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Facebook Feature Image

6逃犯被撤特區護照可能變「人球」面對兩變數 最壞情況去盧旺達

博客文章

6逃犯被撤特區護照可能變「人球」面對兩變數 最壞情況去盧旺達
博客文章

博客文章

6逃犯被撤特區護照可能變「人球」面對兩變數 最壞情況去盧旺達

2024年06月13日 19:41 最後更新:19:56

潛逃外國的亂港分子有個共同點,就是以為有當地政府「照」,香港當局奈佢唔何,因而得意忘形,全無危機感。如果他們這樣想,便大錯特錯。特區保安局局長鄧炳強前天就首次行使《維護國家安全條例》賦予的權力,向潛逃英國的6名通緝犯出重拳,包括禁止向他們提供資金、撤銷其特區護照等,打擊甚到肉,羅冠聰等卻仍裝作氣定神閒,說未驚過。

究竟他們的特區護照被撤有何後果?我就此請教前保安局局長黎棟國,他說6逃犯以後想去英國以外其他國家,都幾麻煩,如果英政府態度有變,不再批准有期限居留,他們就要離境,若然不走,便成為非法移民。我即時想到,據英政府目前的不人道政策,在最壞情況下,他們有機會被遣送到非洲盧旺達。

保安局局長鄧炳強出重拳,狠擊6名潛逃犯,其中一招是徹銷其特區護照,他們將面臨不同變數,一個最壞情況,是成為非法移民,被遣送到盧旺達。

保安局局長鄧炳強出重拳,狠擊6名潛逃犯,其中一招是徹銷其特區護照,他們將面臨不同變數,一個最壞情況,是成為非法移民,被遣送到盧旺達。

羅冠聰回應港府的辣招時說,自己已獲得政治庇護,並把特區護照交了給英政府,意即「不稀罕」這本護照了。黎棟國說,一般受庇護人士,當然可以在當地居留,但要去其他國家,就相當麻煩,他們要取得「難民身份旅行證」,除了須每次向所往國家申請入境簽證外,也要申請回頭簽證。

這6名逃犯中,如部分人持有BNO,黎棟國說,他們可以用這護照前往其他國家,但要視乎該國對BNO的政策,也要看它會否配合香港緝捕逃犯。

此外,BNO護照只是旅遊證件,即使准許入境,也僅准逗留一段短時期,不可居留。而且BNO並非正式的英國護照,一些國家並不接受,加上中國政府已表白不承認BNO,部分國家也跟隨。

對這些潛逃犯而言,其特區護照被撤銷後,面對的最大「不確定性」,是BNO簽證到期時,如不獲批永久居留,他們就不可以繼續在英國居留,必須離境,隨即變成兩頭唔到岸的「人球」。

持BNO護照的香港逃犯,如在簽證期限前不獲淮繼續居英,將兩頭不到岸,成為「人球」。

持BNO護照的香港逃犯,如在簽證期限前不獲淮繼續居英,將兩頭不到岸,成為「人球」。

BNO簽證計劃是「5+1」,即獲准暫居5年,然後申請永久居留,1年後如獲批,便成為永久居民。但黎棟國指,當中存有一大變數,就是持BNO居英5年後,如不獲批永居,政府可以不准這些人繼續居留,若過期仍不走,就會把他們遣送離境。

觀乎英國兩大黨的大選宣言,都異囗同聲說要大削移民數目,辛偉誠更稱會狠砍一半,皆因去年淨移民人數多達68. 5萬,是上次大選(2019年)時的3倍,所以要大刀闊斧。在這嚴厲政策下,持BNO簽證的潛逃人士,分分鐘不獲批永久居留,並被下逐客令,若他們因走投無路,賴着不離開,便成為非法移民,最壞情況是被遣送到非洲盧旺達。

目前英政府仍視他們為手中的棋子,尚有利用價值,未必會做到咁絕,但世事多變,不排除出現第二個變數,就是英中關係出現某種變化,敵對氣氛放緩,到那時候,他們可能成為棄卒,連政治庇護都失去,成為無主孤魂。

黎棟國說,在此境況下,這些逃犯如想返香港,可以向特區入境處申請臨時旅行證件回港。話雖如此,他們如回來必然馬上被捕,除非他們願意自首,接受法律制裁,否則一定不會走這條路,結果成為兩頭不到岸的「人球」。

特區保安局今次出這硬招,並非香港獨有,美國就有先例。美國執法機構可以獲《聯邦法規》第22條授權,要求國務院吊銷某人的護照,主要基於兩原因:一是該人因刑事指控被通緝,二是法院下令禁止該人出境。因揭露美國政府全球竊聽大陰謀被通緝的斯諾登,遭當局以間諜罪起訴,潛逃俄羅斯至今,他的美國護照就早已被吊銷。

黎棟國說,今次保安局向6名逃犯出重拳,公開宣示他們不可以一走了之,當局必定追究到底,除了給他們去其他地方添麻煩,更重要的,是任何人向他們提供和處理資金、不動產、合夥等,都屬犯法,而且刑責甚重,嚇阻力相當大。

他們強作鎮定,貌似不痛不癢,其實拳拳打到痛處,有「痛」自己知。




時人物語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

Tags:

羅冠聰

往下看更多文章

AO流失大減可喜 政府穩住「中堅」「19風暴」影響漸消仍存兩隱憂

2024年07月12日 20:08 最後更新:20:23

過往AO(政務官)被稱為「天子門生」,是政府運作的中堅分子,即使官場文化改變不少,其角色仍然重要,但近幾年因各種內外原因,AO外流急增,一下子走了大批人,情況都幾嚴重。幸而最新數字顯示,2023/24年度有22名AO「劈砲」,比上年度的36人大幅減少,顯示流失潮已漸退。前高官老友與我談起此事,認為這是可喜現象,估計與兩個因素有關,不過政府須留意兩個隱憂,如不好好處理,流失潮仍可能復升。

AO(政務官)流失潮顯著減退,辭職人數比高峰期大降4成,前高官分析指有兩大原因,但也存在兩個隱憂。

AO(政務官)流失潮顯著減退,辭職人數比高峰期大降4成,前高官分析指有兩大原因,但也存在兩個隱憂。

辭職的22名AO中,16人屬「非首長級」,6人屬「首長級」,前者比上一年度少了24%,而後者更大減60%,跌幅十分明顯。前高官老友看到這數字,也感到高興,他分析可能有兩個原因:1是2019年「反修例風暴」對政府內部有一定影響,部分AO因而離開政府,經過幾年後,想走的都走了七七八八,留下來的,心態上較為穩定;至於新一屆政府的新作風,除了少數人外,大部分AO亦已適應,願意繼續工作。

他估計第2個原因是,近一兩年香港經濟環境不太好,復甦比預期慢,大公司業績不如從前,要睇住盤數慳住使,聘請中高層人員自然手緊咗,大機構的情況也相近,所以AO跳槽到商界和公共機構的機會也減少。隨着外來「拉力」轉弱,「失血」情況也顯著放緩。

這方面,行會召集人葉劉亦有類似分析,她說打算辭職的AO多已離開,而公共機構、馬會、保監局等高層職位「好多已填補咗」,再冇咁多位,以至AO離職潮回落。

雖然這現象可喜,但前高官老友說,仍有一些隱憂,政府須留意。首先是近年一批中高層AO跳槽或退休,中層以下AO要補位,人手拉扯得很緊張,有時1個人要孭1.5甚至2個人的工作,壓力甚大,對年輕一代的AO而言,如感到太辛苦,就會有「一走了之」的想法。即使中高層的資深AO,也可能「頂唔順」求去。

此外,他說新一屆政府積極推行新政策,又要加快解決舊問題,中層公務員的工作強度不斷提高,AO更忙到出煙,如這情況不能改善,也可能引發另一輪流失潮。

他認為,政府有兩個方法減低AO的工作量,1是簡化一些工作程序,避免他們為完成複雜程序而疲於奔命;2是精準推出新政策、新項目,更有效地投放人力,對AO而言,不用太吃力之餘,成就感也更大。

我很同意這意見,只要中層和中高層AO穩住,保持政府運作的「中堅力量」,施政就可順暢推行。與此同時,大力吸納「新血」補充,培養青年軍接棒,亦很重要。

申請AO的人數也大幅回升,公務員事務局局長楊太說,最近招募大學未畢業的同學投考公務員,包括AO和EO,反應十分熱烈。

申請AO的人數也大幅回升,公務員事務局局長楊太說,最近招募大學未畢業的同學投考公務員,包括AO和EO,反應十分熱烈。

在招募新AO方面,近期可說漸入佳境,2023年度申請AO的人數達1.25萬人,比上一年度大增34%,250人爭一個位,可說「爭崩頭」。由這現象可見,「反修例動亂」令年輕人考AO出現的低潮,已逐漸過去(2022年度是低谷,只9300人申請),再不愁缺乏「新血」了。

我經常說香港正開始「轉勢」,AO流失大減,也是其中一個徵兆。但願政府好好留住人才,把握這個好勢頭。

你 或 有 興 趣 的 文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