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蔣介石三次力圖收回香港的努力為什麼會失敗?

核心提示:抗戰期間及日寇投降時,蔣介石趁著中國在反法西斯陣線中地位增強的機會,先後三次提出收回香港,然因中國是大國而非強國,或遭英國無理拒絕,或美、英狼狽為奸施加壓力,使公理難敵強權,香港回歸夢未圓。


本文摘自《當年那些事》,

廢除舊約簽訂新約談判中

1941年12月8日,太平洋戰爭爆發,時不過半月,日軍從英國人手中奪取了香港。

美、英與日本進入戰爭狀態。中國發佈《宣戰訓令》,公開對日本、德國、義大利宣戰,並宣佈:所有一切條約、約定、合同,有涉及中日、中德、中意間之關係者,一律廢止。

近代以來,東西方列強強加給了中國多個不平等條約,一代接一代的中國人企盼將此類條約早日廢除,還我領土與主權完整。而今國民政府公開提出廢除不平等條約,得到各界一致擁護,在全國掀起了廢除不平等條約熱潮。

1942年三四月間,在美國訪問的中國外交部部長宋子文和宋美齡,向美國總統羅斯福表示,希望儘早廢除先前強加於中國的舊約,另簽平等互利的新約。其時的中國,已與美、英建立了反法西斯的盟國關係,又是領銜簽署《聯合國家宣言》的四大國之一,國際地位大大提高;又因為堅持抗日六個年頭的中國軍民,緊緊拖住了百萬日軍,顯示了無盡偉力。

羅斯福把美國政府的意向通報給了英國,英國首相丘吉爾聲稱只能部分廢除。保留的部分,就包括了香港。

1942年10月9日,美、英兩國同時通知中國,準備馬上就廢約問題與中國談判。次日下午,蔣介石在雙十紀念大會上公佈了這一喜訊,內有語云:「我國百年來所受各國不平等條約之束縛,至此可以根除。」他還在日記中寫道:“心中快慰,實為平生唯一之幸事。”

中國與美、英廢除舊約簽訂新約的談判展開,無論在朝在野都以為,隨著中英間不平等條約的廢除,只等打敗日本,香港可以回歸祖國懷抱了。事與願違,雖然與美國的談判頗為順利,但中英之間的談判卻在香港問題上陷入困境。

英國首席代表、駐華大使薛穆,根據首相丘吉爾與外交大臣艾登的指令,在向中國政府遞交的《備忘錄》中,對於歸還香港隻字未提,且公開宣稱:英國在香港問題上決不會發生絲毫動搖與妥協。

英國首相丘吉爾更說:「我當國王的首席大臣,並非為了主持清算大英帝國,決不會放棄大英帝國的任何一塊土地。」

蔣介石慮及英國的態度,從維護盟國友誼以利反法西斯大局出發,作出了讓步,只要求廢止1898年訂立的《展拓香港界址專條》,即歸還九龍租借地,至於被割佔的香港本島及尖沙嘴一線,且待以後另行談判收回。九龍租借地又稱新界。1898年4月,英國趁著列強瓜分中國的狂潮,以法國佔據廣州灣對香港構成威脅為託詞,照會清政府提出擴界要求。談判中,已成驚弓之鳥的清廷有求必應,答應從深圳灣至大鵬灣畫一直線,直線以南所有地區全部租給英國。這就是新界,較之割讓的港島與尖沙嘴一線擴大了近11倍,水面擴大了近50倍。1898年6月9日,李鴻章代表清政府,在《展拓香港界址專條》上簽字,規定自當年7月1日起,英國開始使用新界,租期以99年為限,即至1997年6月30日為止。

英國連新界也不願歸還,遠東司司長克拉克申述其所謂理由:「租借地的大部分地區在對香港的經濟上和戰略上都是必不可少的。我們必須堅決抵制中國的這一建議,毫無疑問,中國的計劃是要把我們一步一步地擠出香港。」

11月20日,英國外交大臣艾登指示薛穆:「中英之間要討論的條約,與包括九龍租借地在內的香港任何部分毫無關係。」

中國政府針鋒相對,外交部處長吳國楨批駁說:「租借地與租界本屬同一範疇,既然中英新約將取消在華租界,理所當然應在談判之列。」中方首席代表宋子文,也曾一再強調收回新界的要求。蔣介石甚至表示,如果中英新約內不包括收回新界,他就不同意簽字。

令薛穆告訴中國方面:新界問題不在此次談判範圍之內。他甚至揚言,即使因此使談判破裂也在所不惜。

蔣介石再作讓步,放棄在新約中載入收回九龍租借地的條文,但要求英方聲明,承諾在戰爭結束後歸還新界。

英國政府又拒絕了,內閣會議決議同意丘吉爾與艾登的主張:不能接受中國要英國作出戰後承諾的要求。艾登指示薛穆:英國不准備再作任何讓步,如果中國堅持,我們只好不簽訂條約。

12月30日,薛穆將英國政府的這一決定通知了宋子文。

由於英國的頑固執守,中英間的談判進入了死胡同。

要麼談判告吹,要麼簽約而不提收回新界,左右為難的蔣介石最終聽從了宋子文與駐英大使顧維鈞、國防最高委員會秘書長王寵惠的建議:新約是英國人送上門來的厚禮,先收下了再說,不能錯過,中國政府在簽訂新約的同時,公開聲明要求英國在戰後歸還香港。

1943年1月11日,《中英新約》在重慶正式簽訂。簽約典禮上,宋子文向英國代表薛穆遞交了一份照會,單方面聲明對新界問題保留日後討論之權。蔣介石的日記本里,記載了此事:「對英外交頗費心神,以九龍租借地交還問題英堅持不願在新約內同時解決,余暫忍之。待我簽字以後,另用書面對彼說明,交還九龍租借地問題仍作保留,以待將來繼續談判,為日後交涉之根據。」

美、中、英三國首腦開羅會議上

1943年夏秋季節,反法西斯陣線在歐洲、太平洋與中國戰場節節勝利,9月8日,義大利無條件投降,盟軍開始向德國首都柏林進擊,敗績接踵的日軍則退守「絕對國防圈」。

世界反法西斯戰爭勝利曙光顯現,在美國總統羅斯福的建議下,11月22日起,美、中、英三國首腦聚集開羅會議,商討戰後重建世界秩序事。蔣介石視此次會議,是再一次爭取英國歸還香港的良機,於是行動在先,一到開羅,趕緊與夫人宋美齡會晤美國總統羅斯福,請求美國的支持。羅斯福作了令人鼓舞的表態:英國是不應再在香港享有帝國主義的特權了,戰後可由中國先行收回香港,然後宣佈香港為全世界的自由港。蔣介石作進一步的要求,希望羅斯福出面斡旋,勸說英國首相丘吉爾同意戰後歸還香港。羅斯福也答應了。

羅斯福言行一致,真的向丘吉爾提出了香港問題,轉達了蔣介石的要求,他說:「香港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居民是中國人,又十分靠近中國的廣州,應該還給中國。」

但丘吉爾拒絕與羅斯福討論香港問題:「只要我還在首相任上,就不想使大英帝國解體。」

開羅會議討論對日作戰計劃時,任中國戰區最高統帥的蔣介石,向參謀長、美籍將軍史迪威提出,由中美聯軍收復廣州、香港等中國沿海地區。丘吉爾極力反對,主張應有英軍參與,並振振有詞說:「香港是大英帝國的領土,英國軍隊必須參加廣州灣登陸作戰,從日本人手中奪回香港。」

蔣介石反駁道:「香港原本是中國領土,被英國強加不平等條約所割佔。太平洋戰爭爆發後,英國人被日軍從香港趕走,而今,中國正在為獨立自由而戰,正在以鮮血和生命為收復香港而戰,所以香港必須歸還中國。」

應蔣介石夫婦一再請求,羅斯福再次勸說丘吉爾:「香港遠離英國,而與中國很近,理應交還中國治理。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以後,可考慮變香港為國際上的自由港。」

丘吉爾口氣強硬地拒絕:「英國不想獲得新的領土,但只想保持自己已有的領土,除非通過戰爭,否則別想從英國奪取任何東西。英國曾與清政0府簽有《江寧條約》,香港是英國領土的一部分。」

見丘吉爾如此的蠻橫無理,蔣介石氣憤之至:「《江寧條約》本就是英國強加給中國的不平等條約,香港自古就是中國領土,是被你們強佔去的,理應歸還。」

丘吉爾惱羞成怒:「除非從我的屍體上踏過去,否則休想把香港從大英帝國分離出去!」

談判不歡而散,蔣介石在開羅會議上收回香港的努力,又是以丘吉爾的霸道而失敗。

抗戰勝利香港日軍投降時

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佈無條件投降。盟軍統帥部公佈了各盟國接受日軍投降的地區,香港被規定在中國受降區內。這樣,理所當然由中國接受香港的日軍投降了,蔣介石決定乘此機會,恢復在香港行使主權。

但英國一心重佔香港。8月16日,英國政府公告:「香港不應被包括在中國境內,英國在香港擁有主權。」同時,命令其太平洋艦隊司令哈克爾少將,率所部從駐地菲律賓趕駛香港。其用意是捷足先登接收並佔領之,造成既成事實。也在這一天,英國駐華大使薛穆,向國民政府提交了一項照會,告知英國政府正在安排派遣必要的軍隊,去重新佔領香港,恢復香港行政。國民政府外交部處長吳國楨,遵照蔣介石的旨意復照薛穆:英國的要求與盟軍統帥部關於受降的命令不符,英國政府及任何國家不得在中國戰區擅自接收。

18日,蔣介石任命張發奎為第二方面軍受降主官,接受廣州、香港、雷州半島及海南島地區的日軍投降。張發奎命令第13軍集結於寶安,待命進入香港執行受降接收任務。

19日,薛穆又向國民政府外交部遞交了一份備忘錄,自說其道:盟軍統帥部規定蔣委員長將接受中國境內之日軍投降,此不能解釋為包括香港。英國當初被迫棄守香港,而今由英軍接受日軍投降,事關英國的榮譽。圍繞由誰接收香港的問題,中英兩國針鋒相對,且都已指派了接收部隊。蔣介石又寄希望於美國,挽請處於霸主地位的美國出面斡旋,阻止英國重佔香港。

又是一廂情願,「山姆大叔」已變卦了。

其時,支持中國收回香港的原美國總統羅斯福已病逝,由杜魯門接任總統。杜魯門違背了美國政府的原有立場,接受了英國新任首相艾德禮的請求,讓英國接受香港日軍投降,並重新管理之。原因是,隨著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東西方矛盾上升,在未來與蘇聯為首的社會主義陣營的對抗中,他確信英國這個盟友較之中國重要且有用得多。

對於美國政府的出爾反爾,蔣介石失望、不滿又無奈,在致杜魯門的電報中改變了收回香港的初衷,僅要求由中國受降:「如果美國確已同意英軍在香港受降,中國政府可稍為調整既定之方針,即先讓日軍向中國投降,然後再由中國政府授權英國重新管理香港。」

蔣介石的讓步是夠大的了,連收回香港也不再堅持了。但杜魯門認為沒有達到英國的要求,他支持英國、犧牲中國的主意已定,複電蔣介石,堅持香港日軍只能向英國投降:英國在香港的主權並無疑問,駐港日軍向英軍投降亦屬合理。

蔣介石雖然氣惱怨恨,但不敢不聽其「忠告」,他有他的難處。那是因為,中央軍的主力還都在大後方,一時來不及趕去東北、華北、東南淪陷區“摘桃子”,須藉助美國的飛機、兵艦搶運部隊;以後還須依靠美援,達最終消滅中共而一統天下。權衡利害,“剿滅”共產黨事大,香港主權事小,於是不無惋惜地徹底放棄了在香港受降、恢復香港主權的原定方針。

可是完全按英國的要求操作,不只顏面喪盡,更恐激起各界聲討。為了挽回面子,減輕輿論壓力,蔣介石提出了「授權受降」法:即由他以中國戰區統帥的名義,授予英國軍官接受香港日軍投降之權。

又是大失所望,英國首相艾德禮並不領情,通過駐華大使薛穆轉告蔣介石:「英國政府不能接受‘授權受降’,接受香港日軍投降之權只在英國。」英國人連這點面子都不給,令蔣介石難堪之餘,大為光火,他強硬地說:“余委託英國軍官接收香港之主張必須貫徹,特委任英國哈克爾將軍代表余中國戰區最高統帥,接受香港日軍之投降。請大使先生轉達英國政府,如其不接受委託而擅自受降,則破壞聯合協定之責任在英國,余決不能放棄應有之職權,且必反抗強權之行為。”

他還致電美國總統杜魯門,通報了這一決定:不管英國方面接受與否,余均以中國戰區最高統帥身份,任命哈克爾為余之受降代表。

這時,第13軍已奉蔣介石之命,浩浩蕩蕩開進了九龍。蔣介石如此強硬,為英、美所始料不及。

美國總統杜魯門眼看中、英雙方的軍隊都已接近香港,極有可能發生衝突,如果打起來,會讓蘇聯集團坐收漁利,於是急電艾德禮曉以得失,要求他適可而止。

艾德禮不得不三思而後行了,經反覆推敲,提出了一個有所退步的折中方案「雙重身份受降」。就是同意蔣介石的委託方式受降,但哈克爾少將不但代表中國戰區最高統帥蔣介石,而且代表英國政府。

蔣介石認為終於迫使英國接受了自己的「授權受降」方案,總算有了一點面子。於是複電艾德禮,對英國“雙重授權受降”表示准允。他在日記中頗為得意地自我安慰云:英國對余委派軍官接受香港日軍投降之指令,最後仍承認接受,是公義必獲勝利之又一證明。

不日,蔣介石指派的一個軍事代表團到達香港,與哈克爾商量接受日軍投降典禮事宜。

9月16日,香港日軍投降儀式舉行,日本守備司令岡田梅吉及華南艦隊司令藤田平太郎在降書上簽字,哈克爾以中國戰區最高統帥蔣介石及英國政府代表的雙重身份,接受了日軍投降。國民政府代表羅卓英出席了受降典禮。

「米」字旗重又在香港升起,英國再度霸佔了香港。

蔣介石戰後收回香港又未能如願。歷史的重任,落在了四年後建立的中華人民共和國肩上。1997年,香港終於實現回歸。

現代秘史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

紅一點好

紅一點好 紅一點 玫瑰才會脫穎而出 紅一點 鳳凰與鳳凰花才有 它們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