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Facebook Feature Image

好了傷疤要記住痛

博客文章

好了傷疤要記住痛
博客文章

博客文章

好了傷疤要記住痛

2023年12月08日 19:22 最後更新:19:58

12月10號星期日是區議會投票日,近日民政及青年事務局局長麥美娟在她的面書專頁中,接連發帖,揭露2019年她參與區議會選舉時遇到的亂象,發人深省。

一,破壞辦事處

麥美娟披露了一些當年沒有曝光的地區辦事處閉路電視影片。當她宣佈參選當晚,她的青衣辦事處就被暴徒攻擊,一批黑衣蒙面暴徒打破了辦事處的捲閘和玻璃門,魚貫湧入辦事處。在閉路電視影片所見,他們到處破壞辦事處裏的設備,影片裏更能清楚聽到他們說「攞文件,攞文件」,可見他們除了破壞還要竊取候選人的機密資料。麥美娟說讓她最痛心的,是見到有大人帶著小朋友一起加入破壞行動,難以想像對這些小朋友的長大有多大的影響。

這些遭遇不只有她一個人經歷過,而是所有反對黑暴的候選人都曾面對,可惜當時的社會危險和不公,未受大眾關注。

二,威脅義工

麥美娟透露她在地區服務30年,最讓她自豪是有一個龐大又熱心的義工團隊,一直在地區默默支持她,有些義工更在她大學畢業後就一直幫忙,她亦看著義工的子女成長。

但到了2019年區議會選舉的時候,情況混亂惡劣至極,義工被指罵的情況越來越頻密,更加有暴徒不但在網上起建制派人士的底,逐漸連義工都不放過,並聲稱「禍必及家人」,行為極其無恥。隨著局面失控,麥美娟極為擔心義工的人身安全,試過在她和義工家訪時被人用刀指嚇,又有人從高處向他們的街站擲冰塊,想攻擊義工,等到冰塊融掉後又不留證據。後來又有暴徒在Telegram上聲稱要到他們的街站上擲汽油彈。

她和義工頂住壓力繼續助選,進行一場名副其實的「選戰」。 為了應對可能出現的襲擊,他們分發防刺衣等裝備給義工,家訪時亦要帶備迷你滅火筒,義工全部不入鏡或者要打格後才能出街。整個義工隊伍陷入深深的恐懼當中,並非筆墨可以形容。

三,恐嚇候選人

麥美娟作為候選人,自然遭到網上起底及死亡恐嚇。她助選的時候,有朋友自發和丈夫在街站附近巡邏,替她留意情況。平民百姓沒有甚麼武器可以防身,最後竟然拿著一袋碌柚作為防身武器,一旦有人襲擊時希望能以這袋碌柚做武器保護她。麥美娟形容整件事既荒誕但又無奈,亦反映了當時惡劣的景況。

四,包圍票站

麥美娟分享2019年11月24日選舉當晚在票站的情況。當時很多建制派都知道勝選票渺茫,心灰意冷,加上票站都被黑暴支持者包圍,所以沒有幾個人留在票站看點票,但麥美娟認為一定要堅持到最後,所以留在票站。在點了3個小時後,票站被大批黑衣人包圍,不斷叫囂和挑釁她和她的義工。記得有問題票要驗票的時候,最後等票站主任判決,但票站被大批黑暴包圍下,票站主任極為緊張,久久都不敢落下判決。後來麥美娟說,「算吧,都歸對手,這些票都不用判給我。」票站主任才如釋重負。

當點票完成後,麥美娟和她的義工要離開時,包圍票站的黑衣人馬上衝上來阻攔,她的義工朋友為保護她,與黑衣人大打出手,變成一場混戰,麥美娟僥倖能安全撤離。

有朋友問我現在已經天下太平,區議會的候選人都是愛國愛港人士,為何一定要投票,我就說不要好了傷疤忘了痛,為了盡公民責任,為了支持完善地區治理後的區議會選舉,星期日都應該出來投一票。記著是「雙議席單票制」,只能揀一個候選人,投一票剔一個剔。

盧永雄

往下看更多文章

就是這些人葬送「泛民」

2024年03月04日 19:47 最後更新:21:04

前民主黨成員許智峯流亡海外,不忘攻擊香港,最近就在社交媒體facebook上貼文,公開與他案件有關的警員、警官、檢察官、政府律師和法官的個人資料,甚至連破產管理主任都不放過,將他們的個人資料公開。許智峯聲稱,公開他們的名單,是想他們受到國際制裁。

許智峯針對公務員的行為,顯現是想借助外國勢力恐嚇這些公務員或是幫政府打官司的律師,暴露公務員資料威脅他們,行為卑劣。許智峯的所作所為,就是活生生的一個例子,反映香港所謂「泛民主派」衰敗的原因。

第一,靠激進起家。最近港澳辦主任夏寶龍訪港,其中一個重點是考察以新選舉辦法產生的區議會運作情況。有一個做了數屆的區議員向夏寶龍反映,過去在反對派搞亂之下,區議會經常無法運作,現在情況完全改善了。

確實如此,許智峯當年是中西區區議員,就是靠「瞓地」起家。每次開區議會例必鬧事,倒在地上大吵大鬧,目的只有一個,就是搶傳媒眼球,事情鬧得大了,傳媒就會報道,他就有知名度,結果他的確成了民主黨的明星區議員,就脅逼民主黨中央聽他的話,跟他走激進路線。

第二,不知妥協。政治是妥協的藝術,有付出有收穫(give and take),舉世皆然。如果不願付出只要收穫,一種力量贏晒,其他政治對手輸晒的話,就陷入一種你死我活的鬥爭。在司徒華領導反對派的年代,由搞教協開始,到組織港同盟,最後變身成為民主黨,將反對勢力越搞越大,靠的就是鬥而不破,是一種妥協的藝術。不過,民主黨後期被少壯派操控,有些黨內陰謀家煽動少壯派挑戰民主黨中央的老一輩領導人,指控他們是「張李楊集團」,就將民主黨扯上一條全面走激、毫不妥協的絕路。

第三,毫無底線。其實激進的政治運動,也應該有原則有底線,行為表面激進,實質並不過界。但許智峯的特色,就偏偏專門走過界,這就比其他激進派更出位了。他毫不介意破壞議會運作,從想顛覆政府,到侵犯政府公務員的私隱,做每一件事情都沒有政治底線,沒有道德標準,而且還沾沾自喜,自以為比別人聰明,實質上只是比別人過份而已。

第四,不可能的執政。有一次有內地官員和建制派討論現時香港的局勢時說,如果2019年讓反對派推翻了特區政府上台執政,情況會相當恐怖,那些激進的反對派,會毫不猶豫用各種手段逼害建制派,所以建制派要認清這個現實。如今從許智峯的行為可見, 這種推論十分正確。

結論是,這些人當日想借激進運動一步步奪權,想在香港上台執政,最後甚至想推翻中央政府。但如果這些人的願望成真,對香港、對國家,將會是一場災難。

反對派政黨也就是在這批人奪權領導下,一步步走上絕路,就是他們葬送了「泛民」。

盧永雄

你 或 有 興 趣 的 文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