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Facebook Feature Image

取消叛國者國籍早有先例

博客文章

取消叛國者國籍早有先例
博客文章

博客文章

取消叛國者國籍早有先例

2024年06月14日 18:12 最後更新:06月17日 19:16

特區政府宣佈取消6名被通緝份子的特區護照,6名通緝犯中部分已擁有外國護照,聲稱沒有影響,但網台《升旗易得道》主持人霍嘉志表示,他的朋友、同被通緝的蔡明達,沒有英國國民海外護照(BNO),英國政府應該給予他英國公民身份。說明蔡明達亦都擔心英國政府一旦不給予他英國護照,他就會成為無國藉國際人球。

流亡英國的學者鍾劍華表示,對護照持有人而言,擁有護照是重新回國的一個保證, 除非正式驅逐他出境,否則護照發出了就沒有理由取消。

鍾劍華雖然身在英國,但可能不太熟悉英國法律,因為英國早已做出取消護照的示範,其他地區覺得有效才會跟隨。可以說說英國的故事。

2015年2月17日,在倫敦蓋威克機場,3名少女阿巴塞、蘇丹娜和貝岡離家出走,出國投奔當時如日中天的伊斯蘭國(ISIS)。這三名15歲英國少女都是在倫敦東區土生土長,當她們搭上前往伊斯坦堡的飛機,前往敘利亞投奔伊斯蘭國,大大震驚了英國社會。結果她們真的加入了伊斯蘭國,成為了聖戰士的女人,但兩年之後就變了一個災難的結局。

2015年2月17日,3名英國少女——阿巴塞(Amira Abase,左)、蘇丹娜(Kadiza Sultana,中)與貝岡(Shamima Begun,右)——翹家離境,投奔如日中天的伊斯蘭國。

2015年2月17日,3名英國少女——阿巴塞(Amira Abase,左)、蘇丹娜(Kadiza Sultana,中)與貝岡(Shamima Begun,右)——翹家離境,投奔如日中天的伊斯蘭國。

伊斯蘭國其後兵敗如山倒,其中一個英國少女阿巴塞死在伊斯蘭國的最後據點巴古斯。蘇丹娜就在拉卡死於聯軍的空襲, 而另一少女貝岡就滯留在敘利亞的難民營。

貝岡的故事十分悲慘,幾年間她失去了兩個孩子,懷上第3個孩子逃到難民營,當時她已經懷孕9個月,即將臨盆,她表示「很想回英國」,希望孩子可以在英國平安活下去。但結果事與願違,她不但要滯留在難民營, 英國內政部還在她表達回國意願一周後,馬上褫奪她的英國國籍,而她的孩子在出生後不到3周便因肺炎去世。貝岡成為無國藉的國際人球。

英國示範了一個國家如何對付恐怖分子。到2019年,英國政府估計約有900名英籍公民,曾前往敘利亞或伊拉克加入成為伊斯蘭國的外籍戰士,當時已經有4成回到英國。他們作為英國人,本來有權利可以回到自己的國家,但一旦他們回國,政府為了確保這些人不會製造威脅或煽動恐怖主義,就必須耗費大量資源,對他們進行嚴密監控和追蹤。

英國政府在2018年起訴了91名歸國戰士,雖然其中81人被定罪,但起訴難度不少,因為他們主要在外國活動,要搜集足夠證據證明他們「協助策動恐怖主義活動」或「散播恐怖主義」並不容易。英國政府早在2017年,就一次過取消了超過150名伊斯蘭極端分子的英國護照,英國的強硬行動有效阻止極端分子回國,這不單純是為了達到威嚇的效果。

香港根據《基本法》23條訂立《維護國家安全條例》的時候,亦都表明是參考了外國的做法,加入可取消干犯國安罪行逃犯護照的條文。如今依法取消6名潛逃者的護照。建議好像鍾建華這類評論者,好好研究英國如何按照法律,取消恐怖分子的英國國籍,就知道香港為何依法取消違反國安法潛逃者的國籍。

國籍身份的確是公民的重要權利,但是如果你選擇背叛國家、投奔他國,損害本國的國家安全,煽動其他國家制裁或攻擊本國,進行顛覆本國政府的活動,為何不能取消這些叛國者的國籍身份呢?

英國的事例已經表明,容許這些人回國,還要花大量的資源和精力去監控他們,以防止他們再重新做出危害國家安全的行為。取消他們的護照,反而是最有效的方法。至於這些人成為國際人球,這都是他們自己的選擇。

英國少女貝岡在15歲未成年的時候,作出投奔伊斯蘭國的選擇,英國都沒有「原諒」她年少無知,直接取消了她的國藉。香港大量逃亡人士或出錢支持他們的人,已經是成年人,不是應該為自己的行為負責嗎?

盧永雄

Tags:

機場

往下看更多文章

唯改革創新者勝

2024年07月19日 19:05 最後更新:19:26

中共二十屆三中全會結束,為中國未來的改革開放定調,其中最突出的是提出2029年這個時間點。

國家過去提出過兩個清晰的時間目標,第一是到2035年要全面建成「基本實現社會主義現代化」;第二是第二個100年(第一個100年是建黨100年即2021年),即建國100年到2049年時,「全面建成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

如今三中全會再提出 一個中期目標,去到2029年即5年之後,在新中國成立80年之時,要完成這次三中全會決定提出的改革任務。換言之是要各個領域的改革開放措施,都要全面到位,然後集中力量衝刺。

要了解這一次三中全會的背景,主要有兩個方面。

第一,百年不遇的大變局。中國已經發展到快要全面超越美國,但美國做慣世界霸主,忍受不到中國在各個領域被一步一步超越,所以就要想方設法,用各種莫須有的罪名,打壓中國,造成中國外部環境的最大挑戰。

第二,中國的體制改革去到深水區。中國的發展已經是出現一個從量到質的變化,過去利用大量的廉價勞動力,釋放巨大的生產力,將中國的製造水平,特別是勞動力密集的製造業推上世界的前列。但當中國經濟體量去到現在這種規模的時候,要達到每年5%的增長目標,就等於每年要生一個瑞士的經濟出來。加上中國的勞動力成本開始增加,未來發展只能夠從量到質的超越,要全面發展高質量的產業,這是一個重大的結構轉變。

中國面對內、外環境的挑戰,改革亦去到一個深水區。三中全會就是在這個背景之下召開,為未來全面深化改革,推進「中國式現代法」定調。

細看三中全會的會議公報,主要有幾個重點。

第一,唯改革創新者勝。中國自1978年十一屆三中全會 開始全面推進改革開放,發展出一種全新的社會主義巿場經濟模式,當中主要政策包括1. 對內改革和2. 對外開放。今次全會亦是要全面推動中國的改革創新,當中各行各業都要迎接根本性的創新變革,將生產力進一步釋放出來。

中央委員、中央財辦分管日常工作的副主任韓文秀表示,要進一步全面深化改革,就是要用改革的辦法來解決推動中國式現代化進程中的問題,特別是要堅決克服體制機制方面的障礙。

聽完這些與會者的解讀,可以總結為中國要建設一個全新型的舉國體制。新華社的總結為:「唯改革者進,唯創新者強,唯改革創新者勝。」而具體的做法是要推進建設大量世界一流的企業。

以廣東為例,中央委員、廣東省省長王偉中表示,廣東要把構建「全過程創新鏈」作為構建支持全面創新體制機制的重大抓手,談到建構「新質生產力」的話題,他表示要圍繞從「0到1」的原始創新, 持續加大基礎研究投入,下大力氣推動「從1到10」的創新成果轉化, 以及「從10到100」的產業化,佈局一批概念驗證中心和中試平台,更大力度提升創新效能。

如果很多人不明白什麼是新質生產力,以電動車為例,從0到1的原始創新是包括電池等的基礎研究,從1到10就是如何將創新成果轉化,將研究成果變成為可以盡量短時間充電和高效的鋰電池,從10到100的產業化就是建構成好像寧德時代和比亞迪這些世界領先的電池和電動車企業。

第二,全面對外開放。開放是中國式現代化的鮮明標誌,當美國發動全世界要對中國脫鉤斷鏈、甚至想阻礙中國企業到海外投資時,中國就反其道而行,進一步開放,歡迎外資到中國投資。中央委員、商務部部長王文濤表示,此次全會進一步強調必須堅持對外開放基本國策,完善高水平對外開放體制機制。他說要「進一步擦亮投資『中國品牌』,做好負面清單的『減法』(即是減少限制外資進入或持股的行業)、營商環境的『加法』(即是盡力改善外商投資中國的環境),讓中國大市場成為全球創新活動的『強磁場』。深化產業鏈供應鏈國際合作,推動建設開放型世界經濟。」

新華社的總結是,「開放和改革從來都是相伴而生,相互促進,開放是中國式現代化的鮮明標誌。」

第三,發展中重安全。新華社指,安全與發展是一體之兩翼、驅動之雙輪,國家安全是中國式現代化行穩致遠的重要基礎。有外部分析指三中全會提出強化安全觀,將國家安全和中國式現代化連在一起,加上將宏觀調控和財稅金融改革置前,可見中共重視內外的安全,他們因而有三中全會決定「偏緊」的印象。我認為這只是一個錯覺,發展不能夠不注重安全,特別是在現在這樣的地緣政治環境裏,更加應該要注重安全。不過,中央並不是要將安全置於改革開放之前,反而是認為 安全和發展是要兼顧的兩個並行不悖的目標,全會決定並無「偏緊」的意味。

或許外界期望三中全會會有很明確的改革開放新政策,估計中央的確有這些政策,而且會陸續出台,但是面對現在國際環境的變局,中央亦無必要一下子將牌打盡,特別是特朗普很大機會再度成為美國總統,說不定又可能會與中國重打貿易戰,留一手應對未來的變局,亦是合理的做法。總體而言,以中國的往績和中共的執行力,2029年的目標必可以達到。

盧永雄

你 或 有 興 趣 的 文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