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Facebook Feature Image

岑大法官見到英國剝奪自由為何不發聲?

博客文章

岑大法官見到英國剝奪自由為何不發聲?
博客文章

博客文章

岑大法官見到英國剝奪自由為何不發聲?

2024年06月13日 18:30 最後更新:19:44

終審法院非常任法官岑耀信辭職後,在英國《金融時報》發表文章批評香港的法治,他不但評論正在審訊中的「35+顛覆案」,有藐視法庭之嫌。他又指香港的《港區國安法》及煽動罪嚴重限制了法官的自由,有些法官受到日益陰暗的政治情緒的恐嚇或說服,已經忘記了他們「作為主體自由捍衛者的傳統角色」。

岑耀信這篇評論,不但放大了法官的政治角色,甚至打倒了昨日的我。他在2019年獲委為香港終審法院的非常任法官,其後2020年訂立《港區國安法》之後,英國政府催逼英國法官撤離,岑耀信在2021年3月於《泰晤士報》發表評論文章,當時他仍然認為英國政府叫法官對香港司法制度展開政治杯葛,是「混淆了民主和法治」。如今岑耀信的評論,正正是混淆了民主與法治。

岑耀信在英國牛津大學受教育,之後留校任教,到1975年成為大律師,2012年直接被委任為英國最高法院大法官,在法律界和仕途都一帆風順,或許與他與保守黨的密切關係有關。岑耀信在70年代曾經是英國大律師和政治家約瑟夫男爵(Keith Sinjohn Joseph)的緊密助手。而約瑟夫曾在包括戴卓爾夫人在內的4任首相內閣中任職,被稱為「戴卓爾主義」產生的關鍵人物,早在1974年約瑟夫就和戴卓爾夫人合作,組織一個政策研究中心(The Centre for Policy Studies),成為保守黨的智囊,約瑟夫是核心人物。岑耀信早年曾為約瑟夫打工,亦是他的演講稿的寫手,後來才轉任大律師。

岑耀信滿口司法公義,未知他對英國司法相關的政治事件,曾否發聲批評?

第一,2011年英國騷動事件。2011年8月6日晚,英國首都倫敦開始爆發連場暴動,到8月10日才初步平息。暴動的導火線是8月4日在倫敦北部的托登罕,一名29歲黑人男子達根被英國警察槍殺之後,民眾上街抗議警察暴力,爆發大規模的暴亂,英國政府鐵腕對待,法庭全面配合。從騷動爆發到8月13日的7日之內,已經有2200多人被捕,當中超過1000人被起訴,絕大部分都涉嫌搶劫和違反公共秩序,其中年紀最小的只有11歲,大部分都是年輕貧民,多數來自少數族裔聚居的地區。

當時英國各地的法院幾乎是24小時不停運轉,連續兩個星期快速審理案件,很多被捕者根本沒有機會找律師,沒機會找法律援助,沒有機會為自己辯護,一眨眼之間,就被法庭判處入獄,不少更被判了3、4年較長的刑期。就是因為速審速判,在短期內把暴亂壓了下來。我在2019年曾建議特區政府高層仿倣效英國這種速審做法,但高官當時指,這樣做本地難以接受,而法院也不願做。

以岑耀信的標準,英國法庭按不公義的法律以這種火速審訊,完全違反英式自由民主原則,岑耀信當時作為大律師,有沒有為當時被捕示威者的權益發聲呢?我就相信沒有了,他不但不討厭英國這種殘忍的司法制度,甚至在第2年,即2012年,加入其中,直接被任命為英國最高法院法官。

第二,接受移送盧旺達計劃。英國政府決定遣送非法移民到盧旺達,以遏制非法移民經英倫海峽偷渡至英國。有人把事件告上法庭,2023年11月15日,英國最高法院裁定辛偉誠政府的「盧旺達計畫」違法。最高法院認為,有「充分的理由」相信,非法移民在被英國政府安置到盧旺達後,面臨被遣送回原籍國和其他不安全地點的風險,違反了《人權法》的「不驅回原則」。後來辛偉誠政府堅持推行「盧旺達計畫」,推動英國會通過法律,「盧旺達計畫」最終成事。其後不見英國最高法院法官再出來批評政府的做法,也不見有英國法官因為「盧旺達計畫」違反人權法而辭職。

在岑耀信口中,香港的法官「大多是值得尊敬的人,有普通法的自由本能,但他們要在中國創設的不可能政治環境下運作」。套用同一邏輯,英國的法官也大多是值得尊敬的人,有普通法的自由本能,為什麼他們又可以在英政府創設的不可能政治環境下運作呢?

順便提醒一下岑大法官,英國普通法有「議會至上」(Parliamentary Supremacy)原則,當議會作決定後,法院就要收聲。法官不應存在什麼「普通法的開明本能」,去挑戰議會(在香港是全國人大和本地立法會)的決定,否則三權很易衝突失控。難道岑大法官忘記了這個憲法學基本原則?

可以這樣總結,在岑耀信的眼中,有兩套不同的標準。英國政府鎮壓暴亂速審速判,英國議會立法支持政府把非法移民送到盧旺達,岑耀信沒有絲毫意見。但他辭任香港終審法院的非常任法官,理由是法官不能行使普通法的自由本能,他有很多意見。岑大法官具有這種選擇性的自由本能,不再出任香港終審法院的非常任法官,看來也不是香港的損失。

盧永雄

往下看更多文章

香港國際中心地位難以代替

2024年07月22日 18:30 最後更新:23:21

中共二十屆三中全會的決定全文公布,當中涉及香港的部分雖然不多,但是值得注意。

三中全會決定中旁及香港的有兩處,重點論述香港和澳門的有一處。旁及的第一處是第五部分「健全宏觀經濟治理體系」第19條「完善實施區域協調發展戰略機制」,指出國內不同地區的區域發展協調戰略,提到「推動京津冀、長三角、粵港澳大灣區等地區更好發揮高質量發展動力源作用......完善區域一體化發展機制,構建跨行政區合作發展新機制,深化東中西部產業協作」。

這部分是希望粵港澳大灣區好像其他的區域協作板塊一樣,建構跨區合作的新機制,成為一個高質量發展的動力源,推動國家經濟發展。

第二是決定第八部分「健全全過程人民民主制度體系」第32條「完善大統戰工作格局」,當中有一句提到「完善港澳台和僑務工作機制」。相信中央是要各個環節都能發揮統戰作用。香港在內部局勢穩定之後,將可發揮更加多的對外統戰作用,但如今海峽兩岸局勢緊張,香港對台統戰作用下降,但香港海外聯繫的角色突顯,可以更好的發揮「說好中國故事」的作用。

不過,三中全會決定和港澳最有關係的,是第七部分「完善高水平對外開放體制機制」,當中有一段專門論及港澳,指港澳要「發揮『一國兩制』制度優勢,鞏固提升香港國際金融、航運、貿易中心地位。支持香港、澳門打造國際高端人才集聚高地,健全香港、澳門在國家對外開放中更好發揮作用機制。深化粤港澳大灣區合作,強化規則銜接、機制對接」。

這段文字需短,但內容豐富。當中講鞏固提升香港金融、航運、貿易中心地位,以及深化粵港澳大灣區銜接,可以說是長久以來的目標。但以三中全會的高度,提出對港澳的新要求,主要就有兩點:

第一,支持香港澳門打造國際高端人才集聚高地。可以想像,特朗普很大機會當選美國總統,他和副總統候選人萬斯的配搭,反華味道濃郁,中美再開打貿易戰的機會上升,而美國國內排華的風氣將會更盛。特朗普在上一屆任期內,搞出所謂「中國行動計劃」,旨在全面消除中國間諜、防止美國科技被中國盜竊,搞出很多冤假錯案,最後查無實據,涉案的學者就被冤枉了幾年。

預計未來這些事情會再次發生,美國的華裔人才,特別是科研人才,可能會想離開美國,去其他地方發展,但部分人未必想直接返回中國內地,香港就成為一個很好的國際高端人才集散之地。從科技園、數碼港、生產力促進局的各項支援科創投資的計劃,到香港多所大學的教硏工作,都可全力吸納國際高端人才,令香港發揮更大的人才樞杻作用。

第二,健全香港在國家對外開放中更好發揮作用的機制。三中全會決定沒有具體明言香港如何發揮作用。但無論在金融和科技領域,香港都可以是國家對外開放中有關鍵角色。香港既有聯通國內的作用,亦有兩制的特別優勢。以金融為例,由於人民幣尚未開放自由兌換,國家有外匯管制,資金不能自由進出。但香港是一個資金自由流轉的國際金融中心,可以發揮非常獨特的作用。

另外,三中全會決定亦都有提到加快建設上海國際金融中心,有評論說會對香港構成挑戰。其實不只是上海,新加坡、倫敦、紐約都是香港的競爭對手,但正如之前所提到,上海作為國際金融中心,因為人民幣未能自由兌換,始終受到較大限制。這方面香港就具備獨特的優勢。

試想一下很多國家如巴西,與中國貿易中有大量貿易盈餘,隨著逐步與中國進行本幣交易,變相會持有越來越多的人民幣資金。在一個主權國家眼中,如果將這些人民幣投資入中國內地,這些資金想退出時,都要向外匯管理局申請批准。但是如果投資在香港,無論是做人民幣存款還是投資其他人民幣資產,說來就來、說走就走,有非常大的便利,所以香港在這方面有難以替代的優勢。

結論是三中全會的決定有關港澳的文字雖短,但意義重大,無論是希望香港吸納國際高端人才,還是希望香港在國家對外開放中發揮作用,都有重大含意。香港要好好把握當中的機遇,快速上馬,才可以吃盡國家進一步改革開放的紅利,為自己找到新的出路。

盧永雄

你 或 有 興 趣 的 文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