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Facebook Feature Image

謠傳太子站打死人 本來就是犯法

博客文章

謠傳太子站打死人 本來就是犯法
博客文章

博客文章

謠傳太子站打死人 本來就是犯法

2020年07月07日 18:05

《香港國安法》生效,坊間仍有一些疑問,例如話港澳辦常務副主任張曉明說,散播「太子站打死人」的謠傳也是犯法,這樣會否影響言論自由?我不知道提出這些問題的人,有沒有坐定定去看張曉明7月1日召開的記者會。我可以在這裡具體引述相關內容。

當時英國路透社記者問張曉明,《香港國安法》第29條勾結外國勢力的具體定義是什麼?特別是什麼行為屬於引發對中央政府或香港政府憎恨的行為?

張曉明先講「勾結」,話字面意思就是相互串通幹壞事。在刑法裡面「勾結」就不是一般的幹壞事了,是指幹犯罪的勾當。

他解釋,「引發民間對政府的憎恨」這罪名,香港法的《刑事法》內,原來就有。《香港國安法》只是照抄這條法律。所以,通過造謠,例如「太子站內打死人」,引起人們對政府的憎恨,便觸犯了《香港國安法》。

他繼續講什麼叫勾結罪中的「引發憎恨」。「憎恨」這個詞或者「引發憎恨構成犯罪」這個概念是中央照抄的香港法律。香港現行法律《刑事罪行條例》第9條、第10條規定了引發居民之間的憎恨和引發對政府的憎恨可能構成犯罪的規定。這恰恰體現了國安法制定過程中充分考慮到香港普通法的一些概念和習慣,盡量予以吸收。當然,一般的「憎恨」不可能構成犯罪。這裡的「憎恨」明確規定了可能造成嚴重後果才可能構成犯罪。

張曉明接著舉個例子,說如果通過造謠的方式引起全社會對政府的某種仇恨,「類似於去年修例風波中我印象比較深的,突然有人造謠說香港太子站發生打死人事件,把社會不滿情緒集中指向香港警方,這就是犯罪。」

張曉明本身是內地的刑法專家,也很熟悉香港法律。他這樣回應,客觀上向路透社記者打臉,等於問該記者,「引發憎恨」這罪行早在英國管治香港的時代已存在,為何你好像毫不知情,以為是新發明呢?

要討論相關問題,先要看看有關法律。香港《刑事罪行條例》第9條「煽動意圖罪」的(c)引起對香港司法(the administration of justice)的憎恨、藐視或激起對其離叛和(d)香港居民間的不滿或離叛,就是一樣的「煽動憎恨」概念。換句話說,在現行法律下,若有人蓄意散發「太子站打死人」的假消息,引發市民對警察的憎恨、對政府的離叛,已屬犯法。過去只是政府不敢告,而不是沒有法律不能告。

至於《香港國安法》第29條,為勾結外國或外地,定義了五種犯罪行為,第一是對國家發動戰爭或者威脅對國家主權統一和領土完整造成危害;第二是對嚴重阻撓特區或者中央政府制定和執行法律政策,並可能造成嚴重結果;第三,對特區選舉進行操控;第四,對特區及中央政府制裁;第五,通過各種非法方式引發對特區政府或中央政府的憎恨並可能造成嚴重後果。 所以,張曉明並非憑空說散播「太子站打死人」謠言是犯法,而是基於《香港國安法》第29條而作出的評論。

就是否犯法問題以下有三種情況,一、不知消息是假去散播。如果你相信網上傳聞說「警察在太子站打死六個人,並將其家屬百多人一併滅了口」的話,你當然會覺得《香港國安法》以言入罪,講「真話」也是犯法。問題是,這個城市傳說雖然有很多人相信,但顯然是一個謊言。不過你可能有輕微的犯罪行為,卻沒有犯罪意圖,在現行法例或在國安法下皆不犯法。

二、散播假消息並發動非法抗議行動。如果你以「太子站內打死人」為由,大力散佈「黑警死全家」這類的仇警信息,並號召人們包圍旺角警署,,我覺得你要小心了,因為你已犯了煽動意圖罪。這不存在《港區國安法》有沒有追溯力的問題,因為這法例已存在了幾十年,你若在去年犯上了相關罪行,政府仍然可以追究起訴。

三、若你收了外地政府的錢,蓄意散佈「太子站內打死人」的假消息,叫人包圍旺角警署,目的是想污衊警察,令到市民憎恨政府,就顯然觸犯了《香港國安法》了。這包括了幾個元素:勾結外地、通過非法行為、引發憎恨、有嚴重後果。《香港國安法》其實對罪行元素,作了清晰描述。

無論是現行法律也好,《港區國安法》也罷,相關的規定其實已寫得很具體。你不去理解,卻人云亦云,胡亂作出批評,還理直氣壯地繼續散佈謠言,製造對警察的仇恨,令人憎恨政府,想把政府推翻,這已是典型危害國家安全的行為。去年沒有制止,不等如現在不可以制止了。

盧永雄

往下看更多文章

不要變成「環保膠」

2024年07月24日 19:14 最後更新:07月25日 11:05

巴黎奧運即將開幕,選手村的冷氣問題已經變成一個熱話。巴黎奧運主打環保減碳,原本計劃不會為選手村7000個房間安裝冷氣,但是隨著全球暖化,巴黎奧運或會成為史上最熱的一次奧運會,氣溫可能會高達34攝氏度,如何降溫成為一個熱門話題。

巴黎運動員公寓早前宣佈,不會為房間提供冷氣,而是使用水冷卻系統。該系統從附近地熱發電廠地下70米深的井中獲取冷卻至4攝氏度的水,並將其輸送到每間公寓地板下的管道中,據稱這些冷卻水可以令房間內溫度較室外溫度低6至10攝氏度。

這樣問題就來了,如果氣溫高達34度,即使這個系統真是可以降溫6度,房間內仍有28度,依然較熱。如果降溫效果未如理想,就會更熱。

巴黎奧運村又稱有三分一的建築物屋頂設有花園,可以降低室內的溫度。奧運村還有一條用貝殼鋪成的行人道,理論上貝殼可以吸收雨水,水分在炎熱的天氣中蒸發,從而起到降溫的效果。這些措施看來效果有限。

環保雖好,但即使是西方口頭上極重視環保的國家,他們也很擔心巴黎奧運村這種無冷氣式的房間會非常炎熱,令運動員睡不好,影響運動員表現,所以美國、英國、加拿大、澳洲、德國、希臘等多國代表,都聲稱會攜帶便攜式冷氣,為運動員提供更舒適的環境。巴黎奧組委顯然收到很多投訴,近日決定為選手村訂購2500部冷氣,但只夠三分一房間使用,又出現了公平性的問題。另外行走選手村和賽場的大巴沒有冷氣,有男運員坐車時熱到脫去上衣乘涼。

環保絕對是好事,但作為一個奧運會的主辦方,如何提供優良的設施,令到運動員有最佳的參賽表現,這才是基本目的,環保只是一個附加目的。如果因為附加目的而影響基本目的的話,奧運會主辦方顯然就是本末倒置了。

其實巴黎奧組委為了主打環保議題,在奧運村和場館的餐單上都減少了肉類供應,素食比例佔60%,在舉行滑板和小輪車的臨時運動場,提供的餐單更是全素食,這亦頗具爭議性。運動員參賽會消耗大量的體力,補充碳水化合物和蛋白質更加是必不可少。這些環保餐單用大量素食取代肉食,從計算蛋白質的程式來說,或許會提供到足夠的蛋白質,但很多運動員可能不習慣素食,減少運動員的肉食選擇,恐怕亦都會影響了運動員的營養吸收,甚至是運動的表現。

巴黎奧運為了達到環保目標,用傳統俗話形容,是「妹仔大過主人婆」,迷失了原始辦好奧運的目標。奧運會4年一度,很多運動員一生只有一次參加奧運的機會,遇上不稱職的主辦方,設施不好,影響了表現,對運動員來說,根本無法補救。

其實搞環保殊不容易,當中涉及,一、高度技術;二、龐大資金。要有極先進的技術,同時亦要願意投入比正常更高的資金,才能既達成環保、又有高水準設施的服務水平。技術不夠、資金缺乏,勉強為之,只會貽笑大方。

這個故事教訓我們,可以追求環保目標,但不要做一個「環保膠」,將環保無限放大,結果迷失做事的初心。

盧永雄

你 或 有 興 趣 的 文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