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Facebook Feature Image

殺人狂魔 我睇你唔到

博客文章

殺人狂魔 我睇你唔到
博客文章

博客文章

殺人狂魔 我睇你唔到

2024年05月31日 20:26 最後更新:06月01日 00:02

香港法院判處14名「35+顛覆案」被告罪名成立之後,西方作出批評,歐盟質疑這是政治起訴,影響香港的開放多元。前美國駐港澳總領事的郭明瀚指案件改變了香港的本質。

我很奇怪西方人士這樣關注香港的人權自由,甚至為31個自己認罪的香港被告發聲,但為何他們不關心一下在加沙地帶死了的36000人,當中包括近半是兒童?即使按西方的邏輯,難道死亡不比坐牢嚴重嗎?西方的雙重標準,表露無遺,可再舉兩件事以說明之。

第一,英國嚴苛的國安法。現在歐盟批評的是香港的23條立法相關案件,但英國去年7月訂立的國安法,比香港更嚴苛。就以最近涉及特區駐英經貿辦事處職員的案件為例,已經充分體現英國法律的嚴苛性。行政會議成員、本身亦是資深大律師的湯家驊日前在社交媒體撰文,指「英國莫須有罪行防不勝防」。

他分析這次指控涉及兩種行為,包括所謂「監控」在英國被特區被通緝的人士,以及以「欺詐手段」進入民居(涉及的是一個被追債叫Monica的女人)。湯家驊認為,即使事件屬實,兩者表面看亦只是普通罪行,為何能提升至國家安全的層面呢?他以香港為例,警務人員監控任何人均受《截取通訊及監察條例》所監管,但條例並不適用於民間行為,換言之,聘請私家偵探監控他人行蹤並不犯法,但英國就提升至觸犯國安法的層次。至於欺詐入屋,湯家驊認為,充其量也只是民事責任問題,連刑事罪行也不是,更遑論危害國家安全。

湯家驊結論是,在英國國安法之下,任何事無大小的違法行為,若加上「外國勢力條件」(foreign power condition)即屬危害國家行為。在英國國安法下,所有外國政府及任何在政府體制內有一官半職之人士及政黨,均屬外國勢力,如此模糊和廣泛性令人咋舌,遠比香港的法例嚴峻。

看完資深大狀湯家驊的分析,比較了香港23條立法和英國的國安法,為何見不到美國或歐盟對英國動用國安法拘捕香港人士作出任何批評呢?順帶一提,英國的法例如此模糊和廣泛,香港人還是少去為妙,特別是香港的公務員、資助機構人員或任何公職人員,如果去英國買樓,要小心被英國當你是外國勢力,將資產充公。英國有充公俄羅斯富豪資產的前科,所以英國還是少去為妙。

第二,美國在阿富汗培養的怪物。美國之前入侵阿富汗,推翻了塔利班政府,為了維持當地的治安,控制塔利班的反抗,原來培養出極其殘忍的怪物,其中一個就是阿富汗南部坎大哈省的前警察局局長阿卜杜勒・拉齊克。那些曾經在阿富汗發生的殘忍事件,連美國《紐約時報》都看不過眼,作了專門調查,在5月22日發表文章,講述坎大哈前警察局長拉齊克的驚人事件。

美國培養出極其殘忍的怪物拉齊克。

美國培養出極其殘忍的怪物拉齊克。

《紐約時報》指,在美國的敘事中,拉齊克年輕、勇敢、富有魅力,曾經協助美軍擊退塔利班。但是《紐時》經過一年的調查後發現,坎大哈省有多近2200宗疑似失蹤事件,懷疑是拉齊克大量拘捕被指支持塔利班的人士,用綁架、酷刑、法外殺戮結束了這些人的生命。《紐時》在2200宗疑似失蹤案件中,追蹤了其中近1000宗,直接證實了當中400宗失蹤案件的真實性,這些人至今全部下落不明。《紐時》認為這個數字可能只是冰山一角,拉齊克的殘忍暴行,目前並未完全揭發。

《紐時》指拉齊克受美國培訓,領美國的薪水。曾有與拉齊克共事的美國特種部隊軍官羅伯特・沃爾特邁耶表示,「我們創造了拉齊克,美國在過去每場戰爭中都做了相同的事,創造他們,其後並為之追悔。」另一個曾與拉齊克共事的美國國務院前官員亨利・恩謝爾回憶說,他曾向拉齊克詢問一些涉嫌侵犯人權的事件,得到拉齊克肯定的答案,恩謝爾評論說,「我們會說,『哇,我希望我們沒有因為聽到這件事而被捲入戰爭罪行』。」恩謝爾坦承:「我們知道我們在做什麼,但認為我們別無選擇。」

結果拉齊克在2018年10月被暗殺死亡,阿富汗民眾高興不已,但是美國會為誰培養出拉齊克這個殺人魔頭進行內部調查,將策劃培植拉齊克的美國官員繩之於法嗎?其他西方國家的政府,會譴責美國的暴行嗎?美西方會對香港的事情指指點點,但他們自己的國安法律比香港更嚴苛,他們自己在其他國家策動的暴行令人髮指,這一切又好像無發生一樣。

在西方的雙重標準背後,有一個共同邏輯:他們對親美國的政權,做什麼也視而不見;他們對自己眼中不友好的政權,即使發生雞毛蒜皮的小事,也會大造文章,針對香港亦然。雙標背後,美西方的焦點,就是想顛覆中國政權。因此拉齊克因為反對塔利班,即使綁架屠殺數以千計的阿富汗人民,在美西方眼中仍然無罪,但香港法庭審訊美西方支持的反對派人士就是有罪了,因為這些反對派想顛覆中國政權。

盧永雄

往下看更多文章

唯改革創新者勝

2024年07月19日 19:05 最後更新:07月20日 13:25

中共二十屆三中全會結束,為中國未來的改革開放定調,其中最突出的是提出2029年這個時間點。

國家過去提出過兩個清晰的時間目標,第一是到2035年要全面建成「基本實現社會主義現代化」;第二是第二個100年(第一個100年是建黨100年即2021年),即建國100年到2049年時,「全面建成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

如今三中全會再提出 一個中期目標,去到2029年即5年之後,在新中國成立80年之時,要完成這次三中全會決定提出的改革任務。換言之是要各個領域的改革開放措施,都要全面到位,然後集中力量衝刺。

要了解這一次三中全會的背景,主要有兩個方面。

第一,百年不遇的大變局。中國已經發展到快要全面超越美國,但美國做慣世界霸主,忍受不到中國在各個領域被一步一步超越,所以就要想方設法,用各種莫須有的罪名,打壓中國,造成中國外部環境的最大挑戰。

第二,中國的體制改革去到深水區。中國的發展已經是出現一個從量到質的變化,過去利用大量的廉價勞動力,釋放巨大的生產力,將中國的製造水平,特別是勞動力密集的製造業推上世界的前列。但當中國經濟體量去到現在這種規模的時候,要達到每年5%的增長目標,就等於每年要生一個瑞士的經濟出來。加上中國的勞動力成本開始增加,未來發展只能夠從量到質的超越,要全面發展高質量的產業,這是一個重大的結構轉變。

中國面對內、外環境的挑戰,改革亦去到一個深水區。三中全會就是在這個背景之下召開,為未來全面深化改革,推進「中國式現代化」定調。

細看三中全會的會議公報,主要有幾個重點。

第一,唯改革創新者勝。中國自1978年十一屆三中全會 開始全面推進改革開放,發展出一種全新的社會主義巿場經濟模式,當中主要政策包括1. 對內改革和2. 對外開放。今次全會亦是要全面推動中國的改革創新,當中各行各業都要迎接根本性的創新變革,將生產力進一步釋放出來。

中央委員、中央財辦分管日常工作的副主任韓文秀表示,要進一步全面深化改革,就是要用改革的辦法來解決推動中國式現代化進程中的問題,特別是要堅決克服體制機制方面的障礙。

聽完這些與會者的解讀,可以總結為中國要建設一個全新型的舉國體制。新華社的總結為:「唯改革者進,唯創新者強,唯改革創新者勝。」而具體的做法是要推進建設大量世界一流的企業。

以廣東為例,中央委員、廣東省省長王偉中表示,廣東要把構建「全過程創新鏈」作為構建支持全面創新體制機制的重大抓手,談到建構「新質生產力」的話題,他表示要圍繞從「0到1」的原始創新, 持續加大基礎研究投入,下大力氣推動「從1到10」的創新成果轉化, 以及「從10到100」的產業化,佈局一批概念驗證中心和中試平台,更大力度提升創新效能。

如果很多人不明白什麼是新質生產力,以電動車為例,從0到1的原始創新是包括電池等的基礎研究,從1到10就是如何將創新成果轉化,將研究成果變成為可以盡量短時間充電和高效的鋰電池,從10到100的產業化就是建構成好像寧德時代和比亞迪這些世界領先的電池和電動車企業。

第二,全面對外開放。開放是中國式現代化的鮮明標誌,當美國發動全世界要對中國脫鉤斷鏈、甚至想阻礙中國企業到海外投資時,中國就反其道而行,進一步開放,歡迎外資到中國投資。中央委員、商務部部長王文濤表示,此次全會進一步強調必須堅持對外開放基本國策,完善高水平對外開放體制機制。他說要「進一步擦亮投資『中國品牌』,做好負面清單的『減法』(即是減少限制外資進入或持股的行業)、營商環境的『加法』(即是盡力改善外商投資中國的環境),讓中國大市場成為全球創新活動的『強磁場』。深化產業鏈供應鏈國際合作,推動建設開放型世界經濟。」

新華社的總結是,「開放和改革從來都是相伴而生,相互促進,開放是中國式現代化的鮮明標誌。」

第三,發展中重安全。新華社指,安全與發展是一體之兩翼、驅動之雙輪,國家安全是中國式現代化行穩致遠的重要基礎。有外部分析指三中全會提出強化安全觀,將國家安全和中國式現代化連在一起,加上將宏觀調控和財稅金融改革置前,可見中共重視內外的安全,他們因而有三中全會決定「偏緊」的印象。我認為這只是一個錯覺,發展不能夠不注重安全,特別是在現在這樣的地緣政治環境裏,更加應該要注重安全。不過,中央並不是要將安全置於改革開放之前,反而是認為 安全和發展是要兼顧的兩個並行不悖的目標,全會決定並無「偏緊」的意味。

或許外界期望三中全會會有很明確的改革開放新政策,估計中央的確有這些政策,而且會陸續出台,但是面對現在國際環境的變局,中央亦無必要一下子將牌打盡,特別是特朗普很大機會再度成為美國總統,說不定又可能會與中國重打貿易戰,留一手應對未來的變局,亦是合理的做法。總體而言,以中國的往績和中共的執行力,2029年的目標必可以達到。

盧永雄

你 或 有 興 趣 的 文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