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Facebook Feature Image

「勇者們」要認識美國的「國家利益」

博客文章

「勇者們」要認識美國的「國家利益」
博客文章

博客文章

「勇者們」要認識美國的「國家利益」

2023年11月09日 18:30 最後更新:18:29

昨天提到,有美國記者著書大爆黃之鋒曾尋求美國政治庇護失敗的經過,值得再詳細分析。

那本新書書名叫《勇者們 (Among The Braves)》,作者是《華盛頓郵報》記者希巴尼·瑪塔妮(Shibani Mahtani)及《大西洋周刊 (The Atlantic)》的專欄作家提摩西·麥勞夫林(Timothy McLaughlin)。這兩個美國記者詳細披露黃之鋒尋求庇護的細節。書中提到,在2020年6月30日,《港區國安法》生效前夕, 黃之鋒當時已因為其他案件,被警方沒收護照,於是想仿效中國盲人異見分子陳光誠進入領事館尋求庇護逃出中國的方法,於6月30日早上,走進中環美國駐港總領事館對面的聖約翰大廈,那裡亦是美國駐港總領事館部分辦公地點,黃之鋒與兩個美國外交官員見面,在會面結束時,黃之鋒向兩人表示:「我不想離開,我想去美國領事館。」因為聖約翰大廈的辦公室與領事館不同,並不屬領事保護的範圍。結果黃之鋒被美領館官員拒絕,惟有離開。

書中指,黃之鋒的尋求庇護計劃,得到在美國的戰友、香港眾志前常委敖卓軒幫助,利用過去與美政府及議員的人脈進行溝通。敖卓軒曾透過中間人,向一位可直接與時任美國總統特朗普進言的議員求助,但最終未有回音。到《國安法》生效後,敖卓軒再以黃之鋒的名義向時任美國國務卿蓬佩奧求助,表示:「我正面對著實實在在的危險,將成為被捕的主要目標,我請求美國保護…包括能安排我到美國作庇護申請。」

書中引述蓬佩奧召集了多位高級官員,討論黃之鋒的情況。會上有人認為,美國當時快將以間諜的理由關閉中國駐美國休斯頓的領事館,與會人士擔心,一旦正式宣布關閉中國駐休斯頓領事館後,若黃之鋒此時藏身於美國駐港總領事館,或會遭到北京報復,關閉香港的領事館,甚至隨時拘捕在港美國人,以換取美國交換黃之鋒。

此外,與會美國官員亦考慮到將黃之鋒偷偷送走的選項,由於唯一出走路線只有「水路」偷渡,經台灣海峽到菲律賓,但擔心會被中國海軍截獲,變成國際事件。故最後蓬佩奧及他的顧問決定,美國不能讓黃之鋒進入駐港領事館,亦無法協助他離港。書中最精警部分,是提到一名參與過程的美國官員向作者坦言:「國家利益和個人利益當前,你會試圖在兩者之間找到平衡。」

當然,美國政府「平衡」後的決定,是以美國國家利益為先。直到同年8月,敖卓軒再向眾議院議長佩洛西及參議員魯比奧求助,亦透過流亡英國的羅冠聰,與蓬佩奧見面時講述黃之鋒的困境,但事件仍無轉機。一個月後,2020年9月,黃之鋒被捕。

這本書講述黃之鋒乞求政治庇護被拒的完整過程,雖然書中充滿了美國的觀點,但亦暴露了殘酷的事實:

1.  黃之鋒並非大仁大勇,留港承擔責任,而是欲流亡美國,只不過是不得其門而入。

2. 美國基於本國實利考慮,視黃之鋒為「棄子」,書中引述美國官員那句,「美國在國家利益和個人利益找到平衡」,所謂的國家利益就美國利益,所謂個人利益就是黃之鋒的利益,而美國的平衡點很簡單,放棄黃之鋒的利益,保護美國的國家利益。

這本書的名字《勇者們》深具諷刺性。廣東人有個傳統講法,就是清朝的清兵「心口有個勇字」,既諷刺這些人「唔打得」,亦意味著這些人只有愚勇。

全世界各地希望當美國清兵的「勇者們」,都應先認清這個現實,白宮的決策是以美國的國家利益為優先,並不以「清兵們」的利益作為優先考慮。

盧永雄

Tags:

黃之鋒

往下看更多文章

英國又出「民主萬能Key」

2024年03月01日 18:44 最後更新:09:26

香港結束23條立法諮詢後,英國外相卡梅倫發表聲明,大肆抨擊香港立法。

卡梅倫指《中英聯合聲明》承諾香港會享有高度自治、人權和自由,但港府的23條立法方案沒有履行這些義務。卡梅倫又指,雖然英國也有國家安全法例,但立法經過公眾諮詢,由經過民主選舉產生的英國國會審議,確保法案代表到英國民意,亦具有民主立法性。

卡梅倫以《中英聯合聲明》作為切入點,變相強調突出自己有介入香港事務的理據。但中國從來不承認割讓香港的三條不平等條約,香港回歸只是恢復對港行使主權,中英兩國簽約後交收,中國從來不覺得英國在香港回歸之後,還有任何就香港事務發表意見的權利。

其實美西方國家個個都有國安立法,近年還大力收緊法例,英國去年7月修訂的新版國家安全法,較香港建議立法更加嚴厲,特別是境外干預罪,更加有「指定境外代理人」制度。而香港雖曾考慮設立相關制度,但最後因為太嚴苛而放棄。美西方自己就國安嚴厲立法,卻叫香港不要立法,自己都覺得難以自圓其說,因此又拿出民主來說事,這可以叫做「民主萬能key(鎖匙)」,美西方一到詞窮理屈的時候,就把這條萬能鎖匙拿出來,作為最後詭辯論據。

西方的民主體制是一種政府體制,經過幾百年實踐,有其好的地方,也有其不好的地方。但以卡梅倫這種有民主體制就一定能夠產生良好政策的論調,聽起來已令人失笑,茲舉3例以反駁之。

第一,英國脫歐。2016年在約翰遜等右傾民粹主義者大力策動下, 英國進行脫歐公投,最後成功議決脫歐。8年過去,如今英國人後悔不已,普遍感受到脫離歐洲巨大市場之後,也失去歐盟的廉價勞動力,英國經濟無所依靠,完全失去增長動力。

按最近英國YouGov民調顯示,越來越多英國人覺得當日投票脫歐是一個錯誤決定,有51%的英國民眾表示,如果能回到公投前,自己一定會推翻當日脫歐的決定,可惜現在一切為時已晚。英國有全民投票,但完全制止不了全民作出錯誤的決定。

第二,伊拉克戰爭。美國遭受911恐怖襲擊之後,2003年要出兵伊拉克洩憤,最經典的一幕是派高官鮑威爾到聯合國拿出一小瓶好像洗衣粉的東西,搖晃著聲稱伊拉克有大殺傷力武器,非要出兵討伐不可。結果美國和英國出動聯軍,攻陷伊拉克首都巴格達,殺死伊拉克總統侯賽因,當然最後半點「大殺傷力武器」都找不到,這完全是一場不義之戰,30萬伊拉克人因此而枉死。

多年之後,英國首相貝理雅在2015年公開承認,英國入侵伊拉克是一個錯誤決定,當時他們被美國誤導了。他為英國入侵伊拉克道歉,並且承認英美聯軍入侵伊拉克,是直接導致後來另一個恐怖組織伊斯蘭國(IS)崛起的原因。英國有民主制度,但完全制止不了政府發動不義之戰。

第三,恐怖虐囚。英美發動連場針對伊拉克和阿富汗等國的戰爭,將大批他們認定為恐怖分子的人關進監獄。美國更加在本土以外、位處古巴的關塔那摩監獄關閉虐待大量囚犯。新華社去年7月訪問了一個阿富汗東部楠格哈爾省的農民納西姆。他說2001年在家中吃飯時,突然被60多名警察包圍,指稱他為「基地組織」 的成員,是恐怖分子,結果被送到阿富汗的巴格拉姆監獄。美軍士兵在監獄之內將他扔向狗群,他被狗撕咬,至今身上仍留下狗咬的印記。他在巴格拉姆監獄遭受美軍虐待,反覆毆打,還用鐵鏈將他吊了7日7夜,還遭到電擊。被捕4個月之後,他被押上飛機送往美國的關塔那摩監獄,他在獄中不斷受到虐待,如今講起那段被美軍關押的日子,淚水仍不斷湧出。他在關塔那摩監獄關押了5年之後,突然有人通知他可以回阿富汗了。他指控白白被關押5年,沒有得到任何賠償,這是為什麼呢?

被美國白白關了5年的阿富汗農民納西姆。

被美國白白關了5年的阿富汗農民納西姆。

美國和英國空有民主制度,但完全制止不了虐待囚犯的暴行,美國的叛國罪更有死刑,這些國家哪有資格批評完全不會虐待囚犯的香港呢?

可以這樣作結,美英空有民主制度,但經常犯出彌天大錯,然後就用這條「民主萬能Key」,經常走來質疑香港,的確荒謬可笑。

盧永雄

你 或 有 興 趣 的 文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