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Facebook Feature Image

中央為香港開出的一劑藥方----創新求變

博客文章

中央為香港開出的一劑藥方----創新求變
博客文章

博客文章

中央為香港開出的一劑藥方----創新求變

2024年04月15日 19:53 最後更新:20:02

在「全民國家安全教育日」開幕典禮上,港澳辦主任夏寶龍以視頻連線方式致辭,他的發言甚有深意。

夏主任輕輕帶過國安的話題。說實在的,香港已完美完成23條立法,築牢國家安全的防線,馬上就要全副精力,投入發展經濟改善民生的工作中。

中央經常說香港已步入「由治及興」的階段,到底在何處著力,不少人心中無底。亦有人懷念過去的好日子,想以回到過去,特別是以和美西方打好關係的方式,去振興經濟。

但夏主任就為香港開出完全不同的藥方。

他說:「今日之中國已非昨日之中國,今日之世界亦非昨日之世界。大家要主動順應時代發展潮流,跟上時代發展步伐,積極識變、應變、求變,在變局中打開香港發展的新天地。香港由治及興本質上就是一條創新變化之路。大家不能用昨天的老眼光看待今天的新形勢,不能用昨天的舊思維解決今天的新問題,需要團結一致向前看,多用新思維、新辦法、新路徑解決面臨的問題,敢於說前人沒有說過的新話,敢於幹前人沒有幹過的事情,不斷突破自我、大膽創新,努力實現香港發展的反覆運算更新、轉型升級。」

夏主任站在高位上,為香港由治及興指明航向,點明香港由治及興本質上,就是一條創新變化之路。

說直接一點,香港不變,就會玩完。能變,就有全新出路。

夏主任發言中的幾個要點,都是隱藏了針對部份港人對發展前路的誤解。

1.     要發揮一國兩制的優勢。

在西方唱衰下,香港也有部份人相信,搞了《港區國安法》和《維護國家安全條例》後,香港的一國兩制已經玩完。

其實在1990年訂立《基本法》時,香港何曾有西方式的民主自由,這並非香港資本主義一制的特質。

夏主任在發言中界定香港一制的特質是資本主義制度長期不變、生活方式長期不變、普通法制度長期不變。香港有自由港地位,簡單低稅制、資金自由流動、與國際接軌的監管制度。香港是國際化、法治化、市場化。他認為香港既享有巨大的「一國」之利,又擁有廣闊的「兩制」之便,香港連接祖國內地同世界各地的重要橋梁和窗口作用更加凸顯,香港「引進來」、「走出去」雙向服務平台功能勢必越來越强。

2.     要利用獨特優勢發展創新。

有不少傳統精英認為,香港過去就是做中西方之間的經紀生意,做金融做地產,如今中美交惡,這些生意都好難做了,所以他們老是想回到過去。

夏主任既叫香港鞏固好、發揮好傳統優勢,包括香港是全球最自由經濟體之一,貨物、資金、人員、資訊等自由流動,是全球重要的國際金融、貿易、航運、貨運中心。但香港也要改革創新,必須順應形勢發展的需要,順勢而為。人才是第一資源,科技是第一生産力,創新是第一動力。香港要積極把握新質生産力發展的要求,大力引進全球高端創新人才,大力發展金融科技、綠色金融、數字經濟,建設區域知識産權貿易中心,打造高增值海運服務業,建設智慧港口等,鞏固提升傳統産業優勢,推進香港經濟高質量發展,構築香港競爭新優勢。

3.     要更好融入國家發展大局。有不少人認為「兩制」是對立的,香港越融入國家,香港越失去自己的特色,越無運行。

這種意見看不到香港保持資本主義制度特色和融入國家發展大局並行不悖。新加坡看到香港背靠祖國這個重大經濟體,羨慕得不得了。

夏主任講到,香港融入國家發展大局,就是融入960萬平方公里的廣袤腹地,就是融入14億多人口的超大規模市場,就是融入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帶來的無限商機。融入國家是為了更好地融入國際、擁抱世界,是為香港的發展擴容賦能,讓香港優勢更加彰顯。

夏主任這篇講話,可以說為香港作「點穴」治療。一字記之曰變,過去的老日子已一去不返,香港要找到新角色,發展新產業。香港人若不去創新求變,重拾獅子山下的創新拼搏精神,的確會被時代淘汰。

盧永雄

往下看更多文章

180年前來逼我們貿易,現在不貿易了?

2024年05月24日 21:15 最後更新:22:18

現在很多年輕人喜歡到日本旅遊,一年去幾次的比比皆是。我曾經問幾個遊日的青年朋友,知否日本歷史上的「黑船事件」,他們大多目光惘然,一無所知。

1853年,即日本嘉永六年,美國海軍准將馬修佩里率領艦隊駛入江戶灣浦賀海面,佩里帶著美國總統的國書,要求日本開放口岸與美國通商。當時接近日本幕府末期,江戶德川幕府的將軍德川家慶被美國4隻戰艦嚇得要死,這些美國巨船塗上防止生鏽的黑色柏油,被日本人稱為黑船。巨大黑船的出現,為日本社會帶來極大驚恐,當晚江戶城一片混亂。日本民間流傳著一首狂歌,就是描述這件事情。「上喜撰」 是一種日本茶,與蒸汽船讀音相近,那首狂歌是這樣的:「上喜撰(蒸汽船)喚醒太平夢,僅需四杯無夜能眠。」正是諷刺4艘黑船弄得幕府徹夜難眠的景象。

一年之後到1854年,江戶幕府同意與美國簽訂不平等條約《神奈川條約》。 這事件被視為日本幕末時代的開始。《神奈川條約》開放下田和函館兩地作為通商口戶,更容許美國人定居下田。日本幕府被逼和外國簽訂不平等條,觸發浪人的不滿,其中一個是坂本龍馬,決定發起要求日本改革的運動,這就是日本明治維新之始。

講起這歷史事件,是想告訴大家,當年西方國家恃著船堅炮利,強逼亞洲國家和他們進行貿易。英國早十多年就借著鴉片與中國開戰,最後打敗清廷,在1842年逼令清政府簽署不平等條約《南京條約》, 除了割讓香港島之外,並開放上海、廣州、福州、廈門、寧波為對英國通商口岸,稱為五口通商,成為外國人在中國租地通商之始。大家要記住,當年中國這等亞洲國家,並不覺得需要和外國貿易,是西方拿著槍到我們家門口,逼我們和他們進行貿易的。

時光流轉,180年之後,就出現一個笑話。美國人開始很害怕與我們貿易了,拜登政府為了選舉,就要擺出一個比對手特朗普對華更強硬的姿態,近期就吹出一個「中國產能過剩」的理論,指中國的產品特別是新能源產品,產能太多、價格太平,傾銷美國,逼死美國的相關行業,甚至對世界造成挑戰。

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後來宣布,對所謂中國「目標戰略產品」大幅提高關稅,特別將中國進口電動車的關稅提高3倍至100%,對電動車的電池徵收25%的關稅,對太陽能電池板徵收50%的關稅等等。美國的小兄弟英國亦鸚鵡學舌,跟著美國的口徑。例如英國的精英大報《金融市報》在今年2月亦曾發表文章,標為「中國產能過剩出口商品降價,開始向世界輸出通縮」,理論和美國並無異致。

之所以有國際貿易,就是將一個國家的多餘產品出口向外國,向其他國家交換產品,互通有無。可以出口的貨品,對出口國來說自然是過剩,不會剛剛生產到足夠本地消費的程度,這是貿易的基本原理。美國財長耶倫作為經濟學大教授,自然心知肚明,但為了服膺於拜登政府的政治議程,她都放下學者的尊嚴, 到處推銷這種中國產能過剩論。

按她的邏輯,美國出口第一大類的產品加工石油,2022年出口總值1354億美元,自然是產能相當過剩。除了頭3類石油相關產品之外,美國第4大出口產品汽車,出口總值578億美元,亦都相當過剩;第5大類芯片,亦總值516億美元,亦是過剩得要命。美國應該大量削減其石油產品和汽車、芯片的出口,以免影響全球油價、車價和芯片價格。

百年河東,百年河西。180年前,中國貧窮衰弱,英國的戰艦來到就被逼打開中國國門。中國按英國的遊戲規則,玩了180年, 如今玩得出神入化,成為了製造業第一大國,生產出價廉物美的產品,有益於全球的消費者,美國突然間就說我不玩了。

美國這種神邏輯,既顯示其搬龍門,亦顯出本身的衰弱。中國和美國主客逆位,美國變了當年的晚清,很害怕和外國貿易。

如果注意國際關係就更加需要明白,貿易終結,就是戰爭的開始了。

盧永雄

你 或 有 興 趣 的 文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