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Facebook Feature Image

時亨哥會中東「真王子」股神有段古 香港掘金執輸遲星洲20年

博客文章

時亨哥會中東「真王子」股神有段古 香港掘金執輸遲星洲20年
博客文章

博客文章

時亨哥會中東「真王子」股神有段古 香港掘金執輸遲星洲20年

2024年05月19日 20:56 最後更新:21:26

正如大孖沙陳啟宗所講,「唔打香港,就唔係美國」,美國對港不友善,我們如不另找財路,必冇運行,所以對中東這個超級大金礦,要加百倍力去掘,繼財爺之後,律政司司長林定國昨天亦帶隊去中東「推銷」香港,可見高官們正紛紛發力追落後。

近期政府高官紛紛發力拓中東財路,律政司司長林定國亦於昨天出馬,「推銷」香港的利商法制。圖為他與當地官商共進午餐。

近期政府高官紛紛發力拓中東財路,律政司司長林定國亦於昨天出馬,「推銷」香港的利商法制。圖為他與當地官商共進午餐。

這方面,馬時亨17年前任財經事務及庫務局長時,已早着先鞭,帶團去中東掘金,並認識了號稱中東股神的沙特「真王子」瓦利德,對方還曾來港考察投資。那時候中東商機無限,可惜港府沒有積極跟進,足足空白了近20年,而新加坡政府就「你唔去,我殺上」,拼全力攻中東,結果甚有斬獲。香港大大墮後,到近年才踩油追趕。

馬時亨2007年任財經事務及庫務局長時,率團訪中東,為大舉掘金鋪路,當時認識了號稱中東股神的沙特「真王子」瓦利德,對方其後更來港考察。可惜往後十多年,政府未積極跟進,讓星洲搶佔先機。

馬時亨2007年任財經事務及庫務局長時,率團訪中東,為大舉掘金鋪路,當時認識了號稱中東股神的沙特「真王子」瓦利德,對方其後更來港考察。可惜往後十多年,政府未積極跟進,讓星洲搶佔先機。

時亨哥最近赴沙特阿拉伯首都利雅德 ,以中國主權基金「中投公司」顧問身分,見證該公司與中東投資巨頭 Investcorp成立一個10億美元基金,這只是開始,日後基金將把更多中東資金引入內地企業,香港亦可得益。

他返港後同我講,約20年前他進入官場不久,憑着在商場多年的經驗和直覺,加上一位堪稱「中東通」的大通銀行舊同事 Savio Tung做「盲公竹」指點,知道中東與70年代的中國一樣,正處於改革開放初期,必然有大把路數,於是在2007年初率團往訪中東,開了個頭。

時亨哥還講述了與一位家財千億的沙特「真王子」結識的故事。他說中東的王子以千計,但不是人人多金,那位名叫瓦利德的王族成員,不但是「真王子」,更坐擁逾200億美元身家,在股市投入巨資,有「中東股神」之稱。

這位「真王子」當時已有投資中國內地,向時亨哥表示對投資香港也有興趣。其後兩人繼續有通信,「真王子」更表示有意來港考察,時亨哥即作出安排,包括與署任特首許仕仁會面,可惜「真王子」 突然有急事,臨時取消。

除了「真王子」瓦利德,時亨哥此行也在中東搭通了一些人脈和門路,如果政府食住上,假以時日必有收成。可惜自此以後,政府高層並沒有積極跟進,特首曾蔭權和財爺曾俊華只各去過一次,此外就近乎空白,直至這兩年,特首超哥及其他高官紛紛遠征中東。

時亨哥說,反觀新加坡,早就知道中東潛力極大,所以自20年前起,每年由部長級官員帶隊訪中東幾次,有時總理更親自出馬,與香港的消極態度,大不相同。

我找查有關資料,李顯龍於2004年出任總理後不久,就表示新加坡除重視中國和印度,第三重視的就是中東,因為油價高漲,中東坐擁大量財富,而且有一個集體焦慮,就是擔心油源總有用完的一天,正積極加強基建、發展銀行業等,遂出現龐大商機,當中都有新加坡的機會。

前總理吳作棟交棒給李顯龍後,主要任務之一,就是與中東多國打關係,幾乎每一兩月就帶官員和企業家出訪,3年內去過13個國家,結果大有回報,多年來「吸水」量極為可觀,也鞏固地區財富管理中心的地位。

時至今日,中東依然是個超級大金礦,香港雖被新加坡佔了先機,現在發力,未為晚也。不過時亨哥認為,政府要作出更精準的部署,應考慮成立一個「中東顧問委員會」,找一批真正專家做盲公竹,全力出擊,追回失落的20年。




時人物語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

Tags:

新加坡

往下看更多文章

健仔歷盡「幕後黑手」奸險大徹大悟 被「易得道」雙魔玩殘 蓬佩奧勁虛偽

2024年07月21日 21:40 最後更新:21:41

DSE早兩日放榜,有一考生極不尋常,就是黑暴期間襲警中槍險死、正在獄中服刑的健仔(曾志健),他考中英數3科獲「434」成績,表現出劫後重生的意志,並藉此勸喻其他年輕人「避免被人煽動和唆擺」。政圈朋友一直留意健仔的遭遇,看到這新聞後十分感慨,說他年紀輕輕,卻歷盡人間險惡,特別是一些「幕後黑手」的奸詐無情,當中涉及通緝犯 Tony Choi和時任美國國務卿蓬佩奧的兩件事,內情令人齒冷,他看透了這些「無良玩家」的真面目,如今終於大徹大悟。

在黑暴期間襲警中槍的健仔,在匿藏和逃亡期間,歷盡人間險惡,看透「幕後黑手」的種種奸詐無情,在獄中大徹大悟,奮發重生,並參加今屆DSE考試。

在黑暴期間襲警中槍的健仔,在匿藏和逃亡期間,歷盡人間險惡,看透「幕後黑手」的種種奸詐無情,在獄中大徹大悟,奮發重生,並參加今屆DSE考試。

健仔最先看到的,是美國政府的無情無義、反面不認人。他在黑暴時只是個中學仔,在荃灣暴亂中襲警,被控暴動罪,卻缺席審訊,遭法官發出拘捕令,他自此潛入了「地下」,開始漫長的黑暗歲月。當時youtube頻道「升旗易得道」的主持人 Tony Choi 和 Johnny 伸出援手,通過中間人陳世德聯絡健仔等,聲稱可提供協助,第一件做的事,是安排他們於10月27日進美國駐港總領事館尋求政治庇護,雖然各人獲准入內,要求卻被無情拒絕。

極之諷刺的是,此事發生後兩天,美國國務院發言人正氣凜然地「譴責香港警方拘捕和扣留青年抗爭者」,並表示會提拱援助,只是基於隱私考慮,不便透露。與此同時,美國國務卿蓬佩奧也在社媒大聲夾惡「譴責香港警察」,要求「立即釋放被拘留者」,擺出對「香港抗爭者」力撐到底的姿態。外界完全想不到,原來在蓬佩奧說這番話的時候,會見健仔的美領館官員卻冷面相向,以「無法幫忙」為由,把各人請出館外,任由自生自滅。

當時健仔猶如「由天堂跌落地獄」,深感被出賣,但他總算認清楚美國政府原來有兩副面孔,說一套,做的卻是另一套。

健仔求庇護無望後,「升旗易得道」兩主持人(後來成為警方通緝犯)即拋出救生圈,由中間人陳世德安排各人匿藏,先後躲在荃灣一間酒店、一個工廈單位等地,過着不見天日的非人生活,有時要藏身紙皮箱內當貨物東搬西搬,食物又不夠,經常捱餓,十分慘情。

他被「易得道」主持及中間人玩弄,成為斂財工具,美國政府則反面無情,把他們掃出美領館,過程中過着非人生活,人唔似人鬼唔似鬼。

他被「易得道」主持及中間人玩弄,成為斂財工具,美國政府則反面無情,把他們掃出美領館,過程中過着非人生活,人唔似人鬼唔似鬼。

當時黃圈內傳出「易得道」兩主持人有斂財之嫌,他們為健仔等募捐,收到的捐款達370萬元,部分來自「死忠家長」群組。但兩人否認此事,說自已沒進行眾籌,只是中間人陳世德所為,兩人為安排健仔藏躲花了百多萬元。但當時大多數人都懷疑,兩人與中間人互扯貓尾,部分捐款已中飽私囊。

其後兩人安排健仔等坐船偷渡去台灣,臨起行前,還要求他們同意拍攝一段 video,準備其後利用這片發起募捐,大刮一筆。更無良是,當時中間人收取了健仔等家屬約40萬元,作租船之用,但最後各人在西貢大網仔巴士站被警方拘捕,偷渡失敗,但那40萬元就不知所終。

當時不少「手足」指是Tony Choi等落了格,放入了自己荷包,但兩人就反指是被中間人侵吞,這疑團至今未解,但他們互扯貓尾掠水的可能性極大。

劇情的結局是,健仔等被他們玩弄了多月,捱盡苦楚,家人又花了數十萬冤枉錢,而背後的「玩家」把他們賣了豬仔,然後名利雙收。

健仔被這些奸險小人陷於不義,成為他人生中最慘痛的教訓,但經此歷煉,他終於大徹大悟,脫胎換骨,悲劇總算有個happy ending。

你 或 有 興 趣 的 文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