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Facebook Feature Image

民主派走入死角

政事

民主派走入死角
政事

政事

民主派走入死角

2015年06月16日 19:02 最後更新:19:24

政改方案投票在即,只差泛民主派議員4票,就可通過讓特首普選的方案。但在社會撕裂及泛民綑綁的前提下,立法會通過政改的機會,正在一點一滴地流走。

泛民議員綑綁在一起,強逼一致行動,千人一面。但細心分析民主派政客和支持者的政治理念與行動傾向,可以劃分成兩個角度、四大分類,政治理念有激進,有溫和;行動傾向也分理想和現實。

兩個角度交雜,分出四類人,第一類是激進理想派,他們不但是理想主義者,也採取激進的行動。例如警方昨日於西貢蠔涌炸彈工場逮捕的疑犯,他們不止參與去年佔中及今年反水貨客示威,更要透過激進、甚至具殺傷力的行動,去逼使政權改變以達到其目標。這類人在社會上只屬極少數,但他們一旦將計劃付諸行動,對社會的影響極大。

第二類是溫和理想派,理念為先,少有行動,現時大部份泛民支持者都屬於這類。我接觸過很多年青人,他們支持否決政改方案,理由很簡單,既然覺得方案不夠民主不理想,便要否決,至於否決了方案之後,下一步將會怎樣,如何可以成功爭取到民主,這些問題基本上不在他們考慮之列,他們根本不是以這種方式思考,覺得不好,就要反對。

第三類是激進的現實主義者,他們行為激進,計數現實,各大泛民政黨的頭頭,都歸於這類。泛民政黨內,原本比較激進的只有社民連及人民力量,它們只屬少數,但卻牽著主流的泛民政黨如公民黨及民主黨的鼻子走。兩大黨有意識地選擇了比較激進的路線,接受綑綁否決政改,其實不為民主理想,只為了現實的政治考慮。他們吸收了民主黨在2007年與中央妥協的經驗,得出的結論是任何泛民政黨與中央講數支持政改方案,最後便會在選舉中受到懲罰。所以今次不再「重蹈覆轍」,以免自己的政黨在立法會內損失議席,甚至黑心地希望其他政黨與中央妥協,他們便可以坐享其成,一方面可以派人參與特首普選,另一方面自己卻不會「受靶」。

最後一類是溫和現實派,政見溫和,行動實際,比較突出的是公民黨的湯家驊及民主黨的黃成智,他們基於發展民主的大局,傾向支持妥協方案,認為先行出第一步,往後還可以再修改,不然的話,民主永遠不能向前走。

人人都講民主,個個議員要綑綁,但政見其實各有不同,在這四大類別當中,群龍無首,激進派聲大,溫和派「鵪鶉」。結果就是激進話事,愈走愈偏。

政改已到最後關頭,聞說中央最高層已經對香港政改最後取態拍板定調,總括而言是「九字真言」:「不調整、不讓步、不放棄」。不調整,就是對方案不作任何調整,甚至是提委會成員的公司票轉成個人票,也不會做,因為覺得做了也沒有用;不讓步,是不會有中央權威機構承諾政改方案不會「袋一世」,只會「袋一屆」,因為覺得中央只要做了這個承諾,便會給泛民狙擊,要求中央承諾最後的方案為何,陷入更大爭議;至於不放棄,是即使去到最後,也不放棄爭取通過政改方案。

看完中央這九字真言,已知道中央抱的是爭取通過,但過不了也沒有關係的態度。中央打出一張不完美的普選牌,看看民主派上不上。而民主派在群龍無首的狀況下,激進派當道,將民主運動帶入了死角,出現炸彈狂徒,不會去劃清界線。綑綁推翻了政改方案,繼續一無所有。在政改推翻以後,也不見得有什麼力量足以推動中央重啟政改五步曲,再給予香港有普選的機會。香港幾百萬市民可以選特首的選票,就這樣白白地給人拿走了。

缺乏領袖的民主運動,叫人看不到出路,也見不到前途。

盧永雄

往下看更多文章

取消叛國者國藉早有先例

2024年06月14日 18:12 最後更新:18:22

特區政府宣佈取消6名被通緝份子的特區護照,6名通緝犯中部分已擁有外國護照,聲稱沒有影響,但網台《升旗易得道》主持人霍嘉志表示,他的朋友、同被通緝的蔡明達,沒有英國國民海外護照(BNO),英國政府應該給予他英國公民身份。說明蔡明達亦都擔心英國政府一旦不給予他英國護照,他就會成為無國藉國際人球。

流亡英國的學者鍾劍華表示,對護照持有人而言,擁有護照是重新回國的一個保證, 除非正式驅逐他出境,否則護照發出了就沒有理由取消。

鍾劍華雖然身在英國,但可能不太熟悉英國法律,因為英國早已做出取消護照的示範,其他地區覺得有效才會跟隨。可以說說英國的故事。

2015年2月17日,在倫敦蓋威克機場,3名少女阿巴塞、蘇丹娜和貝岡離家出走,出國投奔當時如日中天的伊斯蘭國(ISIS)。這三名15歲英國少女都是在倫敦東區土生土長,當她們搭上前往伊斯坦堡的飛機,前往敘利亞投奔伊斯蘭國,大大震驚了英國社會。結果她們真的加入了伊斯蘭國,成為了聖戰士的女人,但兩年之後就變了一個災難的結局。

2015年2月17日,3名英國少女——阿巴塞(Amira Abase,左)、蘇丹娜(Kadiza Sultana,中)與貝岡(Shamima Begun,右)——翹家離境,投奔如日中天的伊斯蘭國。

2015年2月17日,3名英國少女——阿巴塞(Amira Abase,左)、蘇丹娜(Kadiza Sultana,中)與貝岡(Shamima Begun,右)——翹家離境,投奔如日中天的伊斯蘭國。

伊斯蘭國其後兵敗如山倒,其中一個英國少女阿巴塞死在伊斯蘭國的最後據點巴古斯。蘇丹娜就在拉卡死於聯軍的空襲, 而另一少女貝岡就滯留在敘利亞的難民營。

貝岡的故事十分悲慘,幾年間她失去了兩個孩子,懷上第3個孩子逃到難民營,當時她已經懷孕9個月,即將臨盆,她表示「很想回英國」,希望孩子可以在英國平安活下去。但結果事與願違,她不但要滯留在難民營, 英國內政部還在她表達回國意願一周後,馬上褫奪她的英國國籍,而她的孩子在出生後不到3周便因肺炎去世。貝岡成為無國藉的國際人球。

英國示範了一個國家如何對付恐怖分子。到2019年,英國政府估計約有900名英籍公民,曾前往敘利亞或伊拉克加入成為伊斯蘭國的外籍戰士,當時已經有4成回到英國。他們作為英國人,本來有權利可以回到自己的國家,但一旦他們回國,政府為了確保這些人不會製造威脅或煽動恐怖主義,就必須耗費大量資源,對他們進行嚴密監控和追蹤。

英國政府在2018年起訴了91名歸國戰士,雖然其中81人被定罪,但起訴難度不少,因為他們主要在外國活動,要搜集足夠證據證明他們「協助策動恐怖主義活動」或「散播恐怖主義」並不容易。英國政府早在2017年,就一次過取消了超過150名伊斯蘭極端分子的英國護照,英國的強硬行動有效阻止極端分子回國,這不單純是為了達到威嚇的效果。

香港根據《基本法》23條訂立《維護國家安全條例》的時候,亦都表明是參考了外國的做法,加入可取消干犯國安罪行逃犯護照的條文。如今依法取消6名潛逃者的護照。建議好像鍾建華這類評論者,好好研究英國如何按照法律,取消恐怖分子的英國國籍,就知道香港為何依法取消違反國安法潛逃者的國籍。

國籍身份的確是公民的重要權利,但是如果你選擇背叛國家、投奔他國,損害本國的國家安全,煽動其他國家制裁或攻擊本國,進行顛覆本國政府的活動,為何不能取消這些叛國者的國籍身份呢?

英國的事例已經表明,容許這些人回國,還要花大量的資源和精力去監控他們,以防止他們再重新做出危害國家安全的行為。取消他們的護照,反而是最有效的方法。至於這些人成為國際人球,這都是他們自己的選擇。

英國少女貝岡在15歲未成年的時候,作出投奔伊斯蘭國的選擇,英國都沒有「原諒」她年少無知,直接取消了她的國藉。香港大量逃亡人士或出錢支持他們的人,已經是成年人,不是應該為自己的行為負責嗎?

盧永雄

你 或 有 興 趣 的 文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