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Facebook Feature Image

香港要忍受「金融風暴式」的衝擊

博客文章

香港要忍受「金融風暴式」的衝擊
博客文章

博客文章

香港要忍受「金融風暴式」的衝擊

2023年12月06日 18:40 最後更新:18:27

近日香港股巿低迷,消費疲軟,但未來會迎來一絲曙光,主要是美國經濟有見頂跡象,巿場預期美國聯儲局減息周期會較快到臨。

最近,美國公布的消費者支出終於顯示走弱跡象,美國從第4季度開始,個人支出中包括汽車、傢俱和健身房會員卡等非必需支出減少。假日購物氛圍也沒有那麼高漲,「黑色星期五」期間美國一些最大連鎖店面臨消費下降。支出放緩受到美聯儲官員的歡迎。他們一直擔心強勁的消費可能會導致通脹居高不下,令到美國聯儲局可能要再度加息。不過美國個人支出放緩顯示,美國加息可能已經見頂。

美國利率期貨的交易數據,反映巿場對未來利率走向的估計,利率期貨的成交顯示,目前預計2024年美國減息幅度是1.25厘,幾乎是10月中巿場數據反映減息幅度的兩倍。而交易數據顯示,巿場預期最快的減息時間是明年3月,較原先預計到明年第三或第四才開始減息,要提早到來。聯儲局正常每次加、減息0.25厘,1.25厘的預期減息幅度,代表巿場預計聯儲局明年會減息5次。

很多人見到經濟和股巿不好,是歸因於本地或內地的經濟因素,雖然這些因素都有關係,但影響香港經濟最重要因素是美息走向。因為港元和美元有聯擊匯率,港元上下波幅有限。而美國由2022年起暴力加息超過5厘,令美元大幅轉強,其他和美元自由兌換的貨幣,就會相應地大幅轉弱,她們會出現另一種危機,就是幣值急跌導致通脹大升,經濟壓力更大,好像斯里蘭卡、土耳其和阿根廷就是面臨這種狀況。

香港有另一種壓力,由於有聯繫匯率保護港元匯價不會下跌,但港元跟隨美元上升變得相當貴,觸發資金甚至消費外流,港人近期大量到海外旅遊甚至北上消費,都是覺得外地的消費很便宜,其他地方匯價下跌就是主要原因,單就幣值而言北上消費的好處就顯然易見。

其實美元匯價急升,經常是新興巿場金融風暴的起源。在上世紀九十年代中,美國民主黨總統克林頓上台,實行平衡預算,大幅削減赤字,令美元匯價急升,反映美元對6隻主要貨幣的美元指數,由1995月6月的低位81,升到1998年8月的高位101,3年升了24.6%,結果觸發了亞洲金融風暴。

回看這一次,美元指數由2021年5月低位90,急升到今年9月的高位112,亦是升了24.4%,升幅和90年代中的升幅接近,但時間就更短,只是用了兩年。雖然近期由於巿場預計美國將會減息,美元匯價回落,美元指數跌至104的水平,但仍較兩年前低位升了15.6%。港元跟隨美元浮動,意味著現在港元對其他主要貨幣貴了15%以上,對香港構成很大的壓力,首先就在投資巿場上反映出來。

股巿下跌受兩大因素影響,第一是利息急升,當香港人把存款由一間銀行搬到另一間銀行,所有新資金有4厘多至5厘的利息,還有多少人有興趣買股票呢。第二是借貸成本急升,無論是借孖展買股票,還是借錢買樓,都造成極沉重的負擔。

如果以美元的升幅計,香港這次面對的根本就等同於1997、98年金融風暴那樣的巨大壓力,香港如今樓巿雖然下跌,但尚算平穩,股巿雖創低位,但未有大幅崩潰,已算萬幸。如今只能默默地捱,捱到美國減息,香港投資巿場,才有活路。

盧永雄

Tags:

港股

往下看更多文章

借金融議題打的輿論戰

2024年02月26日 19:32 最後更新:22:39

在香港討論23條立法之時,生起所謂香港會成為「國際金融中心遺址」的爭議,還有大摩亞洲區前主席羅奇「香港已死論」。這是一場輿論戰,對手的打法比較隱蔽。

香港就基本法23條進行立法,既是香港的憲制責任,包括美西方在內,世界各地都會進行國安立法,要從原則上否定香港立法,很難站得住腳。現實上,香港的政治趨向穩定,想發動人直接攻擊23條立法亦有困難,所以對手就繞道經濟金融戰線進軍,而輿論攻勢亦是圍繞著「香港已死」的邏輯推進。

香港在疫後的確面臨一定的經濟困難,包括:一,美國暴力加息超過5厘,資金成本高企,經營困難。二,由於環球經濟放緩,國家經濟在疫後復甦亦比較緩慢,雖然去年中國經濟有5.2%增長已屬難能可貴,但難有更快速的增長。三,或許更加重要的是,美西方基於政治的考慮,大力在香港抽資,甚至警告基金不要投資香港上市的中國股票,他們直接出手打壓香港股市。

對手的玩法是顛倒因果關係,將香港面對的經濟困難和股市低迷,百分百歸咎於國安立法和相關執法。由此演化出一個簡單邏輯:「香港現在已經很穩定,就不要再搞那些國安東西了,只要不再追究犯罪者,和美國重建關係,香港什麼也會好起來。」

這種「回到過去」式的論調,聽起來十分吸引,因為香港人幾十年來都是活在一個中美關係友好的環境下,香港就是靠做中介賺錢。

這種「回到過去」的觀點,令人產生一種錯覺,以為只要不搞國安,就可以「舞照跳、股照炒」了。推動者不遺餘力大做宣傳,他們製造輿論的句式通常是「我不反對23條立法,但是….」背後的意見等於說23條立法趕走外商,不搞也罷。

其實這種邏輯不堪一擊,主要有幾個方面。

一,香港受壓正好是因為美國施壓。其實香港金融巿場面對的壓力正正是美國抽資的結果,在特朗普當總統的年代,已經明言要打跨香港股市,要港股交易地乾涸。這是一個陽謀,不是一個陰謀。

無論香港有沒有23條立法,無論香港告不告黎智英,世界的地緣政治局勢已發生巨變,美國已認定中國為主要對手,美國打壓香港的行為不會停止。

二,香港精英們要放棄幻想。無論商界人士也好,還是傳統精英也罷,都應該放棄幻想,不是因為阿爺對美國過度強硬,不是因為香港政府有應變反駁隊,美國才針對香港。去年11月,國家主席習近平應約和美國總統拜登會晤,一定程度上回應了美方的要求,包括重啟中美兩國的禁毒協作和恢復中美軍方高層對話,但不見美國有一毫子的讓步,取消對中國產品的附加關稅。美國的策略是好處盡要,打壓不停。

三,香港人要團結打好輿論仗。就我接觸中央官員所知,他們對香港的要求非常簡單,是希望香港團結起來,形成有力的隊伍對抗敵人,其中一個環節是打好輿論仗。中共認為槍桿子、筆桿子出政權,如今保江山,亦是要靠筆桿子,靠大家團結打仗。

這不單是要擊退敵人的輿論攻勢,亦是要保持著自己隊伍的信心。經濟周期有起落,捱過了低谷就會有美好的明天,但如果信了對方一套,自亂陣腳,在低谷自殘跳車,就永遠不會有明天了。

盧永雄

你 或 有 興 趣 的 文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