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賀子珍離開毛澤東是江青「插足」造成的嗎?


賀子珍和毛澤東在一起(資料圖)

本文摘自《真相:毛澤東史實80問》,田樹德,中國青年出版社出版

過去,在社會上廣為流傳這樣一種說法:1937年,賀子珍從延安出走離開毛澤東,是因為江青「插足」導致毛澤東與賀子珍夫妻關係破裂造成的。有的甚至這樣說:“賀子珍在延安不容忍江青‘插足’,曾當面大罵江青。江青不甘示弱,便與賀子珍大吵大鬧。而毛澤東喜新厭舊偏愛江青,大發雷霆指責賀子珍。賀子珍一氣之下離延安出走離開了毛澤東。”社會上是這樣流傳的,而報刊發表的文章,有的也這樣說。

真的是這樣嗎?不是的,純屬子虛烏有的傳說。

人民出版社於1996年11月出版的《毛澤東家世》記載,江青於1937年8月底從西安途經延安南面80公里的洛川到達延安,先讓她在延安第三招待所(又稱「西北旅社」)暫住。根據當時黨中央的規定,從敵占區到延安工作的人,特別是黨員,不論是誰都應進行審查。江青到延安後,為了審查她的黨籍問題,讓她在招待所住了很長時間,直到10月中旬,江青入黨的介紹人黃敬到延安,證明了她的黨籍問題,才結束審查,讓她於11月進入中共中央黨校學習。在這之前,江青不可能單獨接觸毛澤東。

1938年4月,魯迅藝術學院成立後,為了發揮江青的專長,將她調到該院任戲劇教師。8月,調到軍委辦公室當秘書,從此便在毛澤東身邊工作。

再說賀子珍。中國廣播電視出版社於1998年7月出版的《賀子珍和她的兄妹》、中國青年出版社於1997年8月出版的《賀子珍》記載,賀子珍於1935年10月,隨中央紅軍勝利到達陝北。1937年初,黨中央和中央軍委機關遷到延安,賀子珍隨毛澤東抵達這裏。

在延安,賀子珍看到革命形勢發展很快,深深感到自己知識不夠,尤其是革命理論方面太欠缺了,因此急需系統地學習、提高,否則難以適應革命工作的需要。於是,便向毛澤東提出進「抗大」學習的要求。

毛澤東考慮到,「抗大」紀律很嚴,每天要“三操兩課”過軍事化集體生活,而賀子珍在長征途中受過重傷,加上因生孩子失血過多,身體尚未康復,所以不同意賀子珍進抗大學習。

而賀子珍性格倔強,學習的願望迫切。她對毛澤東說,過去輾轉戰鬥在革命根據地,又經過長征,生活那樣艱苦,並且是死裏逃生,都過來了,難道在「抗大」學習還堅持不下來嗎?在賀子珍的強烈要求下,毛澤東便同意了。

賀子珍在「抗大」學習,生活是很緊張的。不僅同大家一樣參加了全部的學習課程,而且每天清晨出操,晚上參加政治活動,住集體宿舍。除星期六外,很少回家。由於生活這樣緊張,營養嚴重不良,加上不適應陝北的惡劣氣候,所以便得了嚴重的貧血症。有一天,她病情惡化,暈倒在「抗大」廁所里。在這樣的情況下,不得不停學回家。

賀子珍在家休養期間,又接連遇到不愉快的事:

一是看到毛澤東經常與美國女記者艾格妮絲·史沫特萊以及女翻譯吳莉莉跳舞、聊天。因此,產生了許多誤會,使賀子珍與毛澤東的感情出現裂痕,關係緊張。

二是賀子珍又一次懷孕,並且經常嘔吐。賀子珍生孩子生怕了,想同毛澤東分開一段時間,減輕一下身體的負擔。

除此,賀子珍身上還有彈片沒有取出來,經常疼痛難忍。於是,便想動手術取出彈片,而延安動不了取彈片的手術。因此,她決定去西安,從那裏轉赴上海治病,同時做人工流產。

對賀子珍這種打算,毛澤東起初沒有同意,賀子珍再三堅持,毛澤東不得不同意了。

就這樣,賀子珍於1937年10月離延安到西安。

賀子珍到西安後,上海淪陷被日本佔領,去上海已不可能,她只得留在西安暫住。毛澤東得知這種情況,託人捎去一封信,苦苦相勸,希望她回延安,等以後有機會再出去治病。

而賀子珍沒有按照毛澤東的意見回延安,仍住在西安。11月底,中共駐共產國際的代表王明、康生、陳雲等從莫斯科坐飛機經新疆、蘭州、西安去延安,使賀子珍受到啟發。她想:上海去不成,為什麼不可以到蘇聯去呢?到蘇聯,既可治病,又可獲得出國學習的機會。於是,便從西安坐汽車到蘭州。

賀子珍到蘭州後,中共駐蘭州辦事處主任謝覺哉曾勸說賀子珍回延安,不要去蘇聯。但賀子珍不聽勸說,堅持要走,賀子珍在蘭州期間,毛澤東也曾託人帶口信給賀子珍,還發去電報,勸她回延安。賀子珍個性倔強,仍堅持自己的意見,就這樣,從蘭州乘飛機飛往莫斯科。

從上述情況來看,賀子珍從延安出走離開毛澤東,並不是江青所造成的。因為賀子珍於1937年10月離延安,而此時江青正住在延安第三招待所接受審查,不可能讓她與毛澤東單獨接觸。再說江青到延安之初,所追求的是徐以新(後來曾任延安魯迅藝術學院訓導主任),並非毛澤東。基於這樣的情況,怎能說賀子珍出走離開延安是江青「插足」的結果呢?賀子珍在延安時,江青未曾與賀子珍見過面。以後,她們也未見過面,說她們在毛澤東所住的延安窯洞裏當面吵架,顯然是子虛烏有的誤傳。

現代秘史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