權的隱性因素。事實上,美國即使有數千個核彈頭,但若美股不斷下跌,亦難說服外國投資者持有。

綜合而言,未來中國經濟每年仍會以4至5%速度增長,首先就內部經濟而言,公司融資來源應該要多樣化,做大做強內地股巿,有支撐經濟發展的重要作用。其次,人民幣若要走向國際化,亦要有強健的股巿支撐。由於內地仍有外匯管制,外資除了投資內地股巿,港股是另一個替代選擇。如今香港股巿面對著地緣政治衝突,以美國為首的金融資本陰陰地流失,阿爺應該重新謀劃,如何發展壯大香港股巿,一方面港股活躍可成為內地公司在香港籌集外匯資金的替代來源,不用老是跑到美國巿場集資遭人卡脖子;另一方面香港亦應該做大人民幣股票交易,讓好像俄羅斯、巴西和沙特這些現在或將來可能持有大量人民幣資產的國家,可以來香港投資。當股巿壯旺,人民幣資產的投資回報率高時,人民幣國際化自然水到渠成。

要做大做旺香港股票巿場,才可以有效服務國家發展。

盧永雄

往下看更多文章

借金融議題打的輿論戰

2024年02月26日 19:32 最後更新:22:39

在香港討論23條立法之時,生起所謂香港會成為「國際金融中心遺址」的爭議,還有大摩亞洲區前主席羅奇「香港已死論」。這是一場輿論戰,對手的打法比較隱蔽。

香港就基本法23條進行立法,既是香港的憲制責任,包括美西方在內,世界各地都會進行國安立法,要從原則上否定香港立法,很難站得住腳。現實上,香港的政治趨向穩定,想發動人直接攻擊23條立法亦有困難,所以對手就繞道經濟金融戰線進軍,而輿論攻勢亦是圍繞著「香港已死」的邏輯推進。

香港在疫後的確面臨一定的經濟困難,包括:一,美國暴力加息超過5厘,資金成本高企,經營困難。二,由於環球經濟放緩,國家經濟在疫後復甦亦比較緩慢,雖然去年中國經濟有5.2%增長已屬難能可貴,但難有更快速的增長。三,或許更加重要的是,美西方基於政治的考慮,大力在香港抽資,甚至警告基金不要投資香港上市的中國股票,他們直接出手打壓香港股市。

對手的玩法是顛倒因果關係,將香港面對的經濟困難和股市低迷,百分百歸咎於國安立法和相關執法。由此演化出一個簡單邏輯:「香港現在已經很穩定,就不要再搞那些國安東西了,只要不再追究犯罪者,和美國重建關係,香港什麼也會好起來。」

這種「回到過去」式的論調,聽起來十分吸引,因為香港人幾十年來都是活在一個中美關係友好的環境下,香港就是靠做中介賺錢。

這種「回到過去」的觀點,令人產生一種錯覺,以為只要不搞國安,就可以「舞照跳、股照炒」了。推動者不遺餘力大做宣傳,他們製造輿論的句式通常是「我不反對23條立法,但是….」背後的意見等於說23條立法趕走外商,不搞也罷。

其實這種邏輯不堪一擊,主要有幾個方面。

一,香港受壓正好是因為美國施壓。其實香港金融巿場面對的壓力正正是美國抽資的結果,在特朗普當總統的年代,已經明言要打跨香港股市,要港股交易地乾涸。這是一個陽謀,不是一個陰謀。

無論香港有沒有23條立法,無論香港告不告黎智英,世界的地緣政治局勢已發生巨變,美國已認定中國為主要對手,美國打壓香港的行為不會停止。

二,香港精英們要放棄幻想。無論商界人士也好,還是傳統精英也罷,都應該放棄幻想,不是因為阿爺對美國過度強硬,不是因為香港政府有應變反駁隊,美國才針對香港。去年11月,國家主席習近平應約和美國總統拜登會晤,一定程度上回應了美方的要求,包括重啟中美兩國的禁毒協作和恢復中美軍方高層對話,但不見美國有一毫子的讓步,取消對中國產品的附加關稅。美國的策略是好處盡要,打壓不停。

三,香港人要團結打好輿論仗。就我接觸中央官員所知,他們對香港的要求非常簡單,是希望香港團結起來,形成有力的隊伍對抗敵人,其中一個環節是打好輿論仗。中共認為槍桿子、筆桿子出政權,如今保江山,亦是要靠筆桿子,靠大家團結打仗。

這不單是要擊退敵人的輿論攻勢,亦是要保持著自己隊伍的信心。經濟周期有起落,捱過了低谷就會有美好的明天,但如果信了對方一套,自亂陣腳,在低谷自殘跳車,就永遠不會有明天了。

盧永雄

你 或 有 興 趣 的 文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