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侵華日軍細菌戰新罪證 香港細菌研究所首次被披露

近日,一份有關日軍細菌戰部隊的絕密檔案資料公佈,該資料揭示了一支不為人知的日本細菌部隊:香港細菌研究所。這一檔案的發現,證明了日軍侵華時在香港也開展了細菌戰研究,這是繼哈爾濱、北京、南京、廣州、長春等地有細菌部隊的史料記載後的又一發現,填補了侵華日軍細菌戰的史料空白。


中國民間收藏家張廣勝告訴北青報記者,他於2011年時在日本的一個舊書店裏發現了一份寫印有「細菌」字樣的舊檔案,拿出來仔細閱讀才發現,檔案材料雖然已經很破舊,但裏面信息量驚人,記載了日軍在香港進行反人類細菌實驗的滔天罪行。檔案中包括這支細菌部隊的人員照片、部隊主官的個人照片及家屬照片、部隊構成及實驗文件等。在檔案中明確註明該部名稱為「香港細菌研究所」。

在這份檔案中,有一份「香港衛生試驗所細菌部業務分擔表」,製表時間為「昭和十九年十月二十日」(註:即1944年10月20日),業務分擔表上寫道:主任陸軍技師成田當次郎,副主任陸軍臨時屬託新妻留男。二人的分工也明確地記錄:研究(成田)、製造(成田)、試驗(新妻)、庶務(新妻)。表中還記錄著動物試驗、第二和第三試驗室等分工情況。


在該份檔案中有兩張黑白照片,一張是研究所主任成田當次郎和妻子及兩個孩子的合影,一張則是研究所全體成員的合影,合影中顯示這個研究所共有29人,坐在第一排的7個人有6人手持軍刀,軍服與其他人也有區別,這6人顯然是軍官。

和內容,如果能夠核證該檔案的真實性,那將是一次重大發現。為此,張廣勝幾年來一直在做核證工作。

據其介紹,從檔案資料的紙張、文字、簽章來看,該檔案的年代應可證實。其中內容通過多方比對,也能夠得到印證。比如其中記載了很多研究所僱傭的華人勞工的名字,這些可以跟香港那邊的研究者手中的名字比對上。再比如據檔案文獻記載,日軍曾在瀋陽滿洲醫學院(今瀋陽的中國醫科大學)召開過有關細菌研究方面的專業研討會,香港細菌研究所的成田當次郎就曾出席過這個會議。


張廣勝介紹,目前所知侵華日軍細菌部隊除了臭名昭著的哈爾濱731部隊外,還有位於北京的1855部隊,南京的榮字第1644部隊,廣州的波字第8604部隊以及近年才發現的長春100部隊。「我以前認為,日軍都是將抓到的香港難民送到波字第8604部隊進行細菌實驗,但從這份檔案看,也存在在香港細菌研究所進行活體實驗的可能。」

瀋陽九一八歷史博物館館長助理崔俊國介紹,此前國內對侵華日軍細菌部隊的研究已經相當深入,但人們卻一直不知道日軍在香港還設立了細菌研究所,所有研究日軍細菌部隊和細菌戰的史料文獻及論文,都沒有涉及到這個研究所。據史料記載,日軍曾經在香港大肆劫掠民眾,送至廣州進行活體細菌試驗,而日軍香港細菌研究所則是進行細菌的動物活體試驗。而這正是日軍進行細菌戰研究的重要部分。日軍進行細菌戰研究不僅限於作用於人體的細菌病毒,還包括作用於動物(家禽和牲畜)和植物(主要是農作物)的細菌病毒,其目的,除了殺傷敵方人口,主要是殺傷敵方作戰部隊,還包括殺傷敵方的家禽牲畜和農作物,以最大程度破壞敵方戰爭能力和潛力。

供圖:張廣勝 作者:張子淵

來源:北京青年報

現代秘史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