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Facebook Feature Image

講兩句不會犯法

博客文章

講兩句不會犯法
博客文章

博客文章

講兩句不會犯法

2024年02月15日 18:50 最後更新:23:54

前摩根士丹利策略師、耶魯大學資深研究員羅奇在英國《金融時報》發表文章,題為《我很痛苦地說香港已經玩完》,指香港股市的命運因本地政治、中國經濟因素和中美關係3大因素組成,3者難以處理,所以有「香港玩完」的論調。

有本地媒體就此向特區政府查詢,問基本法23條立法後,發表或轉載類似「香港玩完」的文章會否犯法,尤其是煽動意圖罪。

政府公布將就23條立法後,出現很多「23條立法後這樣那樣不可以講」的對號入座式評論,其實無必要散發恐懼,羅奇評幾句香港股市何來犯法。   

第一,並不是「23條立法後」。其實說到「煽動意圖罪」,在如今的《刑事罪行條例》第9條已有相關罪名,未來23條立法只是將其略作修正,並無大變。猶記得 2020年《國安法》制定的時候,由於部分條文提到不能煽動對香港特區政府的憎恨,當時在記者會上就有路透社記者提問,如何定義煽動憎恨。時任港澳辦常務副主任張曉明回應表示,請記者去看看香港現有的《刑事罪行條例》,其實這並不是新東西,港英政府年代早有相關的立法。所以結論是如果某些言行觸犯「煽動意圖罪」的話,現在已經犯法,不用等23條立法。

第二,犯罪行為有具體定義。「煽動意圖罪」雖然是有關意圖的罪行,但對犯罪行為有具體界定,是指有意煽動引起6種情景,包括:

a)意圖引起中國公民、香港永久性居民或在香港特區的人,對《憲法》確定的國家根本制度、國家機構的憎恨或藐視,或對其離叛;

b)意圖引起中國公民、香港永久性居民或在香港特區的人,對香港特區的,憲制税序、行政、立法或司法機關的憎恨或藐視,或對其離叛;

c)意圖煽惑任何人企圖不循合法途徑改變在香港特區依法制定的事項;

d)意圖引起香港特區居民間或中國不同地區居民間的憎恨或敵意;

e)意圖煽惑他人在香港特區作出暴力作為;

f)意圖煽惑他人作出不遵守香港特區法律或不服從根據香港特區法律發出的命令的作為。

23條較之前法例略為收窄,指明要「引起中國公民、香港永久性居民或在香港特區的人」的憎恨或藐視,換言之羅奇在英國發表文章,已可能沒有意圖煽動香港人或中國人;另外評論香港股巿,亦看不到會煽動對香港憲制秩序或政府機關的憎恨,所以羅奇的境外股評,不符合煽動意圖罪的犯罪行為元素。

第三,4個明顯的辯解。由於煽動意圖罪是一個特別針對意圖的罪行,為避免對發表言論或文字的人的意圖有誤解,現有《刑事罪行條例》已有4個辯解,未來23條立法基本上亦會沿用,包括訂明任何作為、文字或刊物不具煽動意圖:

a) 就國家或特區的制度或憲制秩序提出意見,而目的是完善該制度;

b)意圖國家或特區的機構指出問題,而目的是提出改善意見;

c)意圖勸說任何人嘗試循合法途徑改變在香港特區依法制定的事項;

d)意圖指出在特區居民間或中國不同地區居民間產生或有傾向產生憎恨或敵意,而目的是消除該憎恨或敵意。

所以評論的目標是想指出問題促進改善,而不是煽動人憎恨政府、推翻政權,就不具備煽動意圖。就羅奇的意見,亦都很明顯是對香港股巿表現不濟的意見,是指出問題,看不到有煽動憎恨的目的。

保安局局長鄧炳強講過,這些罪行要「三連中」,並不易中。

而羅奇的言論就一項也不中。23條立法後,不會講兩句話批評政府都犯法,這和惡意散播謠言想推翻政府是兩回事。

盧永雄

往下看更多文章

一個陀槍的債仔

2024年04月24日 19:14 最後更新:20:55

一個負債累累的債仔,被逼到走投無路本身已經得人驚,一個陀槍的債仔就更可怕。

在美國國務卿布林肯訪華前夕,美國官員又出來放料。據美國《華爾街日報》等多家外媒本周二(4月23日)引述消息指,美國正起草制裁措施,切斷部分中資銀行與全球金融體系的連接,為布林肯訪華增加籌碼,希望可以阻止內地對俄羅斯軍事生產商的商業支持。報道引述美國官員指,以銀行作為制裁對象,是為行動升級的備選方案,以防外交措施未能說服中國限制對俄國的出口。

雖然路透社在當天晚些時候報導,引述一名匿名美國官員說,美國尚無實施這些措施的計畫。

但美國放料施壓的手法已相當露骨,這也是美國的慣技,在進行外交談判之前,先將自己的嗓門提高八度,惡人先告狀,指控對方。早前美國財長耶倫訪華前夕,就提出「產能過剩論」,同時開始拋出「中國向俄羅斯輸出軍民兩用產品以支持俄羅斯」的指控。今次布林肯訪華前夕,就將「支持俄羅斯論」升級,恐嚇要制裁中資銀行。

分析美國行事動機主要是「觀其行、不用聽其言」,因為她的言論與實際行動很多時是十分脫節的,美國講起和中國接觸,表面上會提出一些大義凜然的理由,例如設置護欄,負責任的管控和中國的競爭,避免競爭升級為衝突云云。但實際行動時美國有其自利的圖謀。

拜登政府想要什麼?估計主要考慮兩個方面。

第一,找人接美債。美國過度借貸風險不斷升溫,現在美國國債以每100日上升1萬億美元的速度急速膨脹,現在美國國債的總量已經達到34.6萬億美元,每個月要大量推出國債入巿場借錢。近日美國通脹回升,聯儲局減息的預期急速冷卻,市場債息急升,債價下跌,美國發債更加舉步維艱,所以急欲逼迫中國多買美債。

近年中美關係轉差,中國大方向是不斷減持美債,截止去年9月,中國連續6個月減持美債,令美債持有量降至7781億美元,在一年多之前2022年3月,中國的美債持有量還有超過1萬億美元,到去年9月中國美債持有量首度跌穿8000億美元大關。

不過,去年11月在美國三藩市舉行亞太經合組織峰會,當時中美兩國已經開始緊密聯繫,安排中美領導人會晤。與此同步,中國去年10月減持美債的數量開始減縮至85億美元,到11月中國掉頭增持124億美元美債,結束連續7個月的拋售。12月,即習拜會開會之後一個月,中國繼續增持美債343億美元。

不過到今年1月開始,中國就掉頭減持,一月減持186億美元美國國債,2月再進一步減持227億美元,持有美債的規模進一步接近低位,這從一側面反映,習拜會之後中美關係沒有實質的改善,所以中國由今年1月開始再度減持美債。美國財長耶倫4月急於訪華,之前拜登要求和習近平通電話,相信都是帶著希望中國增持美債的要求而來。

第二,為選舉鋪路。美國還有半年就進行總統選舉,競爭開始進入百熱化階段,如今外界一致看好特朗普,拜登陷入苦戰。拜登政府明顯是想推動兩個議題以重振聲望。1. 顯示美國有全球領導力,例如再度力撐烏克蘭; 2. 推動反華議題,顯示敢於和中國對抗。近日民主黨和共和黨,捆綁禁制TikTok的法案和援助烏克蘭法案。最後眾議院通過超過600億美元的援烏撥款,拜登就想將烏克蘭這個死議題「玩返生」,大力吹噓中國支持俄羅斯,藉機向中國施壓,顯示自己還在領導全球,順便搞壞中國和歐洲的關係,更可轉移美國支持以色列在加沙開戰引發人道危機的注意力。

美國政府吹什麼風都可以,如果真去制裁中國的銀行,切斷它們和美元支付系統的連繫,等於是放一個金融核彈,會有嚴重後果。

中國的態度是吃軟不吃硬,你讓步,中國就釋放一點善意,多買一些美債。你玩強硬,中國可以更硬。有人說中國可以全面禁止向美國出售稀土,切斷芯片的製造,但其實中國拋售美債,美國會更傷。如今在這個高息期,如果中國急速拋售美債,就會令債價快速下跌,債息急升,更加可以攞美國拜登政府的命。

說到底,一個陀槍的債仔,仍然是債仔,她不應惡過債主吧。所以美國儘管放料向中國施壓,但如果美國真的想取得實質成果,就只能各讓一步了。

盧永雄

你 或 有 興 趣 的 文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