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Facebook Feature Image

為何要用謊言打壓中國?

博客文章

為何要用謊言打壓中國?
博客文章

博客文章

為何要用謊言打壓中國?

2024年02月20日 19:04 最後更新:19:35

2月15日,英國《金融時報》報道,德國大眾汽車旗下過千輛車輛被扣在美國港口,因為發現這些車輛中來自中國西部,指控其中部分零件涉及新疆的「強逼勞動」。

美國在特朗普當總統的年代,製造出新疆「種族滅絕」的話題。到拜登出任總統後,並沒有阻止這些話題繼續發酵,更加促成美國於2021年頒布《維吾爾強逼勞動預防法實體清單》法案,這條是一條「有罪推定」的法案,禁止美國進口在新疆生產或由清單上指定的公司生產的產品,除非進口商能夠證明這些商品不是通過強逼勞動生產的。這條法案的目的,就是卡壓所有新疆產品輸往美國,背後有一連串的問題。

第一,種族滅絕無中生有。美國政府製造一個很容易令人相信的欺壓少數民族話題,因為美國自己本身就充斥著欺壓少數民族的歷史。從殖民主義年代打壓印第安人,到輸入大量黑奴後打壓黑人,以至歧視其他新移民少數族裔,在美國都是老生常談。所以以少數族裔製造話題,最容易令美國人入信。

外長王毅2月17日出席慕尼黑安全會議時發表主題演講,嚴詞駁斥所謂新疆存在「種族滅絕」和「強迫勞動」。王毅表示,一些政治勢力在國際上散布了太多關於新疆的謠言,製造了太多虛假信息,所謂的「種族滅絕」是一個彌天大謊。新疆自治區成立以來,維吾爾族人口從不到200萬增長到現在的1200多萬。新疆地區各民族群眾平均壽命從當年的30歲提高到了75.6歲。這難道不是保護人權的最好例證嗎?新疆穆斯林享有足夠多的宗教場所,政府出資幫助修繕維護清真寺,政府文件、商店招牌都採用漢語和維吾爾雙語,少數民族語言文化得到了保護傳承。王毅更質疑所謂「強逼勞動」,實質上是使他們生產的產品無法銷售,強迫他們失業,這是什麼人道主義?

其實在新中國成立之前,新疆極傳統社會,男女更嚴重不平等,新中國改變了落後制度,讓新疆走向現在代化,維族人口才會大幅增長。

第二,美國對印第安人是真正的滅絕。1492年歐洲的白人殖民者來到北美洲之前,這片土地估計有500萬印第安人。在19世紀的近一百年時間里,美國軍隊通過西進運動大肆驅逐、殺戮印第安人,侵佔了印第安人幾百萬平方公里土地,搶奪無數自然資源。到了1900年,全美印第安人一度僅剩下25萬人。如今印第安人不是生存他們原來的土地,很多是居住在所謂印第安保留地,這些保留地是位於貧瘠的美國中西部地區,最大面積只有6.5平方公里,最細的更只有0.5平方公里。

還記得我小時候,美國電視片集裡充滿了「牛仔打紅番」的場面,當時西部牛仔是英雄,而印第安人被描繪為野蠻的紅番,侵略美國牛仔的家園,所以殺戮他們非常合理。這就是美國文化,這才是真正的種族滅絕。

第三,打壓中國發展。正如王毅指出,美西方編做涉疆謊言的目的,是要搞亂新疆,進而阻止中國發展振興,因為中國的發展引起一些國家的不適焦慮。這就是事實的全部。美國在2009年宣布要「重返亞洲」,那時開始已驚覺中國的高速發展,將來會超越美國,所以美國就要全方位打壓中國,編撰新疆種族滅絕的謊言,只是這個打壓的行動的一小步。

新疆是中國其中一個有恐怖主義危險的地方,少數極端的民族主義分子受到外部勢力的鼓動,曾經發動恐怖襲擊。中央大力發展新疆經濟,幫助新疆脫貧,這是要斬斷恐怖主義的根。美西方當然看到這個發展趨勢,對他們不利,所以就是要指控新疆種族滅絕、強逼勞動,然後禁制新疆產品,扼殺新疆人的發展機會,讓他們成為恐怖分子,威脅中國,用心狠毒。

從新疆的故事,可以看到美西方的人權民主敘事背後,隱藏著美國利益。特朗普執政時,將這個目標赤裸裸地用「美國優先」口號,直白地說出來,已經讓我們看清楚事情的真相,是美國優先,不是人權優先。

盧永雄

往下看更多文章

關鍵是要有國家觀念

2024年04月16日 18:55 最後更新:20:30

周一是「全民國家安全教育日」,香港的確需要建立國家安全觀念。

第一,    地緣政治已變。香港特區國安委主席、行政長官李家超表示,地緣政治複雜多變,國安風險及威脅可以突如其來,巿民必須保持警惕。

老實說,大多數香港人還未意識到世界地緣政治的急劇轉變,亦都不覺得國安風險會突如其來。特首這個提醒,值得深刻思考。

過去幾年,世界地緣政治最大的變化,是中美關係由友好變成對立,其中一大表徵是2018年開始的中美貿易戰。之後即使美國換了政府,實質上仍然認定中國是主要的對手,對中國展開了新的冷戰,背後的原因無關中國的態度,而是中國的經濟快速崛起,美國感受到自身地位受到挑戰。這個就如美國著名國際關係學者艾利森所指的「修昔底德陷阱」,傳統大國不堪被新興強國挑戰,最後很可能會誘發戰爭。

美國對中國態度一變,對香港的態度也隨之而轉變。

在97回歸前,香港被英國殖民統治,美國和英國同聲同氣,對香港友好。回歸初段中美關係仍然良好,美國對香港的態度未明顯改變。到2018年後美國對中國發動新冷戰,對香港的態度亦變得極不友善,這不是一種互動,而是源於美國的態度變化。不少香港的商界還是希望回去中美關係良好的老日子(good old days),但他們不明白的是,老日子已一去不回。

俄烏戰爭已經是一個很好的例子,戰爭一爆發,美西方立即制裁大量已經移居海外的俄羅斯寡頭富豪,並且為他們安了一個罪名,就是他們和俄羅斯總統普京關係友好。其實如果真的是普京鐵杆兄弟的富豪,為何要將大量資產取轉移出俄羅斯境外,甚至直接取得外國國籍定居外地呢?這些俄羅斯富豪的悲哀,應該是當他們自覺和普京關係不友好時,人家卻認定他們是普京的盟友,對他們實施制裁。俄羅斯的教訓,香港人亦應記取。關鍵不是我們怎樣看自己,是人家怎樣看我們。

第二,缺乏國家觀念。傳統來說香港人無根。戰後來港的第一代移民和第二代人,有比較強自覺是中國人的觀念,但這種觀念隨著代際變化而遞減。但與此同時,即使在英國殖民統治的時代,香港亦不是有太多人自覺是英國人。雖然港人當時在出入境的時候,要在國籍一欄填上「英籍」兩個字,所以很多人只會自覺是香港人,即使回歸之後亦復如此。

而回歸的頭25年,基於種種政治原因,特區政府不想亦無能力大力推廣國民教育,令到國家觀念無法生根。不少香港年輕人既然無國家觀念,自然亦無保護國家安全的觀念。所以要有國安意識,首先要從建立國家觀念開始,這是需要由小教育,不斷強調,讓國家觀念,重新植入香港人的基因之內。

第三,不知道香港風險。正正因為香港是一個國際城市,也正正因為香港人無國家觀念,所以香港很容易成為一個間諜基地,歷史上亦都經常如此。即使回歸之後,這種性質亦無改變。

最近內地在4月14日公布,中共二十大以國家安全機關破獲的十大重大案件,其中包括因為一個核心科研人員黃宇的叛國案。黃宇因為工作表現不佳,在單位改革之後被淘汰,心懷不忿就出賣國家機密,其中一個行動是向某國的諜報機關交投名狀,將中國軍隊使用的高級密碼轉交外國。黃宇這個投名狀被外國間諜機構接納,最後他在香港及曼谷接受外國的間諜培訓。從內地公布出來的片段,還見到黃宇有香港的八達通,可見他曾經在香港活動,最後黃宇被判處死刑。

外國諜報機構夠膽在香港訓練黃宇,亦都可見他們當年視香港的反間諜工作如無物,固然亦與23條並未立法有關。如今一切俱往矣,香港訂立了《港區國安法》,亦就23條訂立了《維護國家安全條例》,已經築牢了香港防範國安風險的法律屏障。但如果市民無警覺性的話,隨時自己就會被人利用而不自知,甚至眼見這些嚴重破壞國安的罪行,亦不懂得去舉報,這就是沒有國安意識的後果。

簡單總結,世界在變,香港人的意識亦要隨著環境改變要變化,要明白過去的老日子已經過去,在香港回歸祖國、一個兩制之下,要有清晰的國家觀念,要懂得去協助保障國家安全。國家好,香港才會好。

盧永雄

你 或 有 興 趣 的 文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