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Facebook Feature Image

美國最大的戰略錯誤

博客文章

美國最大的戰略錯誤
博客文章

博客文章

美國最大的戰略錯誤

2024年05月17日 19:06 最後更新:19:17

俄羅斯總統普京連任之後,選了中國作為他首次外訪的國家,顯示中俄兩國有極其緊密的外交關係。這種外交關係雖然不是軍事同盟,但已將兩國各方面合作推到極高境界。

習近平主席和普京進行了大範圍和小範圍的會談,會後共同會見記者,更加公布「兩國建交75周年之際關於深化新時代全面戰略協作夥伴關係的聯合聲明」,這份聲明超過1萬2千字,共分10個部分,涉及兩國的政治、經貿、人文交流等雙邊關係,內文至少13處直接點批評美國,指明中俄兩個反對美國霸權。

美國資深中國問題專家、傳統基金會研究員白邦瑞(Michael Pillsbury)話,美國總統拜登的內閣推動了俄羅斯和中國結成戰略夥伴關係,犯了重大的政策錯誤。白邦瑞接受霍士新聞訪問時說,過去75年大部分時間裏面,中國和蘇聯發生不少衝突,所以看到中俄兩國像這樣走在一起,「對我來說真是令人震驚,這是我一生見到最大的錯誤之一」。他認為將俄羅斯和中國兩個核大國拉在一起,這確是一個「最高級別的錯誤」。

白邦瑞極其資深,早在1970年代已經協助華盛頓制定對華政策,曾在美國國防部擔任多個職務。他說華盛頓長期以來一直以將中俄分開作為政策目標,這個政策直到2020年開始生效,當時總統特朗普試圖利用關稅來逼使中國與美國合作。

由於白邦瑞深度參與美國對華政策的制定,即使不同意他的觀點,也可以透過他去了解美國的思維,明白分化中俄是美國的長期策略。在軍事上,由於俄羅斯的核力量和美國是全球兩強,所以拉攏中國、孤立俄羅斯,是維護美國安全的重要策略。但白邦瑞認為,拜登政府一手將這個策略毀掉。

拜登政府的態度促成中俄深度合作。中俄的12000字聲明,涉及很多重要領域,其中能源和農糧業的合作最受關注。

第一,能源合作。俄羅斯副總理諾瓦克表示,莫斯科和北京很快就會簽署建設西伯利亞力量2號巨型管道的合同,將更加大量的天然氣輸往中國。俄羅斯現在透過西伯利亞力量1號管道向中國供應天然氣,該管道在2019年開通,現在計劃中的西伯利亞力量2號管道,可以從俄羅斯北部的亞馬爾地區經蒙古向中國輸送多達每年500億立方米的天然氣。

不過,俄羅斯副總理諾瓦克表示,中俄的能源談判並不局限於西伯利亞力量2號管道。早前傳出消息指中俄計劃構建第3條輸送天然氣的管道,這條管道在俄羅斯南方經哈薩克進入中國,若然成事,顯示中俄兩國的能源合作將會提升至前所未有的高境界,這等如俄羅斯重大戰略轉移。過去俄羅斯主要向歐洲供應天然氣,在俄烏戰爭之後,美國發動歐盟對俄羅斯實施能源制裁,俄羅斯急欲尋找替代客戶,中國就是最佳選擇。如果第三條天然氣管道拍板,就意味著俄羅斯的能源政策全面倒向東方。

第二,農業合作。過去中俄兩國合作範疇較少觸及農業,兩國聲明提到,要釋放農業領域合作巨大潛力,擴大兩國農產品相互市場准入,提高大豆及其加工品、豬肉、水產品、谷物、油脂、果蔬及堅果等的貿易。深化農業投資合作,繼續研究在俄羅斯遠東及其他地區,建立中俄農業合作試驗示範區。

中俄農業合作最值得關注的是,會成為中國輸入美國農產品的替代品。美國禁制向中國輸出高科技產品,高端芯片等價值高昂的美國貨不能輸向中國,變成美國對華輸出的商品的比例更加嚴重向大豆谷物等農產品傾斜,而俄羅斯一向並非中國入口大豆的主要來源地,今次兩國聯合聲明提到大豆等農業合作,隱隱然發出一個警告,中國可以從俄羅斯輸入大豆等,大面積替代美國的農產品。

另外,俄羅斯一直輕視遠東地區的發展,俄國遠東地區地域廣大,但發展極其落後,如果中俄兩國真的可以全面開發農業合作,讓中國大力在俄羅斯遠東地區投資搞農業的話,前景將會十分亮麗,替代西方農產品進口的可能性亦會很大。

簡而言之,美國由於戰略選擇或是戰略失誤,要鎖定中國為主要的競爭對手,但同時在俄烏戰爭中又與俄羅斯為敵,變成兩條戰線開火,逼使中俄合作去到一個前所未有的高境界。中俄的深度合作,無論在軍事上或經濟上,對美國都會是一個重大挑戰。

盧永雄

Tags:

普京

往下看更多文章

香港靠打拼提升競爭力

2024年06月18日 20:24 最後更新:21:28

瑞士洛桑國際管理發展學院公布《2024年世界競爭力年報》,香港排名上升兩位至全球第5位,繼續是全球最具競爭力的經濟體之一。

國際管理發展學院在報告中指出,一個經濟體的競爭力不能只歸結為GDP和生產力;政治、社會和文化層面也是企業面臨的現實。政府發揮著至關重要的作用,提供以高效基礎設施、機構和政策為特徵的環境,鼓勵企業永續價值創造。而今期年報,涵蓋了全球67個經濟體,是全球經濟體競爭力的參考。

在今期的《世界競爭力年報》的4個競爭力因素中,香港在「營商效率」和「基礎建設」的排名明顯上升,躋身在全球前10名之內,「營商效率」由上年的第11位升至第7位,「基礎建設」由第13升至第9位;「政府效率」雖然微跌1位,排名仍高踞全球第3名。而「經濟表現」的排名亦大幅改善,由第36位急升到第11位,反映在特區政府推動下,2023年本地經濟開始復蘇。「子因素」方面,香港在「國際貿易」和「商業法規」排名全球第一,在「稅務政策」、「國際投資」、「基本基礎設施」、「金融」以及「教育」亦位列全球前5名。

我看這些國際排名榜,從來有些戒心。國際管理發展學院身在瑞士,雖然已比較中立,但評分者難免用西方角度去評價香港,會放大香港的政治負面因素。

所以我會認為,香港今期在相關全球競爭力排名榜升兩級到全球第5,是一個回復到較正常狀態的現象。

以「營商效率」一項為例,香港排名由2020年的全球第2位,逐年下跌到2023年的第11位,到今年才反彈回第7位。2020年正好是《港區國安法》的年份,現實上不見到香港之後幾年的「營商效率」有多大轉變,但香港的排名卻跌跌不休,令人難免懷疑,外國評判不喜歡香港的國安立法,所以拉低香港「營商效率」評級。但時間是療傷的良藥,這些對香港不公正的負評,就如一場熱浪一樣,洶湧而來,但總有慢慢消退的時候。

香港擁有世界其他地區少有的優勢,包括: 1. 香港在「一國兩制」下,既背靠祖國,食盡國家帶來的商機;又聯通世界,是全球唯一匯聚中國優勢和國際優勢的城市。2. 真正的自由港,進出口關稅接近全免,本地稅率也極低。3. 港元在聯繫匯率下,匯價穩定,近日在美元強勢下,很多亞洲貨幣匯價急挫,香港優勢突出。4. 政治穩定。在完善政制後,香港政治180度改變,消除政治障礙,特區政府可以聚精會神拼經濟。這些因素構成香港競爭力的基礎,對外國商界有獨特吸引力。

對香港來說,國際排名榜上升是錦上添花。香港的未來,還是要靠自己咬緊牙關,打拼出來,要進一步提升競爭力,推動香港發展走上新的台階。

盧永雄

你 或 有 興 趣 的 文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