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成者既可為王,敗者為何不能為寇?

佔中九子罪成,案件塵埃初定。我與一位極資深的政壇人士談及此事,他質疑九人在求情時發表的言論,大多是政治宣言,為何傳媒要大篇幅地報道這些人的宣傳材料?

這位政界人士從政經驗豐富,他說多年九人已被定罪,有些案情可以評論。他對事件有兩大質疑,第一是佔中發起人為什麼可以選擇罪名。現時九人被控的主要是公眾妨擾罪,當日政府宣布以這個罪名起訴他們的時候,佔中發動人戴耀廷曾質疑,為什麼要以較嚴重的「公眾妨擾罪」起訴他們,而不是以較微的「非法集結罪」,他批評政府「想產生更大阻嚇作用」。

資深政界人士話當日聽完戴耀廷的講法後,忍不住哈哈大笑。他反問,「有什麼理由被告可以選擇被控較輕的罪名?」簡單如交通相關罪行,假設你駕車撞死一名過馬路的婆婆,請問你是否可以選擇被控「不小心駕駛」,而不是被控「危險駕駛導致他人死亡」呢?

就戴耀廷的講法,從好的動機去推想,他很天真,以為所有事情都會按照他所預想的方式進行,所謂「公民抗命,不怕坐監」,只是嘴皮上慷慨激昂而已,腦海內卻以為只會被控很輕的罪名,即使罪成,頂多只是緩刑,不用坐監。想不到發動了一場最終完全失控的運動,最終後果會這麼嚴重。

若從壞的角度推想,他們一開始就知道事態嚴重,當日說不怕坐監,只不過是鼓動群眾盲目參與的漂亮言詞而已。

資深政界人士的第二點質疑是,為什麼案中的關鍵被告,可以把罪名完全推向年輕人?關鍵被告人說,運動開始之後那些年輕人不再聽他們的指揮,運動後期的發展,不由他們控制。對此,資深政界人士尤其不滿。政府在此案沒有起訴黃之峰等年輕人,他質疑,難道戴耀廷等認為政府應該控告黃之鋒等人煽惑公眾妨擾,而不告他們?戴耀廷是整場運動的初始發動者和組織者,他們發起的運動最終失控,為什麼他可以這樣的不負責任,把責任全推給年輕人呢?

佔中的核心人物,在上庭前廣泛地接受傳媒訪問,在法庭求情時卻發表政治宣言,把一場動亂說得冠冕堂皇,更把自己包裝成民主英雄。說穿了,他們只有兩個動機,不是要面子,就是要選票。要面子者,即使做錯事,要面對牢獄刑罰,仍然想把自己包裝成英雄,不想承認犯了過錯,或者至少是搞了自己控制不了、但影響社會長達79天的大錯事。至於要選票者,就是想把自己包裝成悲劇英雄,說不定在日後的選舉,可以撈取一些選票。

我在茶餐廳飲茶時,鄰座的一位長者,看著電視報道佔中九子被判罪成的時候,他高聲地說,「成者為王,敗者為寇,作反不成,拉去坐監,從古至今都係咁啦!」我覺得這個說法很有民間智慧。

這批佔中核心人物,搞了一場動亂,想逼政府接受他們要求的政改方案,政府不接受,就想推倒政府。當天包圍政總,要癱瘓政府,很明顯是出於這種動機:「你必須接受,否則就下台」。假若他們成功,說不定他們可能已如歐洲和非洲那些顏色運動的領頭人一樣,上台執政。如今失敗了,落草為寇,成為階下囚,也是合理不過的事情,不要再把一件失敗之事浪漫化了。

盧永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