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Facebook Feature Image

人死了 英國要透明交待

博客文章

人死了 英國要透明交待
博客文章

博客文章

人死了 英國要透明交待

2024年05月22日 19:42 最後更新:20:25

英國指控涉嫌協助香港情報機構、觸犯英國國家安全法的一名英籍男被告特里克特,證實在5月19日死亡。

當日倫敦泰晤士谷警方接獲市民舉報,指一名男子倒臥在梅登黑德的格蘭費爾公園,警方到場發現該名男子已經死亡,最後證實是案中的男被告特里克特,英國警方暫列為死因不明 (unexplained death)。這個突如其來的消息,令到這宗涉及香港的英國國安法案件更加詭異。

這讓我想起一個小故事。話說在梁振英當特首的年代,他對外國的情治人員可能對香港進行的破壞有高度戒心,他就向當時的一名高官推介去看一本講述英國間諜的書籍,但那位高官對此嗤之以鼻,後來還到處跟人說,指梁特首神經過敏,到處叫人看英國間諜書,認真無謂。

其實經過2019年的事件和多宗相關案件的審訊,大家會發現 外國勢力干預他國的時候,所做的事情往往超出人們的想像。故此,對37歲前英軍特里克特的突然死亡,也不妨多抱一點懷疑。試想如果這件事情發生在中國大陸,外國會怎樣看?會不會任由官方一句「死因不明」,就讓事件輕輕帶過?

特里克特的死因可能是自殺,亦可能是他殺。事發後馬上有人向英媒放料,指向特里克特死於自殺,例如英國《泰晤士報》就指,法庭文件顯示,特里克特在扣留期間曾企圖自行了斷,並向執法人員稱,如果自己獲釋就會自殺。看見這些英媒放料,就越發有「此地無銀三百兩」的感覺。假設特里克特是自殺,他被捕拘留期間有無被恐嚇脅逼,搞到他情緒失控要自殺呢?

或者可以從誰是受益者的角度,來分析一下各種可能性。

第一,袁松彪會受益嗎?被英國指控的香港駐倫敦經貿辦事處行政經理袁松彪,會否從特里克特的死亡中受益呢?一般人會馬上想到「死無對證」,以為特里克死了以後,就變成沒有人可以作證指控袁松彪。但實情或許相反。在一般情況下,法庭要經過上庭審查才會接受證供,否則只是「聞說證供」,其可信性大減。但有一個例外的情況,就是證人身亡。法庭會接納死者的證據,最極端是在他瀕死之前的一些說話,都可以接納成為證供,這就是所謂死前宣示(Dying declaration)。假設一個情景,一個人被人用刀刺到重傷,警員到場的時候,受害人在彌留之際,講出誰是刺殺他的兇手,這種死前宣示,即使逝者已矣,無法再站在證人台上宣誓作證,但都可以被接納成為證供。

特里克特被英國警方拘留的時候,很可能已經作了警誡供詞(Cautioned statement) ,當證人身亡之後,這些警誡供詞都可能會被法庭接納作為證供。所以不能假定特里克特死了就變成死無對證,對袁松彪很有利。當然辯方無法盤問證人,證供可信度會打折扣,但也難言現在這種情況對袁松彪有利。

第二,事件的感覺。英國政府提出起訴,客觀上已經形成一個印象,是香港的經貿辦有人涉及一些干預他國的行為,即使最後罪名不成立,從案發後有人大量放料,已經形成公眾的印象。這件案詭異的地方,是事發之初,根本沒有人知道被告是誰,但網上已經有人大量放料,指出袁松彪是一個前警官,並有很多相片在網上流傳,甚至包括特首李家超曾經在海外受訓時與他的合照。傳媒不廢吹灰之力,就可以大寫特寫這些故仔。更詭異的是有人將起訴書拿出來,放到一些網上平台供外界傳閱。誰會這樣為傳媒設想,做足了傳媒該做的事,讓大家很容易散播控方描繪的案中情節?

無論特里克特是自殺還是他殺,已突顯這些涉及國際關係的案件,很易搞出人命。英國政府有責任透明公開地交待,特里克特死亡的真相。

盧永雄

Tags:

英國

往下看更多文章

完美示範美式新聞自由--非常隨意

2024年06月25日 18:49 最後更新:20:36

在英國被囚禁的維基解密創辦人阿桑奇,終於和美國司法部達成認罪協議,承認一項串謀獲取及披露美國國防機密文件罪,免於被引渡到美國受審。

根據認罪協議,阿桑奇結束在英國的反對引渡審訊,坐飛機到美屬的北馬里亞納群島,然後會被判處62個月監禁,但由於他自2019年4月在英國被拘禁至今,已相當於其62個月刑期,因此他會在聆訊結束後獲釋返回澳洲,與妻子及2名年幼孩子團聚。

外界一般會說阿桑奇在英國被囚禁1901日,等於5.2年,但其實自從阿桑奇2010年爆出美國機密之後,他在2012年開始已失去自由,變相坐了12年牢。阿桑奇的經歷就是一個悲慘故事。

第一,驚天泄密。阿桑奇本身是澳洲人,少年時開始已是一名反政府黑客,亦是爆料網站維基解密的創始人。他在2010年從當時美國軍方情報分析員曼寧手中,取得大量的機密,包括美國在伊拉克和阿富汗戰爭的秘密報告及很多敏感的美國外交電報。阿桑奇在他的維基解密網站上發布這些機密資料,當中包括一些驚人的內容,例如2007年美軍的阿帕奇直升機在伊拉克的巴格達發動襲擊的視頻,這次襲擊造成11人死亡,包括2名英國路透社的記者。他的泄密震驚世界,讓外界很具體了解到美國在伊拉克和阿富汗是如何進行不義的戰爭。

如果看荷里活電影,這些泄密英雄最後都會逃過指控,但現實中卻完全不是這回事。協助阿桑奇獲得資料的美軍情報員曼寧,在2010年被判違反間諜法等罪名,判處35年監禁。其後奧巴馬政府為其減刑,在他入獄7年後獲釋。但阿桑奇就要浪跡天涯,被美國環球追捕,長期失去自由。

第二,由莫須有的指控開始。在美國追捕阿桑奇的行動當中,亦看到美國的盟友,如何「打茅波」配合,例如瑞典政府。瑞典以重視人權自由自居,不想用以違反美國間諜法的理由,拘捕逗留在當地的阿桑奇,結果就無端搞出一宗所謂的性侵案,指控阿桑奇在酒吧認識兩名當地女子,並發生性行為,行為不檢,但阿桑奇就辯稱發生關係是兩相情願。後來阿桑奇輾轉去到英國,在倫敦投案,保釋期間走到厄瓜多爾大使館內尋求政治庇護,並獲得厄瓜多爾國籍。

阿桑奇顯然是想避開曼寧被判處35年刑期的厄運,所以才選擇浪跡天涯,但結果他在倫敦厄瓜多爾大使館一住就住了7年,不過後來由於維基解密披露了厄瓜多爾總統莫雷諾涉及貪污的不利消息,厄瓜多爾政府一怒之下和英國達成協議,將阿桑奇逐出大使館,阿桑奇其後被英國拘捕,之後便一直打引渡官司。阿桑奇這部分經歷顯示,國際政治相當殘忍,他作為一個理想主義者,在現實世界裡變成了人球。

第三,政客的隨意性。美國以維護自由而自居,有憲法修正案保障新聞自由,對別國所謂侵犯自由行為,隨時作出制裁。但阿桑奇因公眾利益披露了大量美國在戰爭裡的不法行為,但美國就以其違反間諜法等罪名要將其拘捕歸案,當時聲稱如果所有罪名入罪,阿桑奇可以被判處175年的刑期。阿桑奇面對如此嚴重的指控,只能夠馬上逃亡,否則餘生都可能在監獄中渡過。

現在美國選舉快要到來,美國總統拜登的支持者是所謂白左人士,他們很多是自由主義者,比較同情阿桑奇。拜登最近在加沙問題上搞到焦頭爛額,為了拉攏白左選民,就和阿桑奇達成認罪協議,等於變相釋放阿桑奇。

這便是美式言論自由的完美示範。首先不要相信美國本國有言論自由,當言論自由損害到國家安全時,美國會毫不猶疑地出手,言論自由要臣伏於國家安全之下。其次是美國政客既雙重標準又隨意行事,特別是在選舉期間,為博選票,什麼事情也做得出來。

盧永雄

你 或 有 興 趣 的 文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