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朱德:「文革」以來,軍隊裏出了幾個敗類


朱德和毛澤東(資料圖)

在那史無前例的「文化大革命」的浩劫中,朱德,一個人民軍隊的奠基者,共和國的開國元勛,卻被扣上了“大軍閥”、“大野心家”、“老右傾”等莫須有的“罪名”。康克清也受到了衝擊。但是,他們面對著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團的政治誣陷和迫害,始終泰然處之。他們堅信“歷史是公正的”,終有一天,人民會把這伙野心家釘在歷史的恥辱柱上。

1967年夏秋之交,康克清正在接受批判,林彪、江青一夥把康克清說成是「走資派」,“17年執行的是修正主義路線”。康克清感到有口難辯,思想上很難接受。回到家裏,她憂心忡忡地對朱德說:“現在,你成了‘黑司令’,我成了‘走資派’,往後還不知要成什麼樣呢。”朱德充滿信心地回答說:“只要主席在,恩來在,就沒有關係,他們最了解我。你也不要怕,‘走資派’多了也好,都成了‘走資派’,就都不是‘走資派’了。形勢不會總這樣下去的。”

造反派在批鬥康克清的會上聲嘶力竭地叫嚷道:「你要老實交代你的走資派罪行!還要老實交代朱德反黨反毛主席的罪行!」

康克清昂起頭,冷靜地回答:「我不是‘走資派’,沒有反黨反毛主席。朱老總同毛主席一起戰鬥了幾十年,他更不會反對毛主席。」

造反派又說:「那你說,是不是毛主席和林副主席在井岡山會師的?」

康克清搖搖頭,大聲說:「這不是事實,是朱德同志和陳毅同志帶領湘南起義的部隊上井岡山和毛主席會師的。歷史在那裏擺著,不是誰想改就改得了的。」

這回答,像一把明光鋥亮的利劍,刺得造反派們嘁嘁喳喳地叫嚷起來:「她還不老實呀!還不老實呀!」

其實,康克清才是個真正的老實人,她講的全都是無可爭議的事實。

1969年10月,林彪擅自發出所謂的「第一個號令」,調動全軍進入緊急戰備狀態。康克清困惑地問朱德:“真的要打仗了嗎?”朱德深沉地回答說:“醉翁之意不在酒。戰爭不是憑空想像的,不是小孩子打架。現在看不到戰爭的預兆和跡象。”

這時,朱德等許多老一輩無產階級革命家要被「疏散」到外地。朱德對康克清說:“你得跟我一起走啊。”康克清為難地說:“按理說我應該跟你一起走,可是全國婦聯的軍代表若不點頭,我要走也走不了。”

一個革命幾十年的中央委員、高級幹部,一舉一動還得經過一個小小的軍代表批准,誰能相信這是真的?然而,這卻是那個特殊年代裏的事實!

朱德沉思片刻,果斷地說:「那我只好打電話給恩來,請他去跟他們說說。」就這樣,康克清隨朱德來到了廣東從化。從化雖然風景優美,可是他們哪有心情欣賞?他們實際上是被困在這裏。即便是在這樣的逆境中,朱德仍充滿著革命的樂觀主義,寬慰康克清說:“那些為非作歹的人不會長久的,你就安心陪著我吧。”

1974年初的一天,康克清回到家中,把參加批林批孔大會的情況講述給朱德,而後不無憂慮地說:「聽了江青、遲群的講話,我有一個突出的印象,就是他們向軍隊送‘材料’,把手伸進了軍隊,我很擔心他們要把軍隊搞亂。」康克清把自己的所見、所想告訴了朱德,想從他那裏得到一些答案。

朱德沒有馬上說話,似乎在思考著什麼。半晌,朱德胸有成竹地說:「你不要著急,軍隊的大多數是好的,地方幹部大多數是好的,群眾也是好的。‘文化大革命’以來,軍隊裏雖然出了幾個敗類,但從整個軍隊來說,他們是拉不走的。幹部中有少數人被拉了過去,但廣大幹部是不會跟他們跑的。江青的本事有多大,你不知道嗎?去問問工人、農民、戰士和知識分子,誰願回到那種半封建半殖民地的社會中去?」經朱德這麼一分析,康克清如釋重負,心裏感到踏實了許多。她也相信,人民的力量是最強大的。

1976年6月,朱德住院後,還一再跟康克清講,我們的軍隊,還有那麼多的老同志在,是靠得住的。

7月下旬的一天,康克清和女兒朱敏驅車來到葉劍英住所。儘管由於朱德的逝世,巨大的悲痛仍在纏繞著她們。但是,康克清看到「四人幫」搶班奪權的頻繁活動,再也無法忍受,她要把朱德的最後遺言儘快地告訴葉劍英等老帥們。

坐定後,葉帥打開收音機,把音量開到最大,而後輕聲地問道:「大姐,朱老總臨走時有什麼交代?」

康克清迫不及待地把朱德生前講過的話一股腦兒轉述給葉劍英。葉劍英聽罷深受感動,連聲稱讚朱德的膽識。

金秋10月,葉劍英等一批老同志執行人民的意志,一舉粉碎了「四人幫」。康克清的心情異常舒暢,她深情地凝視著擺在案頭上的朱德遺像,寬心地笑了。

康克清在回憶朱德的文章中深情地寫道:

“當我坐在他最後十年生活和工作的房間裏,緬懷這些往事時,每每感到朱老總依然在世。他每天用的硯台和毛筆仍在書桌上擺著,繼續為我使用;他讀過的馬列著作、毛主席著作、《資治通鑒》和《二十四史》等,都留下了他閱讀時的記號和眉批;還有那把用布沿了邊的芭蕉扇……每件他使用過的物品,似乎都散發著他的氣質和精神,當我目睹或接觸到它們時,總是如見其人,如聞其聲,感到無限的親切和充實。尤其當我抬頭凝眸端詳掛在左側牆上的條幅——‘革命到底’時,真是思緒萬千。那是朱老總1975年3月6日書寫的,四個蒼勁、渾厚的大字,顯示了他的堅強意志,傾注了他對我及後來人的希望。他的真誠、善良、堅毅、博大、寬容等一切美好的思想情操,彷彿都融在字中,躍然紙上,令人回思無窮,令人感奮不已。

現代秘史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

火紅的李子柒現象

一位內地網紅創造了國際奇蹟,令人大開眼界的是中國的互聯網文化,原來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