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Facebook Feature Image

評級機構的政治

博客文章

評級機構的政治
博客文章

博客文章

評級機構的政治

2023年12月07日 19:21 最後更新:19:33

上日講起香港面對美元和美息勁升,香港正承受著「金融風暴級」 的衝擊,其中一個套餐,就是金融機構降低評級。 評級機構穆迪宣布下調香港和澳門的評級展望,從「穩定」下調至「 負面」。

而在前一天穆迪亦下調了中國的評級展望, 下調評級展望是下調評級的前奏。

回想評級機構從來都極少能夠在真正發危機前,提出有效預警, 反而會在金融危機爆發之後落井下石。例如1997年亞洲金融危機 爆發之後,評級機構為了挽救自己的聲譽, 驟然降低包括香港在內多地的主權評級,達到一個落井下石的效果。

不過今次穆迪下調香港的評級展望,並不是有甚麼高明預見, 反而動機相當可疑。

第一香港和澳門為何同時調低評級展望。

穆迪指下調香港評級,是反映香港與中國大陸在政治、制度、 經濟和金融方面緊密聯繫的評估,穆迪表示在2020年實施《 港區國安法》和修改選舉制度之後,預計香港在政治、 體制和經濟決策方面的自主權將進一步逐步削弱, 而中國大陸的疲軟趨勢將影響香港經濟, 削弱特區政府的財政緩衝能力。

穆迪降低香港評級理由的破綻,是同時降低了澳門的評級。 降低澳門評級展望理由亦差不多,但問題是,香港近年完善了政制, 但澳門的政治體制並無改變,加上澳門儲備豐厚,截至今年7月, 澳門的財政儲備達5,690億澳門元,相當於預算支出近6倍。 一起降低中國大陸、香港和澳門的評級展望理據,並不充分。

第二降完美國評級展望之後受壓。

其實評級是一門生意,主要由3大評級機構標準普爾、 穆迪和惠譽壟斷,3者已佔據了9成的市場。 他們主要是透過為各種債券收取評級費賺錢。 但認可評估機構的權力,完全來自美國的金融監管機構, 美國的證券交易委員會於1975年引入國家認可統計評級組織的概 念,認定可以提供有效評級的機構, 所以評級公司能否獨立美國於政府的控制,令人懷疑。

在三大評級公司當中惠譽規模比較細,亦較出位,她在今年8月就把 美國長期外債評級,由AAA下調至AA+,這是惠譽自1994年 首次發布美國信譽評級以來,首次下調美國的評級。 主要是針對美國嚴重財政赤字的長期危害性。

惠譽降低美國評級之後,就對其他評級機構造成很大壓力。 結果穆迪捱到11月,就終於將美國的評級展望由「穩定」轉至「 負面」。理由是美國財政赤字龐大債務負擔能力下降。 穆迪下調美國評級展望之後,美國政府官員大表反對, 認為美國經濟依然強勁,美國國債是全世界最安全、 流動性最強的資產,沒有理由降低美國的評級展望。

美國政府每年兩萬億美元的財政赤字、1萬億美元的貿易赤字, 特別在疫後財政赤字急速擴大,直接調低其評級才是合理安排, 穆迪只調低評級展望已經是留手,但相信仍然面對很大的壓力。 如今拉埋中國落水,一次過將中國大陸、 香港和澳門的評級展望降低, 相信可以略為減低美國政府對他們的壓力。

美國評級機構的問題,早於2007年的美國次按危機中展露無遺, 事後被爆出有評級機構人員和銀行勾結,知道最高評級的AAA級債 券,只要有9成的成份是AAA級就可以, 結果他們就特別把垃圾級的次按和9成的AAA級債券綑綁在一起, 變成一種全新的AAA級產品, 客觀上令到劣質的次按有一個龐大的證券化出路, 令到銀行大量放貸然後轉賣給證券按揭公司,再打包成AAA級證券 賣出。美國參議院後設立的調查小組委員會, 檢討次按危機時明確表示,不準確的AAA級信用評級, 讓美國金融體系帶來了風險,並成為金融危機的關鍵原因。

明白到這些國際評級機構的搵錢動機,以及與美國政府的複雜關係, 就知道調低香港評級展望,甚至直接調低香港的評級, 當中包含很多的政治性。

盧永雄

Tags:

選舉

往下看更多文章

中央撐港政策陸續有來

2024年02月29日 18:30 最後更新:18:30

中央港澳辦主任夏寶龍2月28日結束到港七天訪問,他在港參加了20場會面,除了與政府主要官員及各治理架構人員會面外,亦廣泛會見社會各界,包括商界、法律界、新聞界、地區人士等。夏主任此行主要就兩個議題而來,一個是經濟民生,另一個是地區治理,當然潛藏的課題是支持香港就《基本法》23條立法。

特首李家超對夏主任來港之行做了很好的總結,他主要指出幾個方面。一,夏主任肯定特區政府在經濟發展方面的工作,鼓勵政府做好落實。二,夏主任反覆強調,要對香港發展有信心,特別是與本地及外國商會座談時,他以事實和數據證明香港強勁的核心競爭力,走向明天的實力和能力,指出香港發展的前景「唔係邊個想唱衰就唱衰得到」。三,李家超引述夏主任表明中央支持香港發展,他訪港第二日,中央就公布新增西安和青島的自由行,兩個城市的人口都過千萬,是高價值的消費群,他引述夏主任說「更多的惠港政策將陸續有來」。

正值夏寶龍訪港之際,外圍亦唱起「香港已死」的聲音。背後潛藏著多方面的問題:

第一,一場輿論戰。過去幾十年,唱衰香港會死、甚至香港已死的言論經常出現,從香港前途談判、89六四、97回歸、1998年金融風暴到2019年黑暴事件,唱衰香港的聲音不絕於耳。香港的確是歷經困難,但過去不斷在困難中成長。經濟問題除了經濟本身之外,亦有信心問題。而中國的政治對手,就是藉打擊香港,摧毀對香港的經濟信心,向國家施壓。所以香港的經濟問題既不是單純經濟問題,亦不是單純本地問題。

夏寶龍親身來香港撐港,對外國商會力陳香港有相對內地城巿的十大優勢,包括法律制度、股票市場、英語能力等等。可以說,夏主任是親身走上前線打輿論戰,直接與核心目標人群、即外國商界對話。

第二,撐港的節奏。香港經濟體量相對小,中央對香港的支持能力大,但是中央暫時只是有限度出招,似乎是在掌握一個與美國博弈的節奏。首先是中美元首去年11月在三藩市開會,中美關係雖無大進展,但有小和緩,控制了美方蠻搞的衝動。其次香港兩大事件,即黎智英案審訊和23條立法都集中在上半年發生。在政治事件發生的時候,即使推出挺港招數,可能都會被政治議題蓋過,所以要等黎智英案審結及23條立法完成後,等對方招數用老,等政治問題基本翻篇的時候,中央才全力出招,會收到更大效果。

第三,惠港的效果。香港長遠發展要重新規劃,在金融、創科、甚至再工業化方面,都要全力打拼,但這些發展不是一時三刻可以收到效果。而在疫後經濟信心並未回復,本地消費北向流失,亦是客觀事實。所以除了謀劃長期經濟發展的大方向外,亦需要有短期的止血措施,財政預算案全面撤辣是其中一種,中央特別在旅遊方面支持香港是另一種。港人北上消費的風氣難以阻止,但是內地來港遊客的數量和質量可以提升,如何放寬更多國內高質遊客來港,讓他們到香港多旅遊消費多住宿,在中央眼中,就像扭水龍頭一樣,節奏是完全可以控制。估計到今年下半年,中央會有更多的惠港措施不斷推出。正如特首引述夏主任所講,「更多惠港政策將陸續有來」。

夏主任特別去了看獅子山,據說內地有很多對獅子山的講法,他要親身到來,看看獅子山是否真的神似。這個行動背後 就是想再度發揚香港人的「獅子山精神」,希望香港可以團結一致,減少內耗,提振信心,集中精力,再創輝煌。

盧永雄

你 或 有 興 趣 的 文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