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Facebook Feature Image

中國經濟在艱難中前進

博客文章

中國經濟在艱難中前進
博客文章

博客文章

中國經濟在艱難中前進

2022年07月15日 20:52 最後更新:21:03

近日中國經濟傳出一些壞消息,令到「中國崩潰論」論者興奮不已。例如南京有鄉鎮銀行財政出現問題,不能讓客戶提款。另外,有多個地方發生爛尾樓事件,有小業主發動維權,想集體斷供。

世界激烈變化,疫情持續不退、能源價格高漲、通脹飆升、美國加息、美元大升,再加上內地一度在4月爆發疫情及房地產回調,的確令到中國的經濟受到一定程度的衝擊。不過,從最新公佈的經濟數字顯示,中國經濟的韌性相當強。

國家統計局於7月15日發佈中國今年上半年的國民經濟數字,上半年中國國內生產總值(GDP)按年增長2.5%。中國今年上半年增長主要受到第2季拖累,今年首季按年有4.8%的增長,而第二季的增長卻急跌至只有0.4%,拖低了上半年的表現。

國家統計局新聞發言人傅凌暉表示,受到疫情影響,4月份主要經濟指標深度下跌,而國家推出一籃子穩經濟政策,召開全國電視電話會議,部署穩住經濟的大盤工作,政策效應較快顯現,5月份主要經濟指標降幅收窄,6月份經濟企穩回升,二季度經濟實現0.4%的正增長。

國家對抗疫情帶來的經濟衝擊,真的可以用打仗來形容。見到疫情在5月企穩,國家馬上全面出招,目的就是要保住第2季經濟增長不跌入負數。結果成功保到0.4%的正增長。

國家於年初定出今年經濟增長5.5%的目標,當時並未預計會出現疫情。疫情在4月爆發,外國機構紛紛大幅調低中國經濟的增長預測,例如評級機構標準普爾在5月時調降中國今年的經濟增長至4.2%,6月再下調至只有的3.3%的增長,是在兩個月內第2次下調中國經濟的增長預測。

我估計中國經濟今年全年經濟增長應該會比標普預測的3.3%高,主要是第三季中國經濟會有報復式的反彈,而第4季也會維持較高的增長,但要做到全年增長5.5%難度極高。

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院長姚洋認為,若要達到年初制定的全年增長5.5%的目標,下半年至少需要增長7.8%,才能保證全年5.5%的增長速度。但7.8%這個速度大大超出了中國經濟潛在增長率即6%。除非今年下半年經濟出現2020年下半年那樣的強勢反彈,否則要達到這個速度難度非常大。如果下半年經濟達到潛在增長速度6%,全年的增長速度大概在4.5%左右。

我覺得中國經濟增長可以達到4.5%的數字。主要有幾個原因:

一、中國的出口會遠比估計的強勁。中國海關總署公佈,中國6月出口以美元計按年增長17.9%,遠高過市場預期的12.5%,進口按年僅增長1%低於預期的增長4%,一升一降,令到6月貿易順差錄得979.4億美元,再創歷史新高,和其他工業大國的走勢背馳。

二、內地的工業生產穩步回升,高技術業和製造業發展較快。二季度的規模以上工業增加值按年增加0.7%,其中4月下降2.9%,5月轉為增長0.7%,6月增長3.9%。

三、放水刺激經濟。由於內地的通脹不高,最新公佈的6月通脹率只是2.5%,不像美西方國家通脹高達8%、9%,所以中國仍有放水支撐經濟的空間。以6月為例,廣義貨幣供應M2增長為11.4%,是近年的高水平。顯示阿爺加大力道去催谷經濟。

結論是中央如在彈性管控疫情和支撐樓市做更多的功夫,全年增長有機會超過4.5%。那些天天唱衰中國經濟崩潰的人,只是一廂情願。

盧永雄

往下看更多文章

英國又出「民主萬能Key」

2024年03月01日 18:44 最後更新:09:26

香港結束23條立法諮詢後,英國外相卡梅倫發表聲明,大肆抨擊香港立法。

卡梅倫指《中英聯合聲明》承諾香港會享有高度自治、人權和自由,但港府的23條立法方案沒有履行這些義務。卡梅倫又指,雖然英國也有國家安全法例,但立法經過公眾諮詢,由經過民主選舉產生的英國國會審議,確保法案代表到英國民意,亦具有民主立法性。

卡梅倫以《中英聯合聲明》作為切入點,變相強調突出自己有介入香港事務的理據。但中國從來不承認割讓香港的三條不平等條約,香港回歸只是恢復對港行使主權,中英兩國簽約後交收,中國從來不覺得英國在香港回歸之後,還有任何就香港事務發表意見的權利。

其實美西方國家個個都有國安立法,近年還大力收緊法例,英國去年7月修訂的新版國家安全法,較香港建議立法更加嚴厲,特別是境外干預罪,更加有「指定境外代理人」制度。而香港雖曾考慮設立相關制度,但最後因為太嚴苛而放棄。美西方自己就國安嚴厲立法,卻叫香港不要立法,自己都覺得難以自圓其說,因此又拿出民主來說事,這可以叫做「民主萬能key(鎖匙)」,美西方一到詞窮理屈的時候,就把這條萬能鎖匙拿出來,作為最後詭辯論據。

西方的民主體制是一種政府體制,經過幾百年實踐,有其好的地方,也有其不好的地方。但以卡梅倫這種有民主體制就一定能夠產生良好政策的論調,聽起來已令人失笑,茲舉3例以反駁之。

第一,英國脫歐。2016年在約翰遜等右傾民粹主義者大力策動下, 英國進行脫歐公投,最後成功議決脫歐。8年過去,如今英國人後悔不已,普遍感受到脫離歐洲巨大市場之後,也失去歐盟的廉價勞動力,英國經濟無所依靠,完全失去增長動力。

按最近英國YouGov民調顯示,越來越多英國人覺得當日投票脫歐是一個錯誤決定,有51%的英國民眾表示,如果能回到公投前,自己一定會推翻當日脫歐的決定,可惜現在一切為時已晚。英國有全民投票,但完全制止不了全民作出錯誤的決定。

第二,伊拉克戰爭。美國遭受911恐怖襲擊之後,2003年要出兵伊拉克洩憤,最經典的一幕是派高官鮑威爾到聯合國拿出一小瓶好像洗衣粉的東西,搖晃著聲稱伊拉克有大殺傷力武器,非要出兵討伐不可。結果美國和英國出動聯軍,攻陷伊拉克首都巴格達,殺死伊拉克總統侯賽因,當然最後半點「大殺傷力武器」都找不到,這完全是一場不義之戰,30萬伊拉克人因此而枉死。

多年之後,英國首相貝理雅在2015年公開承認,英國入侵伊拉克是一個錯誤決定,當時他們被美國誤導了。他為英國入侵伊拉克道歉,並且承認英美聯軍入侵伊拉克,是直接導致後來另一個恐怖組織伊斯蘭國(IS)崛起的原因。英國有民主制度,但完全制止不了政府發動不義之戰。

第三,恐怖虐囚。英美發動連場針對伊拉克和阿富汗等國的戰爭,將大批他們認定為恐怖分子的人關進監獄。美國更加在本土以外、位處古巴的關塔那摩監獄關閉虐待大量囚犯。新華社去年7月訪問了一個阿富汗東部楠格哈爾省的農民納西姆。他說2001年在家中吃飯時,突然被60多名警察包圍,指稱他為「基地組織」 的成員,是恐怖分子,結果被送到阿富汗的巴格拉姆監獄。美軍士兵在監獄之內將他扔向狗群,他被狗撕咬,至今身上仍留下狗咬的印記。他在巴格拉姆監獄遭受美軍虐待,反覆毆打,還用鐵鏈將他吊了7日7夜,還遭到電擊。被捕4個月之後,他被押上飛機送往美國的關塔那摩監獄,他在獄中不斷受到虐待,如今講起那段被美軍關押的日子,淚水仍不斷湧出。他在關塔那摩監獄關押了5年之後,突然有人通知他可以回阿富汗了。他指控白白被關押5年,沒有得到任何賠償,這是為什麼呢?

被美國白白關了5年的阿富汗農民納西姆。

被美國白白關了5年的阿富汗農民納西姆。

美國和英國空有民主制度,但完全制止不了虐待囚犯的暴行,美國的叛國罪更有死刑,這些國家哪有資格批評完全不會虐待囚犯的香港呢?

可以這樣作結,美英空有民主制度,但經常犯出彌天大錯,然後就用這條「民主萬能Key」,經常走來質疑香港,的確荒謬可笑。

盧永雄

你 或 有 興 趣 的 文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