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Facebook Feature Image

英大學水緊榨盡BNO家長荷包 縮皮令國際排名跌 陷惡性循環

博客文章

英大學水緊榨盡BNO家長荷包 縮皮令國際排名跌 陷惡性循環
博客文章

博客文章

英大學水緊榨盡BNO家長荷包 縮皮令國際排名跌 陷惡性循環

2024年06月20日 20:15 最後更新:20:28

港人很多都是「隔籬飯香」,覺得香港事事不如人,看不到自家的好處。舉個近例,英、澳、美等地大學齊齊喊窮,正紛紛大加學費,而且幅度不小,香港的大學學費則自97年至今未加過,政府今日宣布2025/26年度開始調整,平均加幅只5.5%,極之溫和。講到財困,英國的大學特別厲害,人越窮越 mean,學校亦是如此,本來部分BNO港人日後取得永久居民身份後,子女即可支付本地生學費,平了一大截,但一些校方講明維持這批學生的國際生收費,榨盡BNO港人荷包,對這類家長而言,仲有排捱。

英國的大學有4成將墮入財政困境,須縮皮開源,勢向國際學生開刀,移英的BNO港人家長和學生亦將受影響。

英國的大學有4成將墮入財政困境,須縮皮開源,勢向國際學生開刀,移英的BNO港人家長和學生亦將受影響。

英國近年瓣瓣唔掂,大學教育亦危機重重,教育界朋友給我傳來一段消息,話根據多間大學的財務報告,達4成學校今年底將陷入財赤,一些校長已發出預警,強烈要求下屆政府批准大增學費,並給予更多資助,否則將出現爆煲潮,部分學校分分鐘倒閉。

在這情況下,校方一方面要縮皮,另方面則「榨到盡」增加收入,BNO港人家長即首當其衝。於2021年獲准居英的首批BNO港人,快將可申請成為永久居民,本來按政府政策,若他們取得這身份,現時讀大學的子女就可繳交本地生學費,省一大筆,但有報道指,不少學校拒絕接受,要求他們繼續付高昂的國際生學費。

現時英國國際生學費,是本地生學費的3至4倍,教育界朋友說,校方大多水緊,自然不想縮減原來的水源,所謂「上有政策,下有對策」,他們可大條道理指,當時校方是以國際生的條件收錄這批BNO學生,要求比本地生低,若繼續就讀,理應付國際生的學費。

由於校方有酌情權,BNO家長除非轉校,否則只能無可奈何照付。最慘是,大學正大刀闊斧開源節流,國際生學費必然再加,BNO港人家長本已飽受通脹、加稅之苦(工黨表明將加買樓印花稅1%),現在還要孭更高學費,實在十分慘情。

首批獲批居英的BNO港人,其子女本來快可付本地生學費,平了一大截,但校方正陷財困,不想「水源」縮小,勢將加以阻撓。

首批獲批居英的BNO港人,其子女本來快可付本地生學費,平了一大截,但校方正陷財困,不想「水源」縮小,勢將加以阻撓。

教育界朋友最近看過一些有關英國大學困境的報道,概括有幾大原因:1是保守黨政府幾年前脫歐,流走了一批歐盟學生,而近年政府為遏止移民潮,削減外國學生簽証,令這條「水源」大縮;2是政府對本地生學費設限,多年未調整,學生越多,赤字就越大;3是通脹推高成本,收入減少,開支卻大增,導致資金缺口日大。

所謂越窮越見鬼,學校面對財困無計可施,惟有釜底抽薪裁員,同時削減教學和科研開支,但這猶如飲鳩止渴,令自己體質變弱,連累國際排名下跌。

近日有報道指,QS世界大學排名榜中,英國的大學近6成下跌,只有22%上升,入「百大」的少了兩間。QS的行政總監認為,英國大學正受到資金短缺、外國學生人數減少等壓力,將進一步影響其排名。

教育界朋友同我講,英國大學已陷入惡性循環,越縮皮,教學和科技水平就越低,高質素的外國學生因而卻步,令收入進一步縮減,財困隨之越陷越深。

英國大學教育一直處於國際頂尖位置,如今卻淪於這境況,何以至此?很值得特區政府和大學界朋友深思,引以為鑑。




時人物語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

往下看更多文章

AO流失大減可喜 政府穩住「中堅」「19風暴」影響漸消仍存兩隱憂

2024年07月12日 20:08 最後更新:20:23

過往AO(政務官)被稱為「天子門生」,是政府運作的中堅分子,即使官場文化改變不少,其角色仍然重要,但近幾年因各種內外原因,AO外流急增,一下子走了大批人,情況都幾嚴重。幸而最新數字顯示,2023/24年度有22名AO「劈砲」,比上年度的36人大幅減少,顯示流失潮已漸退。前高官老友與我談起此事,認為這是可喜現象,估計與兩個因素有關,不過政府須留意兩個隱憂,如不好好處理,流失潮仍可能復升。

AO(政務官)流失潮顯著減退,辭職人數比高峰期大降4成,前高官分析指有兩大原因,但也存在兩個隱憂。

AO(政務官)流失潮顯著減退,辭職人數比高峰期大降4成,前高官分析指有兩大原因,但也存在兩個隱憂。

辭職的22名AO中,16人屬「非首長級」,6人屬「首長級」,前者比上一年度少了24%,而後者更大減60%,跌幅十分明顯。前高官老友看到這數字,也感到高興,他分析可能有兩個原因:1是2019年「反修例風暴」對政府內部有一定影響,部分AO因而離開政府,經過幾年後,想走的都走了七七八八,留下來的,心態上較為穩定;至於新一屆政府的新作風,除了少數人外,大部分AO亦已適應,願意繼續工作。

他估計第2個原因是,近一兩年香港經濟環境不太好,復甦比預期慢,大公司業績不如從前,要睇住盤數慳住使,聘請中高層人員自然手緊咗,大機構的情況也相近,所以AO跳槽到商界和公共機構的機會也減少。隨着外來「拉力」轉弱,「失血」情況也顯著放緩。

這方面,行會召集人葉劉亦有類似分析,她說打算辭職的AO多已離開,而公共機構、馬會、保監局等高層職位「好多已填補咗」,再冇咁多位,以至AO離職潮回落。

雖然這現象可喜,但前高官老友說,仍有一些隱憂,政府須留意。首先是近年一批中高層AO跳槽或退休,中層以下AO要補位,人手拉扯得很緊張,有時1個人要孭1.5甚至2個人的工作,壓力甚大,對年輕一代的AO而言,如感到太辛苦,就會有「一走了之」的想法。即使中高層的資深AO,也可能「頂唔順」求去。

此外,他說新一屆政府積極推行新政策,又要加快解決舊問題,中層公務員的工作強度不斷提高,AO更忙到出煙,如這情況不能改善,也可能引發另一輪流失潮。

他認為,政府有兩個方法減低AO的工作量,1是簡化一些工作程序,避免他們為完成複雜程序而疲於奔命;2是精準推出新政策、新項目,更有效地投放人力,對AO而言,不用太吃力之餘,成就感也更大。

我很同意這意見,只要中層和中高層AO穩住,保持政府運作的「中堅力量」,施政就可順暢推行。與此同時,大力吸納「新血」補充,培養青年軍接棒,亦很重要。

申請AO的人數也大幅回升,公務員事務局局長楊太說,最近招募大學未畢業的同學投考公務員,包括AO和EO,反應十分熱烈。

申請AO的人數也大幅回升,公務員事務局局長楊太說,最近招募大學未畢業的同學投考公務員,包括AO和EO,反應十分熱烈。

在招募新AO方面,近期可說漸入佳境,2023年度申請AO的人數達1.25萬人,比上一年度大增34%,250人爭一個位,可說「爭崩頭」。由這現象可見,「反修例動亂」令年輕人考AO出現的低潮,已逐漸過去(2022年度是低谷,只9300人申請),再不愁缺乏「新血」了。

我經常說香港正開始「轉勢」,AO流失大減,也是其中一個徵兆。但願政府好好留住人才,把握這個好勢頭。

你 或 有 興 趣 的 文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