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Facebook Feature Image

港大是屬於香港人的

博客文章

港大是屬於香港人的
博客文章

博客文章

港大是屬於香港人的

2024年06月11日 18:44 最後更新:06月12日 00:12

香港大學校長與校委會爭議越演越烈,雙方各執一詞,爭拗不休。

整件事的緣起是去年有疑似港大校內「吹哨人」,發出多封電郵投訴校長行為不當,包括違反程序購買貴價寶馬車等等。後來校委會委任調查小組研究事件,到今年4月12日港大校委會公開發布決議,除了指出調查小組可掌握的證據,不足以確立吹哨者電郵中對校長行為不當的指控,還指出了學校管治存在問題,明確要「交由轄下的人力資源政策委員會、財務委員會及其他委員會檢視報告的調查結果,就已採取和/或將採取的措施向校委會報告」。

由於校長張翔在整個事件中反應強烈,和校委會主席王沛詩發生齟齬,令外界有一個印象,覺得這是張翔和王沛詩的糾紛。及後港大校委會在5月28日暫委5名副校長,又再觸發和張翔的爭議。張翔聲稱對委任副校長事件毫不知情。校委會就表示早在4月22號一個本應由張翔出席、其後他委派了代表出席的人力資源政策委員會會議上,已經討論過臨時委任副校長事宜。雙方各執一詞,事件變成了羅生門。

或許不少人抱著剝花生的心態,認為這是港大校長和校委會主席的宮鬥。但是想深一層,香港大學使用大量公帑,港大2022至2023財政年度總開支達到122億,在爭議聲中暴露出來的港大管治問題,的確惹人關注,令人懷疑港大現任管理層,是否可以有效地管理好巨額公帑的運用。

現在暴露出來的管理問題,除過去電郵指控的事件,還包括多個事項。第一,多個副校長職位懸空多年,沒有完整的管理團隊,令管理問題頻出,都很難想像在最近這次委任之前,港大7個副校長有三個懸空,有一個職位「副校長(環球事務)」 更懸空了5.5年。副校長職位懸空,令決策權進一步聚焦在校長身上。

第二,校長長期缺席會議。校長顯然忙不過來,本應一年要主持3至4次的學術委員會會議,但校長多年以來只開過一次, 即是等於長期缺席會議。即使財務委會會議亦只是開了三分之一,令人很懷疑校長究竟有多少精力去處理大學的管理。大學不單是一個學術機構,還是一個龐大的組織,需要強健的管理,才能避免資源濫用,以及規劃出良好的發展方向,否則即使短期排名上升,但結構上的問題叢生,在5年10年之後,這些病情爆發出來,下一手校長就只能接一個爛攤子了。

特首是大學的監督,絕對有權直接參與大學的管治。在一般情況之下,政府會放手給大學的最高機構校委會,以及負責日常行政的校長來處理。在過去一年多在港大的風波當中,政府頂多只是擔任一個和事老的角色,搞搞勸和促談的工作,特首李家超亦曾經約見過校委會主席王沛詩和校長張翔,希望他們可以化解分歧。

特首周二評論港大事件時說,「港大是屬於香港的,不是屬於任何一個個人,不是屬於校長個人,亦不屬於校委會,香港人愛惜它…任何事情,必須以大學的利益為首位。」特首提到大學要不斷自我完善,如果港大行政有不當的就要改善,重要崗位長期懸空要填補,程序上不清楚的要寫清楚,大學的財務要清晰問責。政府對大學撥款每年以百億元計,公帑必須用得其所,大學的行政和管治必須符合撥款要求,大學必須遵守。大學亦簽署了有關資助的問責協議,內容對管治和發展是有要求的。他曾經會見校委會主席和校長,協調溝通,提醒良好溝通和互相配合的重要性,提醒政府的資助是有要求的,必須以大學的利益為首要考慮。

特首講得對,「港大是屬於香港的」。港大事件表面看來是個人意氣之爭,但背後潛藏了大學管治問題。估計政府由做一個和事老,變成落場的球證,促進港大,重新走上一條健康的治理軌道。

盧永雄

往下看更多文章

香港靠打拼提升競爭力

2024年06月18日 20:24 最後更新:21:28

瑞士洛桑國際管理發展學院公布《2024年世界競爭力年報》,香港排名上升兩位至全球第5位,繼續是全球最具競爭力的經濟體之一。

國際管理發展學院在報告中指出,一個經濟體的競爭力不能只歸結為GDP和生產力;政治、社會和文化層面也是企業面臨的現實。政府發揮著至關重要的作用,提供以高效基礎設施、機構和政策為特徵的環境,鼓勵企業永續價值創造。而今期年報,涵蓋了全球67個經濟體,是全球經濟體競爭力的參考。

在今期的《世界競爭力年報》的4個競爭力因素中,香港在「營商效率」和「基礎建設」的排名明顯上升,躋身在全球前10名之內,「營商效率」由上年的第11位升至第7位,「基礎建設」由第13升至第9位;「政府效率」雖然微跌1位,排名仍高踞全球第3名。而「經濟表現」的排名亦大幅改善,由第36位急升到第11位,反映在特區政府推動下,2023年本地經濟開始復蘇。「子因素」方面,香港在「國際貿易」和「商業法規」排名全球第一,在「稅務政策」、「國際投資」、「基本基礎設施」、「金融」以及「教育」亦位列全球前5名。

我看這些國際排名榜,從來有些戒心。國際管理發展學院身在瑞士,雖然已比較中立,但評分者難免用西方角度去評價香港,會放大香港的政治負面因素。

所以我會認為,香港今期在相關全球競爭力排名榜升兩級到全球第5,是一個回復到較正常狀態的現象。

以「營商效率」一項為例,香港排名由2020年的全球第2位,逐年下跌到2023年的第11位,到今年才反彈回第7位。2020年正好是《港區國安法》的年份,現實上不見到香港之後幾年的「營商效率」有多大轉變,但香港的排名卻跌跌不休,令人難免懷疑,外國評判不喜歡香港的國安立法,所以拉低香港「營商效率」評級。但時間是療傷的良藥,這些對香港不公正的負評,就如一場熱浪一樣,洶湧而來,但總有慢慢消退的時候。

香港擁有世界其他地區少有的優勢,包括: 1. 香港在「一國兩制」下,既背靠祖國,食盡國家帶來的商機;又聯通世界,是全球唯一匯聚中國優勢和國際優勢的城市。2. 真正的自由港,進出口關稅接近全免,本地稅率也極低。3. 港元在聯繫匯率下,匯價穩定,近日在美元強勢下,很多亞洲貨幣匯價急挫,香港優勢突出。4. 政治穩定。在完善政制後,香港政治180度改變,消除政治障礙,特區政府可以聚精會神拼經濟。這些因素構成香港競爭力的基礎,對外國商界有獨特吸引力。

對香港來說,國際排名榜上升是錦上添花。香港的未來,還是要靠自己咬緊牙關,打拼出來,要進一步提升競爭力,推動香港發展走上新的台階。

盧永雄

你 或 有 興 趣 的 文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