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Facebook Feature Image

自由亞洲電台的前世今生

博客文章

自由亞洲電台的前世今生
博客文章

博客文章

自由亞洲電台的前世今生

2024年06月24日 19:10 最後更新:19:32

香港入境處早前宣布,第一代智能身份證將於明年分批失效,呼籲未換證的港人盡快換證。但相關新聞就被美國的自由亞洲電台炒作為:希望用換證威嚇港人。

自由亞洲電台的報道指,特區政府的計劃是想近年移居海外的港人擔憂,逼使他們考慮是否需要專程回港換證。報道又引述一個所謂曾任入境事務助理、並已移居英國的「陳先生」,批評入境處的講法混淆視聽,指不換證罪行並非可逮捕罪行,只可以罰款,不是好像香港當局所說,如果回港後不換證,        有可能面臨罰款2.5萬港元及入獄兩年。

後來港府嚴厲譴責自由亞洲電台的報道,散播虛假資訊,事前未有向政府作任何查詢,作出失實報道,完全有違傳媒操守。特區政府重申,本次換證做法與以往的全民換證計劃一致,沒有威嚇成份,香港居民如因不在香港而未能在指定換證限期內換領新身份證,只要在返港後30日內補辦換證手續,即不屬違法。但如果有關人士,不遵照要求在回港後30日限期內換證,根據《人事登記規例》第19(4)條,最高可被罰款2.5萬元及監禁兩年。

自由亞洲電台的報道,將不同的條文及法律後果混為一談,誤導市民。入境處又指,香港永久性居民身份證持有人的居留權,不會因其舊身份證失效而受影響,身份證失效之後,仍然可以使用有效的旅行證件如常進出香港。

保安局局長鄧炳強亦質疑,早前自由亞洲電台關閉在香港的實體辦事處,現時就明白它為何要關閉辦事處,因為該電台屢次用虛假的消息,用煽動方式引起市民不信任政府。該電台撤離原因很簡單,就是有犯法意圖,留在香港會犯法,所以要離開,相信香港市民看得清楚,該電台「披媒體外衣」,其實想危害國家安全,相信市民不會受騙。

的而且確,自由亞洲電台早前撤離香港的時候,講到它好像一個普通的媒體,因為害怕《香港國安法》損害新聞自由,而需要撤離。但如果你了解自由亞洲電台的歷史,就會知道完全不是這樣一回事。

自由亞洲電台自稱為並非美國政府機構,而是非營利性新聞機構。但現在的自由亞洲電台成立於1996年,是一家由美國國際媒體署資助的機構,根據美國《國際廣播法》,自由亞洲電台的目的是「推廣資訊與思想、推動實現美國外交政策目標」。由美國政府資助,目標是推廣美國的外交政策,而美國現時的外交政策是全面鎖定中國作為對手,所以自由亞洲電台的宣傳方針,已經明白不過了。

其實當你了解自由亞洲電台的歷史,就應該更加擔心,它徹底是冷戰的產物,是以推翻共產政權為己任。早於1951年,美國中央情報局創建了自由亞洲委員會,開播了名為自由亞洲電台的廣播電台。後來中情局意識到中國大陸很少有私人無線電收音機,自由亞洲電台的效果極微,結果便在1955年停播。

不過,蘇聯解體以及中國在1989年發生天安門事件後,美國政客重燃對推翻中國政權的興趣,當時提出立法建議,尋求成立一個由聯邦政府資助、仿效當年自由亞洲電台的電台。後來民主黨的克林頓在1992年參選美國總統期間,正式提出政策綱領,要求成立自由亞洲電台,並直指「中國有朝一日也會步蘇聯和東歐的後塵」。可以說現在的自由亞洲電台,成立目標清楚不過,就是想推翻中國政權。

到1994年1月27日,美國國會通過《國際廣播法》,由總統克林頓簽署撥款3000萬美元,正式成立自由亞洲電台。最後,新的自由亞洲電台在1996年3月正式開業,成為美國政府向亞洲網上滲透的喉舌,特別針對中國。自由亞洲電台實際運營新聞網及廣播電台,通過短波衛星及網絡,播出以包括粵語、維吾爾話、藏語等9種語言播報,其推動港獨、台獨、藏獨的傾向溢於言表。

順帶一提,1992年美國參議院外交委員會向國會及總統提交成立相關電台及網站的時候,原來的名稱是叫做「自由中國電台」,後來美國政府考慮到「自由中國電台」的名稱對中國刺激太大,所以就稍作遮掩,改為「自由亞洲電台」,但它的本質未變。

當大家明白自由亞洲電台的前世今生之後,就知道它在今年3月初關閉香港辦事處,絕對是合理的自保之舉,因為從其一開始的成立目標,就是想推翻中國政權,從本質上已經是違反《香港國安法》,所以它並非一間新聞機構,而是美國政府的宣傳機器,它唱衰香港的身份證換領計劃,只不過是其日常業務一部分而已。

盧永雄

往下看更多文章

「蘿蔔快跑」無人的士的啟示

2024年07月12日 18:32

前兩日說到香港的士業必須自強,否則必會被時代淘汰。就在這兩天,武漢發生的一宗小交通意外,惹起很大注意。

百度旗下的第六代無人駕駛的士蘿蔔快跑,已在武漢大面積開始試營運,當日一架蘿蔔快跑的士在武漢街頭撞到一名大媽,導致了交通擁擠,相關影片登上熱搜,被撞的大媽原來是衝紅燈,事後送院亦無大礙。事件不但沒有造成蘿蔔快跑的災難,更加大大吸引了眼球,令到母公司百度的股價急速飆升,世人開始注意到無人駕駛的士。

內地有19個城市正在試驗無人駕駛的士,很多都是局限在一個小區內試驗。但武漢試驗的範圍最廣泛,去年百度在武漢已經有全球最大的無人自動駕駛運營區,去年武漢市無人駕駛的出行訂單有73.2萬單,服務90萬人次,絕大多數由蘿蔔快跑無人的士提供。今年武漢的試驗全速推行,目前蘿蔔快跑在武漢街頭的的士已經有超過300部,營運時間由最初的朝9晚5延長至24小時,營運區服務面積覆蓋武漢12個行政區,覆蓋3000多平方公里,觸及770萬人,超過武漢一半人口。

估計今年內武漢的蘿蔔快跑的士會增至1000部。無人的士初期試運的時候,在車上會配備人類安全員,必要時取代機器介入駕駛,但現在武漢蘿蔔快跑的全無人駕駛訂單比例已超過70%,換言之,70%車上連安全員都沒有,是全無人運作。

中國和美國是全球無人駕駛最領先的兩個國家,正在你追我趕。如果對標美國最大的自動駕駛場服務商、谷歌的關連公司Waymo,上月在舊金山宣佈,為該巿80萬市民開放24小時服務,在舊金山有300部無人駕駛汽車,看來很快就會被百度的蘿蔔快跑超越。

蘿蔔快跑由營運之初一直蝕錢,到最新的第六代無人車,成本下降60%,每一架無人的士的採購價已經降至20.5萬元。由於汽車成本下降而且不需要再配置安全員,百度估計今年年底蘿蔔快跑將會在武漢實現收支平衡,明年全面盈利。

內地試行無人駕駛的最大吸引力是在其低價,以蘿蔔快跑於武漢為例,每10公里路程車費是4至16元人民幣,而普通網約車車費為18至30元,的士車費更高。蘿蔔快跑有極大的價格競爭優勢,但亦都有面臨兩種批評。

第一是開車太差。批評不是說它開得太過冒進,而是開得太慢,偶爾會在路口停車後會Hang機不懂再開車。而且晚上道路無人的時候仍然是相當安全地駕駛,被評為是「笨蘿蔔」。

第二個批評是搶了的士司機的飯碗。近日武漢建設汽車客運有限公司發表了公開信,批評無人駕駛設備搶掉了他們司機的飯碗。這個公司有159部的士,從4月開始已經有4部的士退出營運,未來有擴大的趨勢。因為在蘿蔔快跑的競爭下,的士司機的收入拾級而下。

科技進步得太快,人和機器爭飯食的情況已開始出現。蘿蔔快跑在武漢的大面積試驗,相信只是一個開始。未來在全中國的範圍,估計無人的士會大面積展開業務,無人駕駛將會是中美科技競爭的另一條新賽道,而無人的士就是無人駕駛的一個最佳切入點。蘿蔔快跑急促發展,引起兩個反思。

第一,的士服務差,終會被淘汰。蘿蔔快跑在武漢推出的時候,宣傳就是「不拒載、不抽煙、不繞路」、「整治暴燥老司機」, 恐怕這些的士司機陋習,香港的情況更嚴重。香港的士現在受到網約車的挑戰,但是未來到無人駕駛的士在全世界範圍成行成市的時候,香港即使行得多慢,最後總會出現無人的士。這需要5年? 抑或是10年?香港的士業即使自強,亦都未必能夠生存,不自強就更是死定了。

第二,無人駕駛,還可擴展。無人駕駛的士只是第一步,由L0至L5的自動化駕駛,將會逐步實現。既然蘿蔔快跑已經實現了最高級的L5全自動化駕駛,相信這種系統最後都會開放給私家車使用,這樣帶來全面性衝擊,固然會搶走司機行業的生意,甚至連車位的價值都會大幅下降。

試想到時私家車車主坐著無人駕駛汽車上班,落車之後車子會自動走回自家屋邨的停車場停泊,那麼旺區的停車位價值就會大跌。另外,如果屋邨之內的停車位太貴,回家之後亦都可以命令自動駕駛汽車,跑到比較遠而更加便宜的地方停車。現時香港很多地方車位動輒都要兩百萬元以上,當無人駕駛成行成市時,就看不到這些車位這麼高的價值了。

無論如何,新技術的出現,是會帶來「範式轉移」(Paradigm Shift),大家要戴好安全帶,迎接新技術的來臨。

盧永雄

你 或 有 興 趣 的 文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