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Android操作系統成為中美爭奪的「上甘嶺」 華為開發自己系統免被絞殺

網上傳來一條Android 的推文(Twitter),表示2019年要向國產手機品牌收費。推文瞬間被刪除,不過,已經為傳媒帶來很多精彩故事。

Android (1)

Android 這段推文已被刪除,原因不詳。(網上截圖)

Android 的推文寫道:「我們打算在今年第3季向中國的手機製造商收費,包括華為、中興、小米和很多其他智能手機製造商。」推文後來被刪除,但已被很多人截圖流傳。

大家都知道,國產手機都用Google開發的Android操作系統,這個系統是當年Google開發來對抗蘋果iPhone 的IOS操作系統,IOS操作系統只供iPhone自己用,而Google就開發出Android操作系統,供其手機製造商免費使用,以抗衡蘋果。理論上Google只透過Android系統上的應用商店售賣應用,從中拆帳賺錢。

Android一旦改為向手機製造商收費,就表示它是專利產品,不再是開放的產品,「專利」這兩個字,何止是「收費」那麼簡單。翻開上世紀六十代年矽谷半導體公司的鬥爭史,美國科企除了技術競爭,更常用的是以專利為攻擊性武器,擁有眾多專利的公司,單憑專利優勢已可絞殺弱勢對手。

花得起錢的大企業,明知無勝算也提出專利訴訟,指控有技術威脅的細公司侵權。最著名例子是某晶片龍頭,為趕絕一間沒有實力的對手公司,走去東岸「無雷公咁遠」的地方法院打官司,位於矽谷的被告,終日要為官司來回奔走千里,可憐人少公司細,這個老闆等不到還我清白之日,就息勞歸主。矽谷公司競爭不惜「千里殺一人」,而專利官司之險惡,同樣是「半步不留行」。

Android要向手機製造商收專利費用,還要點名國產手機,身為群龍之首的華為,未免就是最大目標。在此之前,微軟以Android專利收費問題狀告鴻海集團,鴻海老闆郭台銘已公然指出,這是微軟和Google等專利利益集團,向華為等國產手機下手的前奏。美國就是看出華為縱使有能力研發出自主的操作系統,也難捨Android這個完備的生態系統。

事實上,為了扭轉輿論被動形勢,華為適時公開承認已經打造屬於自己的操作系統,不過,華為發言人一再重申︰「華為的確擁有備用的操作系統,但僅在必要情況下使用。」道理很簡單,你開發出來的操作系統,一時三刻之間,上面沒有足夠的應用可供消費者使用,你說怎麼辦?奈何美國各界正在合力針對華為崛興興,一旦打開了專利官司的「潘多拉盒子」,配合美國政府可能實施技術禁運,華為手機隨時用不上Android系統,或者要付天文數字的專利費用。

Android (2)

志願軍守住上甘嶺,贏得一場重大戰役。網上圖片

據聞早在2012年,華為創辦人任正非已經想到有今天的被「圍剿」的可能,所以當年投下巨資,開發包括操作系統、芯片、新一代通信等核心技術,任正非當日留下一句名言︰「我們是要拿下上甘嶺。」今天媒體舊事重提任總的話,確有幾分霸氣,上甘嶺戰役是上世紀50年代韓戰後期僵持的一次戰役,美軍就是打不過解放軍,攻不下上甘嶺,最終要在板門店坐下來和談。

今時今日,華為有幾大實力打這一場仗?華為近年大力研發技術專利,歐盟委員會2018年的報告顯示,華為投入研發的金額投資,全球企業排行第五位(前面是三星、Google、福士和微軟),也是唯一進入前50名的中國公司。行內估計,華為在5G技術方面,儲備不少專利,進入5G時代,微軟、Google等科企反過來有求於華為,屆時雙方又可能回到平衡態勢,這種時而競爭時而合作的關係,矽谷名之為「競合」(Coopetition)。

目前剛啟動5G普及化,形勢未能即時轉向華為這一邊,華為必須守得住這一段時間,方可轉被動為主動。因此,以敢言見稱的華為消費者業務CEO余承東對於華為操作系統,也只是點到即止,還不至於唱起「一條大河波浪寬」呢(編者按: 這是大陸電影《上甘嶺》插曲《我的祖國》的歌詞)。

深藍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

市務營銷求「安心」

「安心」偷食事件是過去幾天的熱門話題。利用社交媒體監察系統搜尋香港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