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Facebook Feature Image

美國何時制裁印度官員?

博客文章

美國何時制裁印度官員?
博客文章

博客文章

美國何時制裁印度官員?

2023年12月01日 18:30 最後更新:20:07

美國眾議院外交事務委員會在11月29日,以39票贊成、0票反對下,通過《香港經濟貿易辦事處認證法案》,要求美國總統在香港不再享有高度自治的情況下,取消對香港經濟貿易辦事處的特權和豁免,走出這一項針對香港立法的第一步。

特區政府強烈譴責美國國會干涉香港事務。美國國會這種行徑,令我聯想到印度。

就在同一日,美國司法部公布,印度1名官員涉嫌在紐約買兇殺害1名美國籍的錫克教領袖,結果未成功。

紐約曼哈頓聯邦檢察官表示,52歲男子古普塔(Nikhil Gupta)涉嫌與1名印度負責安全和情報的官員合作,計畫暗殺1名提倡錫克教在印度北部建國的紐約市民。被鎖定攻擊的是擁有美國和加拿大雙重國籍、52歲的印度裔人潘努恩(Gurpatwant Singh Pannun)。潘努恩公開提倡錫克教徒建國,被印度政府視為眼中釘。

策劃暗殺的古普塔6月在捷克被捕,現在等待被引渡至美國。而古普塔聘請的殺手,正是美國臥底人員,所以被美國執法當局掌握暗殺詳情。 而加拿大總理杜魯多9月時表示掌控可靠證據,指控印度政府參與暗殺身在加拿大的錫克教領袖尼賈爾,尼賈爾今年6月在加拿大卑詩省被槍殺。相信加拿大是從美國得到情報,知道印度在美加兩地追殺鍚克教領袖。

這樣問題就來了:

1. 政治暗殺是最嚴重的暴力行為,嚴重違反美國倡議的民主自由原則。

2. 在境外進行政治暗殺更為嚴重,因為侵害了他國的主權。

3. 在美國境內策劃暗殺美國公民,從美國的角度而言,是最嚴重的事件。

但美國政府異常低調,只表示阻止一宗在美國本土暗殺錫克教分離主義派份子的陰謀,對印度政府參與其中已表達關切和警告。一句「關切和警告」就可以了事?

美國政府和國會這樣熱愛民主自由,愛當世界警察,面對印度這種嚴重的跨境暗殺行為,美國為何不制裁印度官員?為何不停止印度駐美使領館的外交豁免權,以免印度外交官直接在駐美使領館策劃暗殺事件?

這裏可以向美國建議一個制裁名單,包括制裁印度總理莫迪、印度內政部長阿米特·沙阿和印度情報局局長塔潘·狄卡,從美國的角度,怎能放過這些人呢?

美國當然不會這樣做,因為美國是一個雙重標準的國家。口頭講的是基於民主自由的國際標準,實際上做的是基於美國角度的利益標準。搞香港符合美國壓制中國的大目標,所以就搞香港。搞印度不符合美國壓制中國的大目標,因為美國要拉攏印度,搞其印太框架,圍堵中國,所以掂也不敢掂印度。

印度就睇死美國,處處騎在美國頭上。美國因俄烏戰爭要制裁俄羅斯能源,印度不單買俄羅斯石油自用,還加工之後賣到歐美,賺到盤滿缽滿,美國一聲也不敢哼。

結論是無論任何人要跟美國的指示行事,針對香港,就不要再提什麼民主自由原則,高舉「美國優先」的旗幟就可以了。

盧永雄

往下看更多文章

借金融議題打的輿論戰

2024年02月26日 19:32 最後更新:22:39

在香港討論23條立法之時,生起所謂香港會成為「國際金融中心遺址」的爭議,還有大摩亞洲區前主席羅奇「香港已死論」。這是一場輿論戰,對手的打法比較隱蔽。

香港就基本法23條進行立法,既是香港的憲制責任,包括美西方在內,世界各地都會進行國安立法,要從原則上否定香港立法,很難站得住腳。現實上,香港的政治趨向穩定,想發動人直接攻擊23條立法亦有困難,所以對手就繞道經濟金融戰線進軍,而輿論攻勢亦是圍繞著「香港已死」的邏輯推進。

香港在疫後的確面臨一定的經濟困難,包括:一,美國暴力加息超過5厘,資金成本高企,經營困難。二,由於環球經濟放緩,國家經濟在疫後復甦亦比較緩慢,雖然去年中國經濟有5.2%增長已屬難能可貴,但難有更快速的增長。三,或許更加重要的是,美西方基於政治的考慮,大力在香港抽資,甚至警告基金不要投資香港上市的中國股票,他們直接出手打壓香港股市。

對手的玩法是顛倒因果關係,將香港面對的經濟困難和股市低迷,百分百歸咎於國安立法和相關執法。由此演化出一個簡單邏輯:「香港現在已經很穩定,就不要再搞那些國安東西了,只要不再追究犯罪者,和美國重建關係,香港什麼也會好起來。」

這種「回到過去」式的論調,聽起來十分吸引,因為香港人幾十年來都是活在一個中美關係友好的環境下,香港就是靠做中介賺錢。

這種「回到過去」的觀點,令人產生一種錯覺,以為只要不搞國安,就可以「舞照跳、股照炒」了。推動者不遺餘力大做宣傳,他們製造輿論的句式通常是「我不反對23條立法,但是….」背後的意見等於說23條立法趕走外商,不搞也罷。

其實這種邏輯不堪一擊,主要有幾個方面。

一,香港受壓正好是因為美國施壓。其實香港金融巿場面對的壓力正正是美國抽資的結果,在特朗普當總統的年代,已經明言要打跨香港股市,要港股交易地乾涸。這是一個陽謀,不是一個陰謀。

無論香港有沒有23條立法,無論香港告不告黎智英,世界的地緣政治局勢已發生巨變,美國已認定中國為主要對手,美國打壓香港的行為不會停止。

二,香港精英們要放棄幻想。無論商界人士也好,還是傳統精英也罷,都應該放棄幻想,不是因為阿爺對美國過度強硬,不是因為香港政府有應變反駁隊,美國才針對香港。去年11月,國家主席習近平應約和美國總統拜登會晤,一定程度上回應了美方的要求,包括重啟中美兩國的禁毒協作和恢復中美軍方高層對話,但不見美國有一毫子的讓步,取消對中國產品的附加關稅。美國的策略是好處盡要,打壓不停。

三,香港人要團結打好輿論仗。就我接觸中央官員所知,他們對香港的要求非常簡單,是希望香港團結起來,形成有力的隊伍對抗敵人,其中一個環節是打好輿論仗。中共認為槍桿子、筆桿子出政權,如今保江山,亦是要靠筆桿子,靠大家團結打仗。

這不單是要擊退敵人的輿論攻勢,亦是要保持著自己隊伍的信心。經濟周期有起落,捱過了低谷就會有美好的明天,但如果信了對方一套,自亂陣腳,在低谷自殘跳車,就永遠不會有明天了。

盧永雄

你 或 有 興 趣 的 文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