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林彪座機是如何被「逼」走的(圖)


 

九一三事件之後,圍繞著「禁空令」的問題有 些離奇的傳說,其中最主要的有林彪座機是被「禁空令」逼走的一說。分析這些傳說的原因大致有三:其一,對當時的具體情況不了解;其二,不了解飛行行業的人們說出的外行話;其三,缺乏科學依據的個人想像。

何謂「禁空令」或“凈空令”

1971年9月13日零時32分,林彪座機從山海關 機場強行起飛,一個多小時以後,於1點55分左右,從414號界樁進入蒙古國境的時候,中央下令:「從 現在起,凡沒有偉大領袖毛主席、林副主席、周總理、黃總長(黃永勝)、吳司令員(吳法憲)聯名簽署 的命令,一架飛機都不准起飛。」這就是九一三事件中的「禁空令」,有人叫它“凈空令”,還有的叫“禁航令”。

從命令下達之時開始,禁止任何飛機起飛。也就是說,從那一刻起,除了已經飛越出境的林彪座機之外,在中華人民共和國的領空上不應該出現任何飛機,如果有,就視為非法,視為違背中央的命令,所以叫「禁空令」。既然,禁止地面任何飛機起飛,空中就不會有任何飛機飛行;既然,空中沒有任何飛機飛行,作為空間,應該是清凈的,或者是安靜的。從這個角度理解,把它叫做“凈空令”也未嘗不可。

此外,在每個國家地圖上,都規定有不准任 何飛機在其上空飛行的地方,這些地方叫做「空 中禁區」。一般都是國家的大城市或特殊的軍事 要地,雖然叫做“空中”禁區,但都是以地面範圍 的大小為依據劃分的。空中禁區的存在,是為了 大城市居民生活安全與安靜的需要,或者是某種 重要地面設施保密的需要。這種規定通常是長期 的。例如,北京市區機關與居民居住密集的地面 上空,就是“空中禁區”中的一個。凡是從空中進 出北京市各機場的飛行員都知道我國首都的飛 行管制辦法。屬於全國性的「禁空令」對一個國家 來說是很少的,類似九一三事件時的「禁空令」恐 怕也是絕無僅有的一次。所以,了解一下“空中禁區”的知識對於進一步理解「禁空令」或“凈空令” 有一定的幫助。


 

「禁空令」與禁止林彪座機起飛的命令

在九二三事件中,中央高層關於飛行的命令有兩條:一是禁止林彪座機起飛的命令;一是「禁空令」。

先是禁止林彪座機起飛的命令,經過是這樣的:

話,進一步了解情況。

平時,林彪專機的行動都是逐級上報,層層把關,各有關保證部門為專機飛行忙而不亂,緊張有序,為什麼這次飛行卻不聲不響悄悄進行、連空軍司令員也被瞞丁過去呢?

話打進西郊機場專機師師長的家裏,追問三叉戟飛機是怎麼到山海關的。因為山海關機場隸屬海軍管轄,周總理讓吳法憲追查飛機的同時,也命令海軍政委李作鵬追查三叉戟256號飛機。

深夜,離北京只有300公里之遙的山海關海軍機場上,三叉戟256號飛機靜靜地停放著,負責飛機警衛的指戰員們在飛機周圍巡邏。對於林彪專機悄然到達山海關的反常行動,周總理直接向山海關機場發出指令:

沒有周總理、黃永勝(總參謀長)、吳法憲、李作鵬(海軍政委)四個 人共同簽署的命令,飛機不准起飛。

當周恩來以及空、海軍司令部等領導機關,為 了追查林彪專機一事正在緊張忙碌的時候,在山 海關林彪專機組除了機長潘景寅之外,筆者與機 組其他8名人員已處在睡夢之中,對外面發生的情 況一無所知。

9月13日零時許,山海關機場的佟參謀長從調度室直奔停機坪,就要向機長傳達周總理不准起飛的命令時,看到飛機已經啟動強行滑出。佟參謀長調動油車堵截飛機,遺憾的是沒有將飛機攔截住。

周恩來4人聯合命令未及生效,林彪座機在黑暗中吼叫著強行起飛了,很快消失在西南方的夜空中。停機坪上那麼多雙驚恐的眼睛,都在死死地盯著256號飛機,直到飛機的聲音已經聽不到了,人們還沒有從那觸目驚心的場面中清醒過來。

1點55分左右,當雷達屏幕上顯示256號飛機飛越國境已成定局的時候,中央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但因為當時對林彪乘機叛逃的意圖還不清楚,對林彪的全部陰謀還不了解,於是,中央從大局出發,除了採取一些必要的措施外,還向全國下達了「禁空令」。

禁止256號飛機起飛的命令與「禁空令」是不同的兩回事情。前者是針對256號飛機異常行動,在9月12日午夜發出的,沒有周總理等4個人的聯合簽署意見,256號飛機不能起飛的命令;而「禁空令」是面對全國的飛機、在林彪座機逃出國境之後發佈的,命令中的領導人除周恩來、吳法憲、黃永勝以外,還增加了毛澤東、林彪,去掉了李作鵬。

空軍司令員吳法憲在西郊機場傳達「禁空令」的時候,沒有提到林彪,這可能是他已經知道林彪就在飛機上。當時為何還要寫上林彪的名字?中央從國家及黨的全局考慮,林彪出逃是國家的絕密,命令下達後要涉及到很多方面、很多人,平時的中央文件上都是毛、林不分,如果突然不提林彪,會引起許多猜疑和麻煩。


 

林彪座機是要重返山海關嗎

九一三事件後,在國內甚至在國外曾有這樣的說法,林彪座機之所以北逃,是被中央下達的 「禁空令」逼走的。其理由是,林彪座機在山海關起 飛後不久又折返飛回山海關機場,就是因為「禁空令」,山海關機場處於封閉狀態,跑道燈沒有打開,256號飛機在沒有辦法降落的情況下,被迫向西北 境外飛走的。

以上說法,對那些不了解具體情況的人,尤其 是不具備飛行常識的人,聽起來似乎有幾分道理。 其實,持這種說法的人,犯了兩個最基本的錯誤。 其一,飛機起飛後,並沒有返回山海關機場;其二,「禁空令」是在林彪座機飛出國境後才發佈的。

從起飛之前林立果們的行為表現看,飛機一 旦起飛,就不會在國內降落,林彪等人是在南飛廣州的計劃敗露後,破釜沉舟北逃叛國的。他們的倉 皇舉動,把以往副統帥專機行動的氣氛弄得蕩然無存,平時轟轟烈烈的專機迎送場面,被槍聲及載 滿荷槍實彈軍人的軍車所代替。在林彪的陰謀行 動已經開始暴露時,機組以及警衛戰士這些善良人們的心目中,還把林彪當做領袖,還不能從這些 反常的現象中反應過來。實際上若不是林立果拉 大旗做虎皮、處處把老子擺在面前,僅憑他自己是寸步難行的,機組的潘景寅機長等4人也決不會冒那麼大的危險將飛機快速升空。

可想而知,林立果為了達到將飛機升空的目的,在地面上絞盡了腦汁,費盡了心機,一旦起飛升空之後,他比誰都清楚,只要在中華人民共和國領土上的任何一個機場落地,都會落個被扣留審 查的下場。別說是一架專機,就是一架普通訓練的飛機,如果沒有得到允許私自起飛也要受到嚴厲 的懲罰。所以不難得出結論,如果沒有出人意料的 特殊因素,256號飛機是不會在強行起飛之後又重 新回到山海關機場落地的。

飛機起飛後曾有一段極不正常的轉彎,從分析其軌跡表明他們也不是要返回山海關機場的。 有一些人認為那就是返回山海關機場的意思,那 是誤解。

林彪座機強行起飛之後,筆者與機組其他4人 不約而同登上了山海關機場調度室的塔樓,5雙眼 睛緊盯著雷達標圖員手中的畫筆,以焦急的心情 觀察著飛機飛行動向。通過對不正常的轉彎進行的詳細分析,說明這一切是潘景寅與林立果們在空中鬥爭的結果。由於飛機上沒有打開電台,無法從通話中得知空中的具體情況,單從雷達屏幕上飛機航跡的反常變化中就可見一斑。


 

林彪座機起飛後在空中劃問號嗎

這種想像出來的東西存在著一定的原因,這就是256號飛機在山海關機場起飛之後,北戴河林彪住處中的人們聽到了飛機的聲音,認為飛機又返回山海關機場。由於機場被關閉無法降落而向北戴河飛來,在空中久久盤旋之後,划了一個問號向北飛走了。在一本暢銷書中如是說。

由於256號飛機向西南方向強行起飛後,沒有在正常的時間與高度上進行一轉彎,而是向西南方向持續飛行了4分鐘之後才勉強小角度向右轉的。飛機爬高的速度為每小時約500多公里,每分鐘前進近10公里,北戴河位於山海關機場的西南方向40公里處,飛機在上升的過程中經過北戴河附近上空的可能性很大。

但是,如果說聽到飛機聲音的說法還有可能,那麼看到飛機的可能性幾乎不存在。因為9月13日午夜基本上是暗夜,沒有月光,如果飛機不是從頭頂上空經過、高度又是比較低的話,是很難看到一掠而過的飛機。再說,256號飛機由於倉皇出逃,起飛前沒有按規定打開燈光。正常情況下位於飛機兩翼端部及尾翼上的航行燈應該是打開的,它們分別是左紅右綠後白。當時,右機翼上的航行燈已經在飛機強行滑出時被油車頂端的把手掛壞了。除航行燈外,機身外部上下還有比航行燈更亮更明顯而且不停閃動著的閃光燈。閃光燈的作用是便於空中的飛機發現對方,也便於地面指揮員及時找到飛機的位置,但256號飛機同樣也沒有打開閃光燈。256號飛機經過北戴河上空時的高度大約1500米,林辦的人清楚地觀察到256飛機飛行情況的可能性是不存在的。

更離奇的是還發現飛機在空中划了一個近似問號的軌跡後飛走了。

從飛機飛行的角度出發,一個站在地面某一點不動的人,即使站在問號的中心,在他的視野范 圍內也沒有辦法看到1500米的夜空10多公里範圍 內飛機的全部軌跡,更不要說有樓房及樹木的遮擋了。退一步設想,如果大白天一個人站在晴空萬 里的開闊地帶,倒是可以看到高空飛機在一定範圍內的飛行情況,如果把飛機盤旋的一部分想像 成問號,也未嘗不可。問題是從三叉戟256號飛機 當晚不正常轉彎軌跡中任何一段拿出來,無論從哪個角度看都不能構成一個差不多的問號。

山海關機場當晚的確沒有打開跑道燈光等一切夜間飛行設施,因為在正常情況下,機場調度部門只有在接到上級有關指令,才能打開起飛降落設備並實施指揮,反之任何部門都不能隨意將這些設備打開。三叉戟256號飛機雖屬於重要專機,但是沒有上級的命令仍然是不能放飛的,跑道燈光設施當然也不能打開。當晚256號飛機是依靠飛機上的燈光照明進入跑道起飛的,因為起飛時對燈光設備的要求不高,只要將飛機對正跑道的起飛方向加大油門就可以了。

相反,如果跑道燈光在沒有打開的情況下,夜間安全降落是不可能的。由於256號飛機根本不存在起飛後重新返回山海關機場的事實,當然也就不存在機場封閉、將256號飛機逼走的事情。

「逼走」一說是荒謬的

飛機在河北遷安上空完成艱難的一轉彎,最後將航向調整到325度之後就再也沒有較大的變化,出境時間是1點55分。在256號飛機向邊界飛行的過程中,在空軍指揮所進行監控但還不明真相的人,曾多次建議將其用武力擊落,毛澤東主席說:「天要下雨,娘要嫁人,隨他去吧!」根據這一精神,在沒有真正確定林彪叛逃出境之前,如果提前向全國下達了「禁空令」,最後飛機沒有出境怎麼辦?因為當時誰也沒有真正掌握林彪等人的叛逃企圖。

林彪座機從山海關起飛在前,中央下達「禁空令」在後,前後相差1小時20分鐘,把「禁空令」傳達到基層部隊的時間還要更長。由此看來,把林彪叛逃的理由歸結到「禁空令」上是很荒謬的。

實際證明,中央下達的「禁空令」是非常英明的。就在「禁空令」落實的過程中,林彪死黨周宇馳等3人持林彪手令,於13日凌晨3點15分,從專機師的沙河機場騙走一架直五型3685號直升飛機。

256號飛機自始至終都沒有打開飛機上的通話設備,拒絕與地面對話,說明其叛逃決心頑固不化。如果256號飛機提出到祖國的任何機場著陸,中央都會開綠燈的。

事後獲悉,林彪乘機起飛後,周總理還通過空軍司令員吳法憲在西郊機場準備一架伊爾—18飛機,隨時處於起飛待命狀態。這架飛機一直等到天亮都沒有派上用場。可以看出,如果256號飛機將電台打開,只要提出願意落地,就近機場就馬上會提供所有便利於著陸的條件。

還有一種更離奇的說法來自非法出版物,說林彪在空中用電話與廣州聯繫,得知廣州已去不成時才決定改航北逃的。

稍有一些飛行常識的人都知道,當時飛機上的通訊設備除了短波、超短波電台通過機組通訊員與地面飛機指揮調度人員進行聯絡外,不存在乘客與地面直接通話的事情,就是專機也沒有這種設備。使用流動電話是近幾年才有的事,而且,為保證飛行安全,規定空中不准使用移動通訊工具。可見林彪與廣州直接進行空地聯繫的說法有多麼可笑。

現代秘史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