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1973年毛澤東為何對調八大軍區司令員?


八大軍區司令員

本文摘自《毛澤東生平全紀錄》,柯延著,中央文獻出版社出版

1973年12月22日,中國「文革」史上又一重大事件,中共中央軍委發佈命令:為了加強軍隊建設和反侵略戰爭的準備,使軍區主要領導幹部交流經驗,熟悉更多地區的情況,經毛主席、黨中央決定,北京與瀋陽、南京與廣州、濟南與武漢、福州與蘭州八個軍區司令員相互對調。

軍令如山。奉命對調的八大軍區司令員在命令發出的當天即走馬上任。陳錫聯調任北京軍區司令員,李德生調任瀋陽軍區司令員,許世友調任廣州軍區司令員,丁盛調任南京軍區司令員,楊得志調任武漢軍區司令員,曾思玉調任濟南軍區司令員,韓先楚調任蘭州軍區司令員,皮定均調任福州軍區司令員。

當時,中共「十大」剛召開4個月,雷厲風行進行的這次重大軍界人事調動,引起了國內外的廣泛關注。

八大軍區司令員對調的決策,是在10天前召開的中央政治局會議上決定的。

1973年12月12日,中共中央政治局會議在北京舉行。毛澤東出席會議並作了重要講話,他批評了「政治局不議政,軍委不議軍」,並說:我考慮了半年,大軍區司令員還是調一調好,也是在這次會議上,毛澤東提議剛剛復出的鄧小平為中央政治局委員和中央軍委委員,參與黨中央和中央軍委的領導工作。

根據政治局會議的決定,中央召開了八大軍區司令員對調會議。12月20日,毛澤東在他的書房接見了參加會議的全體高級將領。

毛澤東坐在書房的中央,左首坐著朱德總司令,右首坐著剛參加軍委工作的鄧小平。周恩來、江青等幾位政治局委員依次站立在毛澤東的右後側。王海容站在毛澤東的左後側,她是給毛澤東當「翻譯」的,把方言譯成普通話。

46位高級將領受到了接見,將要調動的八大軍區司令員坐在面對毛澤東的前排。

接見開始,毛澤東拍拍朱老總的肩膀:「這是好司令啊,是我們的紅司令啊,不是黑司令。」

毛澤東簡單地講了幾句之後,便與站立在一側的蕭勁光、陳士榘、田維新和馬寧4位高級將領握手談話。

第一位是蕭勁光大將,海軍司令員。毛澤東握著蕭勁光的手問道:「身體好嗎?」

蕭勁光早年即追隨毛澤東投身革命事業,早在1920年,他就在長沙加入了毛澤東等人創辦的湖南俄羅斯研究會。1934年,蕭勁光在中央蘇區閩贛軍區司令員時受到「左」傾機會主義分子的打擊,被開除黨籍、軍籍,判處5年徒刑,並且被剝奪了上訴權。有人甚至主張殺掉蕭勁光。毛澤東聞訊後說:“打擊蕭勁光就是打擊我,是殺雞給猴看。”由於毛澤東的干預,蕭勁光才得以提前釋放,參加了長征。1937年,蕭勁光擔任中央軍委參謀長。抗戰開始後,毛澤東親自提名蕭勁光任陝甘寧邊區留守兵團司令員,擔負保衛黨中央的重任。1949年底,毛澤東再次親自點將,蕭勁光受命組建海軍領導機關,並於1950年1月出任海軍司令員,直至退居二線為止,他是全軍各軍兵種各大單位主官中任職時間最長的司令員。毛澤東對蕭勁光問話不多,但關注之情已盡在其中矣。

與陳士榘上將握手時,毛澤東問「身體怎麼樣?」陳士榘立正回答說:“托主席的福,身體還好。”

「井岡山下來的人不多了。」毛澤東感嘆了一句。

中央軍委辦公會議成員、工程兵司令員兼特種工程指揮部司令員、政委陳士榘是從井岡山下來的老戰士,他追隨毛澤東於1927年參加了湘贛邊界的秋收起義,上井岡山,參加了二萬五千里長征。解放戰爭時期,陳士榘擔任華東野戰軍和第三野戰軍的參謀長兼兵團司令員。新中國成立後擔任過華東軍政大學副校長,解放軍軍事學院訓練部部長、教育長。1971年「九一三」事件後,葉劍英元帥受命主持中央軍委辦公會議,取代原軍委辦事組成為中央軍委日常辦事機構。陳士榘是軍委辦公會議中的少數戰將之一。

第三位與毛澤東握手的是總政治部副主任田維新少將。周恩來向毛澤東介紹說:「這是田維新。」

毛澤東問:「田維新同志,你是哪兒人啊?」

「山東東阿人。」田維新回答。

「曹植埋在什麼地方啊?」毛澤東又問。

「魚山。」田維新一面回答,一面想,主席是有準備的!

毛澤東又問:「左邊有個湖,是什麼湖?」

田維新想了想說:「不是湖,是條河,黃河,從西南流向東北。」

「不,那是湖。」毛澤東以十分肯定的口氣說。

湖?田維新想了一下說:「嗯,要說湖,那離魚山還遠,是東平湖。」

「噢,那就對!」毛澤東考問完畢,話鋒一轉,說:“總政治部就交你負責了!”

八大軍區司令員對調,總政治部主任李德生以北京軍區司令員的身份調任瀋陽軍區司令員。總政主任一職實際空缺。毛澤東對田維新考問一番之後,向田維新面交重任了。

聽到毛澤東的話,田維新毫無思想準備,感到很突然。不過他還是很快做出了反應:「德生同志走了,總政就我1個副主任了。讓我繼續留在總政工作是需要的,請主席委派主任。」

「不,就是你負責了!」毛澤東以十分明確的語氣說。

田維新說:「我資歷、經驗都不夠,還是請主席派個主任吧!」

毛澤東不再回答,開始與第四位將軍、空軍司令員馬寧握手談話。

與馬寧作了一番風趣幽默的談話之後,毛澤東再次開始向全體人員講話。講著講著,他向坐在前排的許世友問道:「我要你讀《紅樓夢》,你讀了沒有?」

「讀了。」許世友回答得很乾脆。

「讀了幾遍?」

「一遍。」

「一遍不夠,要讀三遍。」毛澤東隨口背了《紅樓夢》第一章中的一大篇文字。

自從毛澤東要求許世友讀《紅樓夢》以後,在座的高級將領幾乎都認真讀過這部古典文學名著。但是,無論是做軍事工作的,還是做政治工作的,沒有誰能大段大段地背誦《紅樓夢》,80高齡的毛澤東主席的這一番即席背誦,令在座的高級將領人人敬服不已。

背完《紅樓夢》,毛澤東還要許世友學周勃。周勃是西漢初年劉邦手下的名將,「重厚少文」,是劉邦去世後安劉滅呂的柱石。

第二天上午,會議分組討論。田維新分在周恩來總理所在的那個小組。參加這個小組討論的有紀登奎與北京、南京、瀋陽3個大軍區的司令員和政委,以及唐聞生、王海容和毛遠新等。

討論結束時,當時主管組織工作的中央政治局委員紀登奎問周恩來:「命令怎麼寫?」周恩來指指田維新:“你問田維新。”說完就走了。

紀登奎拉住正要起身離開會議室的田維新說:「老田,我沒幹過軍隊,不知道命令怎麼寫!」

田維新說:「我也沒有經歷過調動八個大軍區司令員的事。」

「哪,明天上午,河北廳議。」紀登奎說。

次日上午,紀登奎、郭玉峰(中央組織部部長)、田維新等人來到人民大會堂河北廳,草擬八大軍區司令員對調的命令。

紀登奎一見田維新進來,就對郭玉峰說:「玉峰,咱們老田當主任了,你給他找個副主任吧,就一塊兒寫在這個命令上。」

郭玉峰愣了一下,過了一會兒才說:「副主任得主任找哇。」

田維新馬上插嘴說:「不要寫,我哪能當主任呢?」

老將軍談起這段往事的時候回憶說:「當時我說這個話,並不是故作謙虛,而是感到自己確實難以勝任。」

這天下午,政治局開會討論任免事項。儘管毛澤東事先已經表了態,主持中央日常工作的周恩來總理和主持中央軍委工作的葉劍英元帥都在會上一度支持田維新出任總政治部主任,江青一夥卻堅決反對,並推出政治局常委張春橋為總政主任人選。此事只好擱置了起來。1975年1月5日,中共中央(1975)1號文件任命鄧小平為中共中央軍委副主席兼總參謀長、任命張春橋為總政治部主任。

現代秘史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