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Facebook Feature Image

美國吹噓「學術自由」因一事露底 哥大《法律評論》得罪以色列被封

博客文章

美國吹噓「學術自由」因一事露底 哥大《法律評論》得罪以色列被封
博客文章

博客文章

美國吹噓「學術自由」因一事露底 哥大《法律評論》得罪以色列被封

2024年06月17日 20:33 最後更新:20:56

美國政客開口埋口說香港已失去自由,黎智英之流亦曾大聲疾呼,叫港人為美國的「自由民主」價值而戰,一位法律界朋友愈聽愈唔順氣,向我講述最近哥倫比亞法學院發生的一件事,說明美國吹噓的「學術自由」正受到政治打壓,話ban就ban。此事涉及一本權威學刋《哥倫比亞法律評論》,因刊出一篇文章評論以色列在加沙的不人道「罪行」,遭刊物的董事會封殺,學術自由蕩然無存,令學界爆怒火。

美國哥倫比亞大學法學院的學刊《法律評論》,因刊登文章評論以色列在加沙的「罪行」,遭到刊物董事會封殺。美國吹噓的「學術自由 」成為空話。

美國哥倫比亞大學法學院的學刊《法律評論》,因刊登文章評論以色列在加沙的「罪行」,遭到刊物董事會封殺。美國吹噓的「學術自由 」成為空話。

美國一些名牌大學的法學院都有學刊,《哥倫比亞法律評論》由法學院學生負責出版,學術地位頗高,編輯可自行決定選登文章,一向相安無事,但最近就鬧出一場大風波。

事件源頭是一名哈佛大學博士候選人埃巴里亞,這位學者寫了一篇文章,指以色列在加沙觸犯了一連串「反人類罪」,認為當地巴勒斯坦人受到以色列系統性壓迫的處境,可以用一個名為 Nakba的新法律概念來界定。在阿拉伯語中,Nakba是「災難」之意。

他原來將文章交給《哈佛法律評論》發表,哈佛出了名親以,當然把文章彈回。其後他把文章拿到《哥倫比亞法律評論》,獲刊物編委會接受,同意刊登。

因編輯們預見這篇文會很「爆炸性」,擔心未出街就被叫停,所以只由編委會拍板,未在內部廣泛傳閱,到最後一刻才放上網。

刊物出街後,因文章直指以色列的「罪行」,觀點尖銳,令成員包括校方高層的學刊董事會大為震怒,嚴斥編委會未經正常審查,就把該文刊出,不符合理程序,要求編輯將文章抽起,但遭到拒絕,繼續將文章放在該刊的網頁。董事會見編輯執意抗命,亦出撒手鐧,下令把網頁「暫時關閉」,外界上網只會見到「網頁正維修中」字句,其他一片空白,等於將文章封殺。

董事會對這篇文章重手打壓,令不少學者嘩然,法學院一名教授就講中要害,說如果此文是評論其他事情,相信董事會不會對程序問題如此緊張。該文作者埃巴里亞亦回應指,事件是「美國大學對這類評論廣泛壓制的縮影」。

他說得很對,事件展示了美國大學有兩個潛規則:1是凡事都要看猶太金主面色,即使學術評論,也不能越過「反以色列」的界綫,所謂學術自由,同樣有種種無形規限;2是校方手中永遠握着「尚方寶劍」,可以隨時發威,不會讓學生和教職員為所欲為。

法律界朋友還舉出另一例子,戮破美國「學術自由」的神話。早前多間大學學生爆發校園示威,聲討以色列暴行,大部分校方都施鐵腕遏止,其中紐約大學更出一「奇招」,向參加示威被捕的學生發出通知,如想重返校園,須修畢一個「誠信精神課程」,包括讀晒49頁課文,並完成習作,目的是令學生在「道德論證」和「道德決策」上有所得益。

話說得好聽,其實是變相「洗腦」,與美國一直宣傳的思想自由背道而馳。所以紐大法律學教授梅菲致函校方直言,這做法是「對學術的羞辱」 。

紐約大學示威學生被校方要求修畢變相「洗腦」課程,才可復學,被指是「對學術的羞辱」。

紐約大學示威學生被校方要求修畢變相「洗腦」課程,才可復學,被指是「對學術的羞辱」。

一場巴以衝突,恍如照妖鏡,把美國這種「我做就得,你做就錯」的醜陋雙標,暴露得清清楚楚。經此一照,它以後要繼續將美式「自由」神話化,就難得多了。




時人物語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

往下看更多文章

「黑暴金主」夥兩大鱷豪賭香港大亂 郭文貴設大騙局終難逃法網

2024年07月19日 21:15 最後更新:21:24

黑暴期間被揭是幕後金主的「老千商人」郭文貴,上得山多終遭虎咬,紐約曼哈頓聯邦法院近日裁定他串謀詐騙、洗黑錢等9項罪名成立,指他騙走數千粉絲共10億美元,估計要坐監數十年。政圈朋友翻看郭文貴的多段「秘聞」,顯示2019年反修例動亂背後有外來水源的說法,是鐵一般的事實,而他不單止泵水給港獨分子,當時還與美國兩條政商大鱷聯手,想香港大亂,從中得利,這場豪賭如成功,後果將十分可怕。

郭文貴欺詐10億美元罪成,他與美國政圈大鱷班農埋堆設騙局,並在幕後泵水支援黑暴,同時注資入對沖基金大鱷巴斯的基金,豪賭香港金融崩潰。

郭文貴欺詐10億美元罪成,他與美國政圈大鱷班農埋堆設騙局,並在幕後泵水支援黑暴,同時注資入對沖基金大鱷巴斯的基金,豪賭香港金融崩潰。

由內地潛逃美國的郭文貴,當時暗中在幕後搭起「水喉」,向港獨分子提供金錢支援,此秘密首先在他與「香港民族陣綫」召集人梁頌恆的手機通話中曝光。他在流出的片段中,大讚梁頌恆是「英雄」,說行動一定要繼續,「如果這次人氣散掉,再回來的可能性就沒有了」。他還拍晒心囗說:「兩件事我向你保証:第一,需要多少錢我繼續保證;第二,我告訴你,美國這邊交給我和班農(白宮前首席策略師),他已見了美國幾個最上層。」

郭文貴這段話,並非只是囗輕輕,當時他已與極端反中的班農打得火熱,密密籌集了一筆資金,支援反修例動亂只是第一步,最終目標是搞垮北京政權。

他於2017年首次與班農會面,可謂臭味相投,目的一致,其後兩人成立一個一億美元的基金,調查中國貪腐問題,並給「受迫害的人」提供協助,到了 2019年,這成為了他對梁頌恆所說的「需要多少錢我繼續保證」的水源。

此時,通過班農拉綫,郭文貴又搭上了對沖基金大鱷巴斯。此君同樣是極端反中,一直睇衰中國經濟,2017年曾落注賭人民幣大貶值,大量沽空,結果損手而回。到了2019年黑暴爆發,他成立了一個基金,趁着香港亂局惡化,大量沽空港元,待金融崩潰,基金就可大獲其利。巴斯當時曾高調製造輿論,說《逃犯條例》將迫使大批外國公司遷走,嚴重打擊經濟和匯率穩定,聯繫匯率制度正「危在旦夕」。

究竟巴斯有沒有在幕後出錢支持反修例運動?沒有實據證明,但客觀上,香港政治越動盪,他賭贏的機會就越高。

根據美國証券交易委員會(SEC)的資料,與郭文貴和班農有連繫的GTV母公司 Saraca Media Group,當時曾把1億美元轉移到一個對沖基金,但沒有講出基金名稱。《彭博》引述消息來源說,那正是巴斯的一個對沖基金。即是說,3人聯手豪賭香港局勢失控。

由於有此目的,加上郭文貴和班農皆希望香港大亂觸發北京政權不穩,故有理由相信,他們曾秘密泵水給激進分子,把香港搞得越亂越好。

3人皆希望香港越亂越好,郭文貴與班農的最終目的,是香港亂局觸發北京政權不穩。

3人皆希望香港越亂越好,郭文貴與班農的最終目的,是香港亂局觸發北京政權不穩。

據《彭博》報道,2020年《香港國安法》出台後,那基金仍豪賭聯繫匯率制度會崩潰,港元與美元將於一年半內脫鈎。當然,結果非如他們所預期,聯繫匯率絲毫沒變,香港金融仍穩如泰山。

由郭文貴與兩條政商大鱷的圖謀和秘密行動,可以見到2019黑暴期間,衝擊香港的外來暗湧比我們眼見的更強烈。幸好郭文貴和班農等最後都一敗塗地,豪賭全盤皆輸,否則結果會十分可怕。

你 或 有 興 趣 的 文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