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共和國第一大將」粟裕授銜的真相

1955年全軍實行軍銜制,授了10位元帥,10位大將,57位上將,177位中將,1359名少將。粟裕名列十大將榜首,人稱「共和國第一大將」。


粟裕大將

打那以後,在幾十年的時間裡,粟裕的軍銜問題常常成為大家議論的焦點。許多同志認為,粟裕戰功很大,評大將低了,應該授元帥。不光是黨內、軍內,連黨外高層民主人士邵力子、黃炎培等人也持這種認識。不少中青年也認為,粟裕戰功很大,應該評元帥。也有人說沒有評上元帥,他不滿意,受到毛澤東的批評,他哭了。吳東峰同志是其中的一個。他在《解放軍文藝》發表了《開國大將》一文,總起來說,主導思想是宣傳粟裕的,但有一個問題說錯了,文雲:毛澤東有「男兒有淚不輕彈,只是未到評銜時」之說,即謂粟裕也。如此地張冠李戴,加到粟裕頭上來,那就是錯了,那就是冤枉他了。

國防大學黨史專家姚旭同志跟我談到這件事時,很氣憤,要我寫一篇文章,說明真相。我知道這件事情後,心中很不平靜,認為有必要將粟裕對評銜問題的態度向大家講清楚。

這裏還要為徐玉田同志說清楚一個問題。在解放戰爭期間,徐玉田同志是粟裕的機要秘書,吳東峰同志說徐玉田寫過文章,說「華東戰場上,陳毅雖為司令,戰役指揮多為粟裕將軍包攬也。」我查閱過徐玉田同志的文章,發現他沒有說過這樣的話。

現在回到正題上來。粟裕授銜的真相究竟如何?作為當時在他身邊工作的我來說,有必要將我了解的情況作簡要介紹。

我知道,資歷、威望、戰功,是當時授銜的主要依據。中央政治局考慮元帥、大將軍銜,中央軍委考慮上將至少將軍銜,考慮好以後報到中央去批。實行軍銜制前,粟裕是大軍區級,比正兵團高兩級。他的軍銜當然要由中央政治局來考慮。關於上將至少將的授銜問題,軍委確定了一個原則:正兵團,原則上評上將,個別的可評中將或大將;副兵團,原則上評中將,有少數可評上將,個別的評少將;准兵團,有的可評中將,有的可評少將,極個別的可評上將;正軍級到准軍級,原則上評少將,有少數可評中將,也有少數可評大校;正師級,原則上評大校,老紅軍、有戰功的,個別的也可評少將。

大家知道,粟裕是傑出的軍事家、戰略家,是中國軍事舞台上一位了不起的偉人。他演出了許多有聲有色、威武雄壯、叱吒風雲、氣吞山河的活劇,指揮和參與指揮了七戰七捷、宿北、魯南、萊蕪、孟良崮、沙土集、豫東、濟南、淮海、渡江和上海等許多重大戰役。毛澤東等中央領導同志讚不絕口。


1980年,粟裕大將在講述戰役指揮方面的經驗

正因為這樣,毛澤東同大家想法一樣,是要給粟裕授元帥的。據毛澤東身邊的衛士長李銀橋說:「中央在中南海頤年堂討論解放軍高級將領軍銜問題,毛澤東、劉少奇、周恩來、朱德等參加了會議。在討論到粟裕軍銜問題時,毛澤東不僅要給粟裕授元帥銜,而且以對比的方式給了粟裕極高的評價。毛澤東說:“論功、論歷、論才、論德,粟裕可以領元帥銜。在解放戰爭中,誰人不曉得華東粟裕啊?」周恩來說:“可是粟裕已經請求辭帥呢!”毛澤東又說:“男兒有淚不輕彈,只是未到授銜時。我們軍隊中有些人,打仗時連命都不要了,現在為肩上一顆星,硬要爭一爭、鬧一鬧,有什麼意思?”朱德笑笑說:“肩上少一顆豆,臉上無光嘛!同一時間當兵,誰也沒有少打仗,回到家中老婆也要說哩!”劉少奇說:“要作思想工作,黨在軍隊中的思想工作,這時候決不可放鬆。”毛澤東還說:“難得粟裕!竟三次辭讓,1945年讓了華中軍區司令員,1948年讓了華東野戰軍司令員,現在辭了元帥銜,比起那些要跳樓的人,強千百倍嘛!”周恩來也說:“粟裕二讓司令一讓元帥,人才難得,大將還是要當的。”毛澤東補充說:“而且是第一大將。我們先這樣定下來,十大將十元帥。”(見《歷史的真言》,邸延生著,2000年7月新華出版社出版)

視劇劇組總編導石征先同志訪問了李銀橋同志,他和我們又談了毛澤東當時要給粟裕授元帥的一些情況。

以上就是粟裕授為共和國第一大將的事實真相。上述情況可以說明和澄清如下幾個問題:

第一,毛澤東是要給粟裕授元帥的,是粟裕高風亮節,自己不要,把元帥辭了。

第二,粟裕對評大將軍銜根本不存在不滿意,也不存在毛澤東找他談話,把他批哭了的問題。有一天,我看到黨內的一份材料上,黨外高層民主人士邵力子說粟裕應該評元帥的信息後,當面報告了粟裕,並把材料指給他看,原以為他會高興的。哪知他臉一沉,脫口而出說:「評我大將,就是夠高的了,要什麼元帥呢?我只嫌高,不嫌低。」然後他又進一步向我嚴肅指出:“今後不要議論這方面的問題了,議論這都是低級趣味,沒有什麼意思。”粟裕同志對他的軍銜問題,看得是多麼淡泊啊!這次談話,對我教育很深,震動不小。

第三,毛澤東是說過「男兒有淚不輕彈,只因未到授銜時」的話。有的文章說,這是指粟裕,如此張冠李戴,在社會上流傳很廣,造成了很不好的影響。根據毛澤東對粟裕評銜的態度,可以肯定他指的不是粟裕,而是指有些鬧軍銜的人。當時,確實有人鬧軍銜,有的人評了大校不滿意,要少將;有的人評了少將不滿意,要中將;有的人嫌軍銜低,拒絕接受組織上授予的軍銜,軍裝也不穿,軍銜也不戴。這些現象彙報到毛澤東那裏,他能不批評嗎?

粟裕對地位、名利、榮譽、權力,一向不感興趣,看得淡如水。像他這樣不為名,不為利,一心為人民,兩讓司令、一辭元帥的事例,在我黨、我軍的歷史上,是不多見的;在古今中外的歷史上,也屬罕見,堪稱楷模。沒有偉大的共產主義思想、高尚的革命風範、優秀的政治品德,是很難做到的。(鞠開 摘自《在跟隨粟裕的日子裡》,中國文史出版社2007年8月版)

現代秘史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