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Facebook Feature Image

美國之病:核心製造能力缺失

博客文章

美國之病:核心製造能力缺失
博客文章

博客文章

美國之病:核心製造能力缺失

2024年04月08日 20:09 最後更新:21:58

美國財長耶倫這次訪華,戲做少了,但收穫中國民間的批評聲音卻多了。從她刻意安排的吃飯場境,可以看到兩次訪華民眾反應的差異。

去年7月,耶倫任內第一次訪華,傳出飯局照片,在北京東方君悅大酒店的中餐廳長安壹號,與一群中國女性經濟學家和企業家共進午餐。這種場境充滿了美式的政治正確:女性、知識份子等等。當日這場宣傳式飯局可說是譭譽參半,當時已有中國網民指用餐者在中國無代表性。

今次耶倫訪華,再傳出飯局照片,只見耶倫在廣州老字號陶陶居吃飯,她似乎只是和官員同僚吃飯,不見有特殊「人設」的座上客,宣傳點是「耶倫堅持坐大堂與民同樂」(《自由亞洲》的標題)。

連《美國之音》都承認,中國官方媒體話耶倫筷子用得不錯,認為「中國官媒這次人性化的報導方式,釋放出了北京希望進一步緩和與美國關係的信號。」但《美國之音》亦注意到中國民眾十分反美,報道引述耶倫廣州用餐的消息,在一條微博上收穫超過兩千點贊的評論稱她是「舉止優雅的強盜」。另一則評論亦稱「與其關心耶倫吃什麼,不如關心一下人家打算怎麼難為中國。」

也可看看美國官方講述耶倫訪華的焦點。美國駐華大使館4月5日發帖引述耶倫話,「我按照拜登總統的指示,我們已從實力地位出發,負責任地管理我們和中國的關係。我們的經濟議程正歷史性地推動經濟復甦。我們對產能的重大投資,將推動持續、強勁的經濟增長。」

美國真是那麼有「實力地位」嗎?

過去美國投訴中國在鋼鐵生產這些老工業上補貼,如今耶倫投訴中國新能源行業產能過剩,搞到美國公司執笠,所以她要來和中國傾。

中國如願赴約,認真地傾。耶倫與國務院副總理何立峰進行兩天的會談後發表聲明,指雙方同意啟動兩項重要的新倡議。其一是美中兩國同意就國內和全球經濟「平衡發展」舉行深入的交流。其二是美國財政部與中國人民銀行啟動新的反洗錢合作與交流,以便擴大兩國在打擊非法金融和財務犯罪方面的合作。

耶倫拿到這些「成果」,回美國有功課交,讓拜登11月選舉有多點話題可以講講,僅此而矣。美國真正的「實力地位」有提升嗎? 看來沒有。

實力地位源此真正的實力,耶倫如今談到的問題,說到本質等如話中國的核心工業製造能力太強,產能太勁,逼死了美國製造業。但這些投訴背後,不就等如說美國製造業沒有實力嗎?

我們說過美國第一種病情是搬龍門,這種雙重標準,失去了道德高地,令世界各地真正的知識份子(不是那種愛出鋒頭的「公共知識份子」)無所適從。

美國為什麼要搬龍門? 就是因為有第二種病情:核心製造能力缺失。耶倫話只要中國不製造那麼多,美國企業就不會死了,真是這樣嗎?

就看看新能源車。汽車諮詢公司鄧恩洞見執行長鄧恩(Michael Dunne)說:「中國比亞迪的價格無人能比,它無疑已震驚了美國、歐洲、韓國與日本的汽車公司董事會。」今年美國新車的平均價格約為4.8萬美元,而比亞迪的「海鷗」汽車價格僅7.9萬元人民幣,即1.09萬美元,美國車價是中國車價近5倍,怎樣和中國競爭呢?

鄧恩話,「想像一款要價2萬美元的中國汽車,即使外加25%的進口關稅,價格來到2.5、2.6萬美元,售價仍然具有明顯優勢」。所以美國就要為中國車入口設置更多限制,還要投訴中國產能過剩,影響到美國汽車工業。

美國要賣4.8萬美元一部汽車的背後,和工資有很大關係。在資本家的一方,非常簡單,計好盤數,有錢賺就做,無錢賺就不做。工資成本高,就將車價抬高一點,反正有政府的保護主義政策,限制了入口車競爭,美國人貴一貴都要買車。所以影響車價的關鍵因素是工人如何要價。

首先是工會談判抬高工資。

去年美國汽車工人協會(UAW)發動連番罷工,最後與通用、福特、斯特蘭蒂斯集團3大車企達成協議。以福特公司為例,按照協議,第一年給員工升薪11%,未來4年半總計升薪25%,外加5000美元生活費用調整。更重要的一點:每週只工作32小時,拿40個小時薪水。其他兩家車企給出的條件亦大同小異。

這樣算下來,加薪幅度高達30%,低薪每小時30美元,頂薪每小時42美元。這樣一個最底層、扭螺絲的普通車廠工人,每週上32小時班、領40小時薪水,每月最少最少可以賺5000美元,拿頂薪可到7360美元,這還不算其他福利。換成人民幣是3.6萬到5.3萬元一個月工薪。

而中國一個電子大廠普通流水線工人,底薪和加班費,月入大概在5000至6000元人民幣之間,大車廠有1萬至1.1萬元人民幣。美國車廠工人工資,是中國的4到5倍。這和車價也成比例啊。

其次是反對搞電動車。

美國車企與工會之間的—個主要矛盾,來自於電動車轉型。電動車的結構更簡單,系統零部件更少,因而普遍認為與傳統內燃機車相比,製造電動車所需要的工人也更少。

此前福特的運營總裁就表示,工廠生產電動車所需要的工時可以減少30%。全球第一大汽車零部件供應商博世也表示,製造汽油系統需要的員工數量為3名,但電動車只需要1名員工。汽車工會為保工人飯碗,大力反對電動車。

拜登2020年競選總統時,就將環保氣候作為自己的主要綱領,上台後制定了諸多氣候相關政策,提出要在2030年實現新車銷量中電動車佔比達到50%,2032年去到67%。2023 年電動車佔美國新車銷量的比例是 7.6%,距離目標極遠。

隨著選舉臨近,拜登轉軚。密西根州是美國2024總統大選的關鍵搖擺州,拜登政府為爭取這些州份汽車業勞工選票,今年3月宣佈下調2032年電動車普及率目標,從67%削減至35%。將環保理念,一腳踢入垃圾桶中。

第三是美國病叫中國食藥。

美國製造成本高昻,效率低下,產品越賣越貴,銷量自然減少,失去規模效益,產品更貴,走入一個惡性循環之中。美國自己產品貴,不想研究如何減低成本,只投訴人家產品太便宜,是一種自己有病叫人吃藥的心態,即使中國吃了藥,真的可以醫好美國製造業之病嗎?

美國自己補貼新能源行業,就來中國逼中國不要補貼,真的當中國是傻子嗎? 美國車這樣搞下去,除了在美國外,還有誰去買呢? 結果就如美國輪船一樣,成為扶不起的阿斗了。

盧永雄

往下看更多文章

千里之堤潰於蟻穴

2024年05月29日 20:02 最後更新:20:29

仍在獄中服刑的前支聯會主席鄒幸彤又涉嫌觸犯另一宗案件,被警方拘捕。

警方調查顯示,一名正在還押中的女子(即鄒幸彤),透過另外5名被捕人,由今年4月份開始,以匿名方式在一個社交平台專頁,利用某個將至的敏感日子,持續發佈具煽動意圖的貼文,挑起市民對中央政府、特區政府及司法機構的憎恨,及意圖煽動網民在較後期間組織或參與非法活動。

據悉,在獄中的鄒幸彤是透過她的母親鄒劉華珍及前支聯會常委劉家儀、關振邦等人,在社交平台煽動網民參與六四有關的非法活動。

第一,煽動罪早已有之。涉案者觸犯的煽動罪,在香港司法制度中歷史悠久,早在1938年就有單列的《煽動條例》,後來政府在1971年將它綜合至《刑事罪行條例》第9條和第10條。今年特區政府就基本法第23條立法,就將煽動罪併入《維護國家安全條例》之中。雖然罪名早已存在,但原來最高刑罰初犯是監禁3年,《維安條例》就將最高刑罰提高到7年。另外,由於併入國安法體系內,處理煽動罪亦都要跟從《港區國安法》相關的刑事程序。

第二,煽動行為影響深遠。在2019年之前,特區政府極少引用煽動罪去起訴,但在2019年發生的事情,就讓大家知道播散謠言作出煽動造成遺害極大。當日有人散佈香港警察在新屋嶺扣留中心強姦犯人,亦有人流傳太子站有6個人被警察打死,屍體被運走。大量假消息散佈,唆擺民眾上街,演變成嚴重暴動,令香港差點成為顏色革命的犧牲品。千里之堤,潰於蟻穴,一個蟻巢就可以令整條巨大的堤壩倒塌。政府汲取教訓,隨後對煽動行為嚴肅處理,開始就煽動罪提控。

第三,過去不告今天可告。有人說,回歸多年香港都有舉辦六四的悼念活動,那些活動即使挑戰中央,甚至呼籲顛覆中央的制度,但過去未有執法,為何現在就不能繼續搞?從法律角度,這種辯解完全站不住腳。一條街長期有很多車違泊,過去並無抄牌,到今天因為違泊的車輛太多,造成交通事故,警方嚴厲執法,一見到有違例泊車就抄牌。你不能說,過去沒有抄牌,如今就不能抄我牌。

過去中央對香港的激進反對活動「隻眼開隻眼閉」,但從2014年的佔中,到2019年的全面暴動,挑戰中央的程度越演越烈,像戴耀廷之流,公然搞攬炒十步曲,要攬炒中央跳落懸崖,明顯是要顛覆特區甚至中央達到自己的政治目的,如今戴耀廷已承認觸犯了《港區國安法》顛覆國家政權罪。中央見到這些顛覆行為,試問又如何能再容忍呢?是誰把派對搞壞呢?

第四,普通人不受影響。保安局局長鄧炳強重申,客觀批評政府並無問題,《維護國家安全條例》生效後至今,對各項自由都無影響。有關條例只是針對少部分想危害國家安全的人,涉案者是以匿名方式在一個社交平台專頁,利用某個將至的敏感日子,持續發布具煽動意圖的帖文。他亦指,市民不會因為提及敏感日子而違法,重點是那些人根據這些課題挑起市民對中央政府的憎恨,煽動市民作出危害國安行為,便是違法。

如果回歸的頭23年,香港是傾向全面寬鬆,寬鬆到一個置國家安全於不顧的地步。自2020年訂立《港區國安法》後 ,香港就要重新作出一個平衡,對維護言論自由和國家安全兩個目標,都要兼顧。

盧永雄

你 或 有 興 趣 的 文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