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Facebook Feature Image

台灣理性假設無效的啟示

博客文章

台灣理性假設無效的啟示
博客文章

博客文章

台灣理性假設無效的啟示

2023年11月28日 19:45 最後更新:23:03

台灣藍營國民黨侯友宜及白黨民眾黨柯文哲談了40多天的「藍白合」協商,終於在11月24日破局,侯友宜和柯文哲各自找了競選拍檔參選,令「藍白合」變成鬧劇收場。

事件最戲劇性是在上周四(11月23日)在台北君悅酒店辦的「君悅會」,當日正值提名前夕,「藍白合」瀕臨破局,柯文哲找了郭台銘在君悅酒店設局,希望國民黨侯友宜作最後談判,但整場「君悅會」像表演多於談判,由於柯文哲一方一早叫了記者在場等候,邀請侯友宜參會時,又擺出一個距離參選時間的電子鐘,向侯友宜施壓味道甚濃。最後侯友宜先是要求有馬英九和國民黨主席朱立倫陪他一起參會,後來又拒絕密室協商,要求公開讓記者在席。在這種格局下,不歡而散已是命定的結果。

「藍白合」破局揭示幾個方面的問題:

一,沒有人願意充當副手。雖然破局後傳出柯文哲的核心幕僚黃珊珊是大力反對柯文哲參加「藍白合」的黑手,但撇開兩個陣營各自有反對聯合參選的力量,關鍵是無論是柯文哲或侯友宜,都不想充當副手,這才是藍白不合的根本原因。有人說「藍白合」談判令人想起賽局理論(Game Theory),特別是從而衍生的膽小鬼博弈,兩人駕著跑車對頭開,誰怕撞車先扭軚避開的就是膽小鬼。不過如最後兩個人都不願意做膽小鬼,令兩車正面碰撞,最後大家都車毀人亡,這就好像如今「藍白合」談判破局的狀態。

二,最大得益者是民進黨。「藍白合」的本意是由於民進黨賴清德一直在民調上領先,有三成多的支持度,而柯文哲和侯友宜的支持度都是兩成多,所以藍白不合就會敗選,組合參選就勝望極濃。如今「藍白合」崩盤最大的受益者,自然是民進黨候選人賴清德。

雖然在破局之後,台灣民意基金會於本周一(11月27日)公布在破局之前進行的民調,指柯文哲以31.9%支持度領先,支持度大升6.3個百分點,民進黨賴清德以29.2%支持度排第二,支持度下跌了0.5個百分點,而侯友宜只得23.6%的支持度,雖然上升了2.5個百分點,但支持度與其他候選人仍然有比較大的差距,顯示柯文哲因為藍白合的宣傳而民望戲劇性上升。但台灣這些民調是否可信仍然備受質疑,台灣民意基金會同時公布政黨民調都顯示,柯文哲的民眾黨支持度大升。藍營媒體《聯合報》就以「難以置信」四個字為標題。台灣民調可以參考但不能盡信,藍白不合受益最大的是賴清德,講到賴清德民意墮後反而有利民進黨催票。

三,理性假設無效。正如我早前說過,若以賽局理論來看「藍白合」,若雙方都是以理性去思考,應該能夠成局,因為無論侯友宜或柯文哲自己讓步當一個副手,最後能夠推翻民進黨上台執政,總比自己獨立參選最後很可能失敗為好。但當大家都不願當副手時,談判破局,就變成賭博心態,不是理性的選擇。

藍白不合,亦從側面看到台灣並無政治領袖,兩黨高層都不願意為大局而犧牲,背後是一種「理性無效」的狀況。這和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的思維模式相近,直至去年2月24日俄烏戰爭開始前,只要澤連斯基選擇放棄申請加入北約,並作公開承諾,戰爭打不成,但他選擇堅持,賭在美西方支持下烏克蘭可以打贏俄羅斯,如今輸掉四分一個國家。所以台灣理性假設無效有深刻啟示,不要以為民進黨繼續執政,玩台獨一定會適可而止,可以避免到戰爭,很多時政客只看短期選舉利益,衝到懸崖邊也不會懂得停下來。

盧永雄

往下看更多文章

借金融議題打的輿論戰

2024年02月26日 19:32 最後更新:22:39

在香港討論23條立法之時,生起所謂香港會成為「國際金融中心遺址」的爭議,還有大摩亞洲區前主席羅奇「香港已死論」。這是一場輿論戰,對手的打法比較隱蔽。

香港就基本法23條進行立法,既是香港的憲制責任,包括美西方在內,世界各地都會進行國安立法,要從原則上否定香港立法,很難站得住腳。現實上,香港的政治趨向穩定,想發動人直接攻擊23條立法亦有困難,所以對手就繞道經濟金融戰線進軍,而輿論攻勢亦是圍繞著「香港已死」的邏輯推進。

香港在疫後的確面臨一定的經濟困難,包括:一,美國暴力加息超過5厘,資金成本高企,經營困難。二,由於環球經濟放緩,國家經濟在疫後復甦亦比較緩慢,雖然去年中國經濟有5.2%增長已屬難能可貴,但難有更快速的增長。三,或許更加重要的是,美西方基於政治的考慮,大力在香港抽資,甚至警告基金不要投資香港上市的中國股票,他們直接出手打壓香港股市。

對手的玩法是顛倒因果關係,將香港面對的經濟困難和股市低迷,百分百歸咎於國安立法和相關執法。由此演化出一個簡單邏輯:「香港現在已經很穩定,就不要再搞那些國安東西了,只要不再追究犯罪者,和美國重建關係,香港什麼也會好起來。」

這種「回到過去」式的論調,聽起來十分吸引,因為香港人幾十年來都是活在一個中美關係友好的環境下,香港就是靠做中介賺錢。

這種「回到過去」的觀點,令人產生一種錯覺,以為只要不搞國安,就可以「舞照跳、股照炒」了。推動者不遺餘力大做宣傳,他們製造輿論的句式通常是「我不反對23條立法,但是….」背後的意見等於說23條立法趕走外商,不搞也罷。

其實這種邏輯不堪一擊,主要有幾個方面。

一,香港受壓正好是因為美國施壓。其實香港金融巿場面對的壓力正正是美國抽資的結果,在特朗普當總統的年代,已經明言要打跨香港股市,要港股交易地乾涸。這是一個陽謀,不是一個陰謀。

無論香港有沒有23條立法,無論香港告不告黎智英,世界的地緣政治局勢已發生巨變,美國已認定中國為主要對手,美國打壓香港的行為不會停止。

二,香港精英們要放棄幻想。無論商界人士也好,還是傳統精英也罷,都應該放棄幻想,不是因為阿爺對美國過度強硬,不是因為香港政府有應變反駁隊,美國才針對香港。去年11月,國家主席習近平應約和美國總統拜登會晤,一定程度上回應了美方的要求,包括重啟中美兩國的禁毒協作和恢復中美軍方高層對話,但不見美國有一毫子的讓步,取消對中國產品的附加關稅。美國的策略是好處盡要,打壓不停。

三,香港人要團結打好輿論仗。就我接觸中央官員所知,他們對香港的要求非常簡單,是希望香港團結起來,形成有力的隊伍對抗敵人,其中一個環節是打好輿論仗。中共認為槍桿子、筆桿子出政權,如今保江山,亦是要靠筆桿子,靠大家團結打仗。

這不單是要擊退敵人的輿論攻勢,亦是要保持著自己隊伍的信心。經濟周期有起落,捱過了低谷就會有美好的明天,但如果信了對方一套,自亂陣腳,在低谷自殘跳車,就永遠不會有明天了。

盧永雄

你 或 有 興 趣 的 文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