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Facebook Feature Image

海外「港獨友」玩太盡 612集會慘淡 英加台參加人數皆創新低

博客文章

海外「港獨友」玩太盡 612集會慘淡 英加台參加人數皆創新低
博客文章

博客文章

海外「港獨友」玩太盡 612集會慘淡 英加台參加人數皆創新低

2024年06月14日 19:00

6月12日是當年「黑暴之亂」的序幕日,遠遁海外的「黃友」視之神聖日子,幾年來都大鑼大鼓在各地舉行所謂紀念集會,參加人數多少有一定指標作用。心水清政圈朋友細看近幾年的出席情況,發現一年不如一年,今年雖是612五周年,在場港人卻創歷來新低,場面相當慘淡。

我與朋友分析有兩原因:1是集會被極端「港獨分子」把持,玩得太盡,一般單純支持反修例的港人恐有風險,不想與他們埋堆;2是許多海外港人已漸心淡,加上生活壓力逼人,出現「抗爭疲勞」,寧願歸於平淡。

海外「黃友」組織大鑼大鼓,在英加美澳等14個地方搞612五周年紀念集會,雷聲甚大,但雨點極小,參加人數寥寥,一年不如一年,顯示很多移英港人擔心風險,亦出現「抗爭疲勞」。

海外「黃友」組織大鑼大鼓,在英加美澳等14個地方搞612五周年紀念集會,雷聲甚大,但雨點極小,參加人數寥寥,一年不如一年,顯示很多移英港人擔心風險,亦出現「抗爭疲勞」。

海外「黃友」事前為了造大個勢,藉此向國際宣示港人「抗爭」仍方興未艾,有黃媒在612之前,列出全球各地的紀念活動,將在英加澳紐美和台北共14個地方舉行,單看預告,堆頭的確很大,驟眼以為會有成千上萬人參加。

實情如何呢?雷聲隆隆響,但雨點卻小得可憐。先說「黃友」聚居的英國,他們在香港駐倫敦經貿辦門外集會,紀念「反送中」展開5周年,在場者寥寥可數,大會聲稱有 500人,以過往慣例,多是報大數,一般打個8折就是實際人物,即約400人出席。

即使依大會估計的人數,也比去年的逾800人,減少了近4成。連在埸的「攬炒巴」劉祖迪也坦言,往後一段時間將是運動的「低潮期」,不過他循例叫大家不要灰心,「等待下一次起義的契機」。

至於英國第二大城曼徹斯特,6月9日的遊行只有80人響應網上強召,前來吶喊,而3天後的「大集會」也少於500人,當中包括部分旁觀者。另一大城市諾定咸,人數就更少,參加者大概只120人。

政圈朋友細看現場拍攝片段,有一景象十分搶眼,就是示威者不單止如常舉起「光時」黑旗,還升起一面藍白旗,聲稱是香港獨立的「國旗」,擺明車馬把紀念反修例活動轉變為「港獨」升旗禮。

這類集會的「港獨」色彩愈來愈濃厚,在場的反華政客如羅傑斯之流,自然覺得「正合我意」,但對不少單純懷念反修例運動的移英港人,卻對此有抗拒,一來覺得「港獨分子」把持了活動,去得太盡;二來「23條」立法已完成,跟他們埋堆風險極大,所以對類似活動可避則避。可能是這原因,令今次參加集會的港人買少見少。

極端「港獨分子」把持了活動,升起「香港國旗」,宣示香港獨立,令不少當地港人避而遠之,成為人數每況愈下的原因之一。

極端「港獨分子」把持了活動,升起「香港國旗」,宣示香港獨立,令不少當地港人避而遠之,成為人數每況愈下的原因之一。

這情況同時在加拿大、美國和台灣等地出現。以港人聚居的溫哥華而言,組織者「溫哥華手足」聲稱參加人數約300,場面頗為冷落,幾乎全部戴上口罩遮蓋面容。連搞手都承認,人數不及兩三年前,因為多了人感到風險增加,有些則覺同類行動太多,感到「好攰」。

台北一直是部分「黑暴分子」潛逃的落腳地,加上賴清德新登場,「反中」立場鮮明,在那裏的612五周年集會理應人頭湧湧,但主辦的台獨組織指,參加人數約600,比 2023年的1000多人,少了近半,可能連「綠營」的熱情都在降溫,不過陸委會仍循例表示繼續支持港人。

綜觀海外「黃友」在多地發動的紀念612活動,聲勢已大大不如兩三年前,除了少數極端「港獨分子」,以及一些中毒太深、走火入魔的政治癮君子外,大多數移居當地的普通「黃友」,已出現「抗爭疲勞」,並為了未來可能返港而迴避風險,所以這類活動門庭冷落是必然的事。

不過,如羅冠聰、劉祖迪、鍾翰林等,即使群眾激情已降溫,仍然不會死心,還在等待下一次「起義」的契機,對他們不能掉以輕心。




時人物語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

Tags:

羅冠聰

往下看更多文章

美英治安兩大笑話 港「0機會」發生 「9小時」vs「9分鐘」港警贏9條街

2024年07月14日 20:33 最後更新:20:43

西方政客沉溺於權力遊戲,為搶選票,動聽囗號喊得響亮,但對眼前的民生難題就得過且過,久而久之,積成「頑症」,神醫都難救。法律界朋友同我講,近日美英兩國都鬧出治安笑話,1是加州奧克蘭市便利店遭近百名匪徒洗劫40分鐘,9小時之後,才有首名警員到場;2是英國新任司法大臣告急,說監獄快要爆煲,為免被定罪的犯人無監可坐,將會提早釋放數千囚犯。這兩件事的確荒謬透頂,我詢問警隊朋友和懲教署前高層,類似情況會否在港發生?兩人異囗同聲說機會是「0」,警隊要求警員於報案後9分鐘到達現場,懲教處則留有一定數量「吉位」,任何情況下都「有監可坐」。

位於三藩市灣區奧克蘭(當地華人叫「屋崙」),向來治安惡劣,盜賊橫行,日前就有近百名劫匪闖入一間雜貨店,肆意搶掠,店內貨品一掃而空,連收銀機和提款機內的現金也一併拿走,為時足足40分鐘,然後施施然離去。

最離譜的,不是劫匪如此猖狂,而是店員打911報警後,對方竟說警員暫無暇處理,要店員在網上報案。老闆嬲到爆火,立即將現場 cctv錄得的瘋狂畫面傳給警方,那時警方知道事態嚴重,才將案件升為第1級,但首名警員仍姍姍來遲,於案發後9小時,才到店鋪調查,劫匪早已鳥獸散多時,人與贓物全都不知下落了。

加州奧克蘭市便利店遭百匪洗劫40分鐘,店員報警後,警員9小時後才到場,情況十分離譜,引發民眾極大不滿。

加州奧克蘭市便利店遭百匪洗劫40分鐘,店員報警後,警員9小時後才到場,情況十分離譜,引發民眾極大不滿。

警方事後的解釋十分滑稽,說因賊人己經離開,警員到場也沒用,而附近剛有另一案件發生,警方未能抽調人手,才叫店員先在網上報案。當知道劫案規模不小,即將案件升級,並派警員到現場與店主聯絡。但警方始終沒解釋,由收到報案,到警員到達調查,為何竟要9小時之久。

其實奧克蘭警方也有難言之隱,該市今年以來搶劫案上升了40%,警隊人手卻持續減少,10個樽只得6個蓋,如非極重大案件,便都側側膊懶理。朋友說,美國多個城市都同病相憐,例如紐約警員離職便比疫情前大升43%,小市民只能好自為之。

我問一位警隊朋友,如香港警方收到類似報案,警員用多少時間到達現場?他說警隊定下了服務承諾,要求警員在既定時間內,回應所有真正的999緊急求助電話,港島和九龍區平均「回應時間」為9分鐘,而新界區則為15分鐘。

香港警方定出時限,如案件發生於港島或九龍,警員被要求於9分鐘內到現場。

香港警方定出時限,如案件發生於港島或九龍,警員被要求於9分鐘內到現場。

所謂「回應時間」,一般是指警員到達現場處理案件的時間。當然所用時間會受一些因素影響,如交通情況,但管理層力求警員做到,會根據上述標準,進行內部監察,不容偏離時限太多。

香港警員「9分鐘」到達現場,與奧克蘭警員「9小時」相比,怎止贏9條街。而且警方破案速度亦奇高,例如年前尖沙嘴一宗表行劫案,重案組於10多小時內拉人並找回贓物,美英許多城市警隊都望塵莫及。

至於發生於英國的「監獄爆棚」荒謬劇,更令人笑爆嘴。剛上台的工黨司法大臣馬曼婷早兩日拉響警報,說英格蘭與威爾士監獄的8萬8千幾個收容額,正瀕臨爆瀉,只餘下約1400個空位,料瞬即填滿,如不採取緊急措施應對,被法庭判罪的犯人將「無監可坐」。

她決定出一奇招,就是由9月起,將數千名在囚監犯提早釋放,以空出位置容納新犯。至於這批囚犯出獄後會否造成治安問題,她沒有什麼保證,民眾只能自求多福了。

我詢問一位懲教署前高官,香港監倉會否逼爆?若如此,會疏散囚犯嗎。他斬釘截鐵說「不會」。他說香港監獄一般都留一定數量「吉位」,有個緩衝空間,現時狀況並不擠迫,仍有空位可用。

他說,制度上說,懲教署不可以不接受法庭判了刑的犯人,也不能提早放人,所以20多年前情況最惡劣的時候(因要囚禁大批非法入境者),監獄也要照收,惟有採取彈性措施,如將部分飯堂地方改為囚室等,終克服了困難。

美英治安的荒謬現象,非一朝兩日形成,只是到今天才「發病」,但深層問題太多太複雜,真係神醫難救。香港紀律部隊經多年努力,如今贏它們9條術,我對此衷心讚許。

你 或 有 興 趣 的 文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