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Facebook Feature Image

洛桑最新報告勁打羅奇塊面 死雞撐飯蓋 時亨哥出一招KO

博客文章

洛桑最新報告勁打羅奇塊面 死雞撐飯蓋 時亨哥出一招KO
博客文章

博客文章

洛桑最新報告勁打羅奇塊面 死雞撐飯蓋 時亨哥出一招KO

2024年06月18日 20:58 最後更新:21:08

評論交鋒如打擂台,有人論據薄弱,不堪一擊倒地,卻仍不認輸,死不改囗,大唱「香港玩完論」的前大摩首席經濟學家羅奇,就屬於這類。他早前「奇論」一出,即受到各方有力反駁,當中包括一些國際金融高人,但他不但沒有認衰,近日還繼續拋出「絕望論」,指香港的火花已消失,無可救藥。如此死雞撐飯蓋,實在難看。

恰恰在這時候,瑞士洛桑管理學院(IMD)今日發表最新的世界經濟力排名榜,香港上升兩級,居全球第5位,其中「國際貿易」一項更排於榜首,這份亮麗成績,勁勁打臉羅奇,大快人心。早前曾以7大理據反駁羅奇的金融猛人馬時亨,看完此報告後甚感鼓舞,他指「玩完論」只是憑觀感,在客觀數據面前,完全站不住腳,一擊就可KO。

羅奇繼「玩完論」後,又拋出「絕望論」,指香港的火花已消失。洛桑國際管理學院最新發表的世界競爭力報告,香港排名升至第5位,幾項評分亮麗,客觀上對羅奇作出有力反駁。

羅奇繼「玩完論」後,又拋出「絕望論」,指香港的火花已消失。洛桑國際管理學院最新發表的世界競爭力報告,香港排名升至第5位,幾項評分亮麗,客觀上對羅奇作出有力反駁。

羅奇近日再出「香港玩完論」續篇,於網上撰文,題為《接近絕望的無奈》,說他見到京港兩地年輕一代正瀕絕望邊緣,又感到兩個城市「火花已消失 」。他又指港府並未能對其論述提出有效反駁,而所用的數據多是「公關宣傳」。

羅奇沒有就港府的數據作出具體爭辯,而是以輕蔑態度虛晃一招,反而顯出其心中無底。他對港府的說法不屑一顧,但對具國際權威的瑞士洛桑世界競爭力報告,難以當冇到。

據報告的細項排名,香港在「國際貿易」和「商業法規」居全球之首,「國際投資」、「基礎設施」、「金融」和「教育」都列於頭5名,「政府效率」則排第3位。至於「經濟表現」也躍升,明顯反彈。各項分數加起來,香港重回全球「5強」之列,與其他強勁對手比較,絕不輸蝕。這一系列評估,都有根有據,如果香港情況真如羅奇所說「就快玩完」,怎可能排名不跌反升?

馬時亨對洛桑報告KO羅奇,拍晒手掌,事實上他早在今年3月初,就與港大經管學院副院長鄧希煒聯名撰文,提出7方面論據反駁「玩完論」,認為若香港金融穩定、維持司法獨立及普通法法制、保持廉潔高效政府、保持資本和人員自由流動、維持訊息自由流通、發展高質教育、構建人才庫,經濟就必能興盛,遑論「玩完」。

馬時亨早於3月初已羅列7方面論據,有力駁斥「玩完論」。他說羅奇只是憑主觀觀感造文章,可用具體理據將他擊倒。

馬時亨早於3月初已羅列7方面論據,有力駁斥「玩完論」。他說羅奇只是憑主觀觀感造文章,可用具體理據將他擊倒。

時亨哥同我講,這7項與洛桑報告的排名項目不謀而合,負責出報告的機構是根據客觀評估定高低,由今次排名結果可見,他在文中提出的7點,香港都能維持,部分更有改善,以目前這表現,當然不會「玩完」。

他說自己曾細看羅奇的觀點,多基於主觀印象和觀感,並無實質數據支持,不難擊倒,所以他與鄧希偉蒐集了7方面的資料,列出7個香港可維持的優勢,基於此反駁「香港玩完論」,現在再加上洛桑全球競爭力報告對香港的評分,羅奇的論點將難站得住腳。

除了時亨哥外,另一位金融猛人、「新興市場」之父麥樸思,早前也在個人網站以「香港:遠未玩完」(Hong Kong :Far from Over)為題,指香港將透過擁抱科技和人工智能,配合內地的鴻圖大計,在連接中國與世界的橋樑中大大得益。這番說話明顯是跟羅奇唱反調。

看過洛桑最新報告後,我會毫不猶豫落注於時亨哥和麥樸思的預測,而賭「空囗講白話」的羅奇輸。看情況,最後玩完的,很可能正是他的「玩完論」。




時人物語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

Tags:

瑞士

往下看更多文章

史墨客當年跣黃之鋒 如今扮懺悔 推「河童」衝鋒卻過橋抽板

2024年07月22日 20:05 最後更新:20:29

搞政治總要有點演技,高手更可做到七情上面,一個新例子,是前美國駐港總領事史墨客(Hanscom Smith)接受自由亞洲電台訪問,滿臉悔咎神情說,「我們無法(給黃之鋒等)提供幫助... 將他們救出來」。不知道當時發生過什麼事的人,也許會被他的演技騙倒,實情是他當時在背後推動黃之鋒和泛民衝鋒,但到形勢逆轉時,領事館和美國政府不但沒伸援手,還因怕惹火上身,狠心過橋拍板,跣到黃之鋒等攤攤腰,如今他卻扮晒懺悔,實在假得可笑。

前美國駐港總領事史墨客在訪問中,說當日救不到黃之鋒等,是一場悲劇,面露悔咎神情。查實那時候美方為怕給自己惹來大麻煩,拉閘拒予黃之鋒庇護,過橋抽板盡顯無情。

前美國駐港總領事史墨客在訪問中,說當日救不到黃之鋒等,是一場悲劇,面露悔咎神情。查實那時候美方為怕給自己惹來大麻煩,拉閘拒予黃之鋒庇護,過橋抽板盡顯無情。

史墨客於2019年6月獲任為駐港總領事,不久之後,香港就爆發反修例動亂,對美國政府而言,這場群眾運動有助反對派奪權,正是香港出現大變局的黃金時機,史墨客因而全力介入,與黎智英、黃之鋒、羅冠聰等頻頻會面,也密晤泛民元老和政黨頭頭,共商大計。

當年8月反修例風起雲湧之時,有人看到黃之鋒、羅冠聰及兩名港大學生會領袖現身萬豪酒店大堂,在場還有美領館政治部主管Julie Eadeh,其後各人到酒店內一房間密會更高級官員,相信那就是史墨客。

在那一兩天,史墨客又被發現在交易廣場美國會所與李柱銘、陳方安生等泛民人士見面,在一起的還有美領館官員Julie Eadeh。此外,他還去過公民黨主席梁家傑的律師樓,與黨魁楊岳橋等人閉門密斟。由這一連串秘密串連可見,他當時正積極介入「運動」,扮演着推手的角色。

史墨客在自由亞洲電台的訪問中,也透露了一個秘密,就是他原來曾於當年10月低調前往北京,嘗試與港澳辦官員見面,討論香港形勢,但在最後一刻被取消。當時美國政府正藉香港的「群眾抗爭」向北京施壓,欲影響香港特區的政治發展,圖謀已畢露,而場仗亦打到埋身,阿爺拒不與他對話亦理所當然。

到了2020年3月,黃之鋒、劉穎匡等還公開求見史墨客,向他提交15萬個市民及團體的簽名,要求美國啟動《香港人權及民主法案》中的制裁機制,強攻特區政府,這行動明顯是兩方夾埋唱雙簧,試圖最後一博。但3個月之後,阿爺即以雷霆之勢祭出《香港國安法》,黃之鋒此時終於識驚,知道形勢兇險,在極度惶恐下,倉皇向美國總領事館求助。

在國安法實施當日上午,他與美領館官員在花國道聖約翰大廈見面,明言想進入對面馬路的美領館尋求政治庇護,但即時遭到拒絕,慘吃閉門羮。政圈朋友有理由相信,這決定是由總領事史墨客作出,因為如讓黃之鋒入內匿藏,將帶來極大麻煩。

其後黃之鋒直接發電郵向國務卿蓬佩奧求助,同樣不獲理睬,當他隱形。有消息指,那時美方考慮過安排他由水路潛逃,但擔心如被截獲,會引發外交風波,對美國不利,故最後決定袖手旁觀,由得「河童」自生自滅。

黃之鋒黑暴期間曾與史墨客及美領館官頻频密會,但到「國安法」臨頭,對方為了美國利益把他離棄,讓他淪為階下囚。

黃之鋒黑暴期間曾與史墨客及美領館官頻频密會,但到「國安法」臨頭,對方為了美國利益把他離棄,讓他淪為階下囚。

史墨客也好,蓬佩奧也好,當時都是從美國利益出發,作出「棄卒」的無情決定,反正阿爺出重手後,「時代革命」大勢已去,黃之鋒等的利用價值暴跌,對美方而言,營救他們再沒有什麼好處。在這情況下,「出得嚟行,預咗要還」成為了他們的宿命。

史墨客對當時為何「無法提供幫助... 把他們救出來」,當然心知肚明,政治本來就沒有情義好講,黃之鋒怪不了人,只是史墨客如今仍想裝扮得有情有義,為那段往事懊悔不己,就顯得「太假」,反而惹人發笑。

你 或 有 興 趣 的 文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