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Facebook Feature Image

黃之鋒成政治「避孕套」範例 用完即棄是爛頭卒宿命

博客文章

黃之鋒成政治「避孕套」範例 用完即棄是爛頭卒宿命
博客文章

博客文章

黃之鋒成政治「避孕套」範例 用完即棄是爛頭卒宿命

2023年11月08日 20:38 最後更新:23:13

我前文寫「為美國而戰」的黎智英,誤信特朗普的承諾,以為一旦出事可被打救,於是放膽招引外力搞對抗,結果諾言冇影,他只能自生自滅。話囗未完,今天又有美國記者爆出另一例子,原來黃之鋒2020年曾要求美國政府庇護,欲進入美駐港總領事館,卻慘食閉門羮,曾把他捧上天的國務卿蓬佩奧反面無情,計過數之後決定撒手不理。這「故事」又一次說明,美政府只講利,不講情,黃之鋒不過是又一個用完即棄的政治「避孕套」。

黃之鋒被捕前,原來曾想進入美國駐港領事館尋求政治庇護,但遭無情拒絕,曾力捧他的美國政要也愛理不理。

黃之鋒被捕前,原來曾想進入美國駐港領事館尋求政治庇護,但遭無情拒絕,曾力捧他的美國政要也愛理不理。

兩位美國記者出了一本題為《勇者們》的書,爆了反修例動亂期間一些內幕,其中一段關於黃之鋒,原來在2020年6月30日《香港國安法》實施當日早上,他想進入美國駐港總領事館要求政治庇護,但被官員帶到對面聖約翰大廈的辦事處,對他的庇護要求不置可否。

據該書作者打聽得知,黃之鋒其後通過中間人向蓬佩奧發電郵,說自己面對「實實在在的危險,將成被捕的主要目標」,蓬佩奧與官員開會討論,剛巧那時美國準備以「間諜活動」為由,關閉中國駐候斯頓領事館,如果駐港總領事館收留黃之鋒,北京很可能報復,把領館關掉,會議結論是,不值得為黃之鋒冒這個險,所以最後拒他於門外,不給予保護。

作者曾向一位參與決定的官員問個究竟,對方的回答可圈可點,說「當國家利益與個人利益擺在眼前,你會試圖在兩者之間取得平衡」。實際上,官員們當時一面倒只顧國家利益,惟有把黃之鋒當棄卒了。

回望黃之鋒由被捧上天,到遭隨手棄掉,令人深切領略到,現實政治如何冷酷無情。他在「反國教」和「佔中」中冒起,被美國右派政客看中,力捧為「對抗中共」的Icon,培養為顏色革先鋒。接着幾年,成了《時代》雜誌封面人物,又被美國鷹派議員提名為諾貝爾和平獎候選人,訪美時成為反中派政客如盧比奧的上賓,無比風光。

到2019年黑暴爆發後,國務卿蓬佩奧和眾議院議長佩洛茜等,更把他捧到上天,利用他與其他亂港派人士,為《香港人權及民主法案》鳴鑼開道,向中國和香港特區施加巨大壓力。

他當年被美國政要奉為上賓,風光一時,但最後成為棄卒,自生自滅。

他當年被美國政要奉為上賓,風光一時,但最後成為棄卒,自生自滅。

在這場硬仗中,中央出重招實施《香港國安法》平亂,亂港派人人自危,此時美方卻出於策略考慮,不想硬碰,加上特朗普競選失利,蓬佩奧亦「無得撈」,對黎智英和黃之鋒等一眾爛頭卒,也就不再力撐,他們是生是死,只能閣下自理了。

該書作者披露,黃之鋒也曾透過中間人向特朗普、佩洛西、魯比奧等曾捧過他的權貴求助,全沒有下文,陷於完全無助,十分淒涼。

黃之鋒也好,黎智英也好,結果都是如「避孕套」,利用完了便被隨手丟掉,始亂終棄成了這類人的宿命,政治世態之炎涼,既可悲,亦可笑。




時人物語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

Tags:

黃之鋒

往下看更多文章

澳星紛出辣手對付「外國代理人」美英絕口不提 獨砌香港23條

2024年03月01日 19:58 最後更新:22:58

在國際「擂台」上,有些人(或國家)因過去惡慣,仍以為「誰夠惡,誰正確」,永遠打橫嚟不講道理。最新例子是,英國外相卡梅倫直斥香港23條立法新增的「境外干預」罪名內容模糊,欠缺司法監督,而美國則指23條立法可被用於「跨國鎮壓行動」,總而言之,是不可接受的「惡法」。可是他們對澳洲和新加坡政府最近紛出辣手遏制「外來干預」,嚴打「政治代理人」,卻絕口不提,其實比較「辣」的程度,香港23條仍差幾皮。

香港23條立法新增「境外干預」罪,只不過是步其他國家的後塵,澳洲的《2018年國家安全法立法修正案(間諜及外國干預)法》,就禁止任何人配合外國勢力,透過不當手段干預該國事務。到昨日,終於有首名涉案者被判罪成,須坐監33個月。

澳洲政府昨日首次引用《反外國干預法》,把一位華裔僑領判監禁,顯示澳洲打擊「外國干預」十分嚴厲,比香港23立法辣得多。

澳洲政府昨日首次引用《反外國干預法》,把一位華裔僑領判監禁,顯示澳洲打擊「外國干預」十分嚴厲,比香港23立法辣得多。

這位觸犯此法的人士,是長居澳洲的華裔社團僑領楊怡生,他於2020年11月被指「準備實行外國干預」,違反了《反外國干預法》,而案中提及他做過的事,究竟是否真的涉及「外國干預」,仍有很大爭議性。

案情指他年前從中國進囗一批囗罩,協助抗疫,但因無法運輸來澳,他最後將籌集的資金捐贈墨爾本醫院,並邀請時任教育部部長塔吉出席捐贈儀式。

由於澳洲當局發現楊怡生與「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有關,而該會疑與北京的統戰組織有連繫,據此指他涉嫌「企圖干預」部長級官員,遂控告他違反《反外國干預法》。

楊怡生堅稱自己無罪,但經一個多月審訊後,陪審團昨天認定他罪名成立,法庭重判他入獄。

在此案判決前不久,新加坡也發生一宗「反干預」案件,同樣引起爭議。新加坡政府在本周一(2月26日),首次引用2021年通過的《防止外來干預(應對措施)法令》,把已入籍新加坡的當地香港商會會長陳文平,列為「具政治影響力人士」。

已入籍新加坡的港商陳文平,本周一被內政部正式列為「具政治影響力人士」,等於是「外國代理人」,受到當局嚴格管制。但美英政客對此「辣法」提也不提。

已入籍新加坡的港商陳文平,本周一被內政部正式列為「具政治影響力人士」,等於是「外國代理人」,受到當局嚴格管制。但美英政客對此「辣法」提也不提。

根據這條反外來干預法,內政部屬下的「外國關係與政治訊息披露註冊處」,經調查後,如認定某人是「具政治影響力人士」,那人就須每年向政府申報逾1萬元星幣的政治捐獻,以及所有外國機構的聯繫。即是說,被指為「代理人」的陳文平,也須遵守這些規定,受到管制,而整個過程沒有經過法庭審訊。

新加坡當局不但嚴厲管控它認定的「政治代理人」,還實行「外國影響力登記制度」,依法強制有關人士登記,當局這樣做是要把「外國干預」透明化,所有活動都逃不過它的法眼。英國去年7月制定的新國安法,也有類似的制度。香港23條立法雖提出新設「境外干預」罪,但經審慎考慮後,最後決定不引入這樣的登記制度。可見新加坡與英國的國安法律,都比香港的更「辣」。

美英政客只針對香港23條立法狂駡,對新加坡的「辣法」卻視若無睹,提也不提,政協副主席梁振英就在fb數度指出他們「扮盲」。例如前美國駐港總領事史墨客在一個座談會上說,23條立法草案中的「外部干預」是一個新概念,條文缺乏具體內容,振英哥就立即指出,新加坡去年已有反外部干預法,而且用來對付香港移民陳文平。

又例如,《華爾街日報》社論組撰文指,「香港針對與外國人接觸的本地人」。振英哥即挑戰該報,叫它寫一寫新加坡的狀況,特別是最近有關陳文平的案件,他被新加坡當局指涉及外國干預,卻沒經過法庭審訊。

當然,《華爾街日報》也好,攻擊23條立法的美英政客也好,只會按原來的劇本演下去,對澳星政府這類案件則繼續「扮盲」,當乜都睇唔到。

你 或 有 興 趣 的 文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