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Facebook Feature Image

有人搞嘢 更應該投票

博客文章

有人搞嘢 更應該投票
博客文章

博客文章

有人搞嘢 更應該投票

2023年12月05日 18:50 最後更新:19:19

前香港眾志成員周庭棄保潛逃加拿大,還高調在社交媒體IG宣布永遠不再回港,惹起一番議論。本來一個流亡人士棄保潛逃,可以靜悄悄地不作任何宣布,但周庭就選擇高調宣布,一般分析她是想掩蓋有計劃的棄保潛逃行為,將自己包裝成為英雄,搏取政治光環,合理化自己行動,當然犧牲了在港的「手足」就在所不計了。

看來事情並不是這麼簡單,主要是她選擇發佈的時機。本周日(12月10日)就是區議會選舉的日子,周庭這個時候宣布永不回港,有激發社會反政府情緒的味道,藉此喚醒支持反對派巿民的回憶,潛藏著抵制區議會選舉的作用,這讓我想近期在網上開始出現杯葛區選的宣傳。

其中一單是廉政公署在周二落案起訴38歲電腦程式員文榮鋒,在個人網上社交媒體專頁轉載一則煽惑他人杯葛區議會選舉的帖文。而帖文發佈者、評論員黃世澤已移居海外,亦被廉署通緝。

另一單是網上叫人投票「打兩剔」的呼籲。近日有人在網上散播在區議會直選投票的時候,可以打兩剔選兩個候選人。由於直選投票時應該只打一剔選一個候選人,這種教人打兩剔的行為,其實就是想讓選票變成廢票,是煽惑他人令選舉無效的行為,可能干犯《選舉條例》第27A條,即「在選舉期間內藉公開活動煽惑另一人不投票或投無效票」的罪行,一經定罪,最高可判處監禁3年及罰款20萬元。

我做了一個小小的調查,問了10個普通巿民,有5、6個都不知選區議員是選一個還是選兩個,

在完善地區行政改變區議會選舉之後,下一屆的區議會產生辦法分為3種,第一是委任及當然議員,第二是三會委員間選(即地區撲滅罪行委員會、地區防火委員會和分區委員會的成員),第三是分區直選。

以大多數巿民可以投票的地區分區直選為例,重劃後的選區有44個,每區有兩個議席,即是透過分區直選可選出88名區議員。重劃後的選區較以往為大,所以選區名稱甚至是票站都可能有改變,而選舉方式是採取「雙議席單票制」的方式,換言之一個區雖然有兩個議席,但選民只可以投一票,用投票印章剔一個剔,不能因為見到有3、4個候選人,就剔兩個候選人。如果投票時剔了兩剔,就會令選票無效變成廢票,所以叫人剔雙剔,的確是有意煽惑投廢票破壞選舉。

結論是2019年至今已經過4年,社會上表面平靜,但底下還是暗流暗湧,無論是周庭高調棄保潛逃,網上叫人杯葛,抑或叫人投票時打雙剔,都有鼓動民情破壞選舉的嫌疑。所以從另一個角度而言,支持香港回復平靜,想香港穩定繁榮的巿民,不要以為天下太平,見到這麼多人搞嘢,在本周日(12月10日)更加應該出來投票,記住分區投票只需要打一個剔、選一個候選人。

盧永雄

往下看更多文章

就是這些人葬送「泛民」

2024年03月04日 19:47 最後更新:21:04

前民主黨成員許智峯流亡海外,不忘攻擊香港,最近就在社交媒體facebook上貼文,公開與他案件有關的警員、警官、檢察官、政府律師和法官的個人資料,甚至連破產管理主任都不放過,將他們的個人資料公開。許智峯聲稱,公開他們的名單,是想他們受到國際制裁。

許智峯針對公務員的行為,顯現是想借助外國勢力恐嚇這些公務員或是幫政府打官司的律師,暴露公務員資料威脅他們,行為卑劣。許智峯的所作所為,就是活生生的一個例子,反映香港所謂「泛民主派」衰敗的原因。

第一,靠激進起家。最近港澳辦主任夏寶龍訪港,其中一個重點是考察以新選舉辦法產生的區議會運作情況。有一個做了數屆的區議員向夏寶龍反映,過去在反對派搞亂之下,區議會經常無法運作,現在情況完全改善了。

確實如此,許智峯當年是中西區區議員,就是靠「瞓地」起家。每次開區議會例必鬧事,倒在地上大吵大鬧,目的只有一個,就是搶傳媒眼球,事情鬧得大了,傳媒就會報道,他就有知名度,結果他的確成了民主黨的明星區議員,就脅逼民主黨中央聽他的話,跟他走激進路線。

第二,不知妥協。政治是妥協的藝術,有付出有收穫(give and take),舉世皆然。如果不願付出只要收穫,一種力量贏晒,其他政治對手輸晒的話,就陷入一種你死我活的鬥爭。在司徒華領導反對派的年代,由搞教協開始,到組織港同盟,最後變身成為民主黨,將反對勢力越搞越大,靠的就是鬥而不破,是一種妥協的藝術。不過,民主黨後期被少壯派操控,有些黨內陰謀家煽動少壯派挑戰民主黨中央的老一輩領導人,指控他們是「張李楊集團」,就將民主黨扯上一條全面走激、毫不妥協的絕路。

第三,毫無底線。其實激進的政治運動,也應該有原則有底線,行為表面激進,實質並不過界。但許智峯的特色,就偏偏專門走過界,這就比其他激進派更出位了。他毫不介意破壞議會運作,從想顛覆政府,到侵犯政府公務員的私隱,做每一件事情都沒有政治底線,沒有道德標準,而且還沾沾自喜,自以為比別人聰明,實質上只是比別人過份而已。

第四,不可能的執政。有一次有內地官員和建制派討論現時香港的局勢時說,如果2019年讓反對派推翻了特區政府上台執政,情況會相當恐怖,那些激進的反對派,會毫不猶豫用各種手段逼害建制派,所以建制派要認清這個現實。如今從許智峯的行為可見, 這種推論十分正確。

結論是,這些人當日想借激進運動一步步奪權,想在香港上台執政,最後甚至想推翻中央政府。但如果這些人的願望成真,對香港、對國家,將會是一場災難。

反對派政黨也就是在這批人奪權領導下,一步步走上絕路,就是他們葬送了「泛民」。

盧永雄

你 或 有 興 趣 的 文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