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355家高管薪酬過千萬 方大特鋼1.69億元暫居首位

(原標題:355家上市公司高管薪酬總額過千萬元 方大特鋼1.69億元中信證券1.28億元暫居前兩名)

隨著眾多上市公司轉型並面向國際市場,高精端人才的招攬成為上市公司的首要目標,而這類人才更是價值不菲,年薪甚至趕超部分上市公司一年的凈利潤。

東方財富Choice數據顯示,截至4月17日,有1688家A股上市公司披露2018年年報,高管薪酬合計為140.35億元。其中,有355家上市公司2018年的高管薪酬總額過千萬元。

在上述公司中,方大特鋼以1.69億元的高管薪酬暫時位居薪酬榜首位;其次是中信證券,高管薪酬總額為1.28億元。此外,泛海控股、復星醫藥、萬科A、中國平安、比亞迪的高管薪酬總額皆超過7000萬元。

香頌資本執行董事沈萌向《證券日報》記者分析稱:「這些高薪上市公司基本都是民營或市場化企業,因此,高薪酬與業績掛鉤並無不妥。而且,批准高薪酬方案的股東大會目前也基本上是由選任高管的大股東主導,所以一定是高管的作為實現了大股東的要求,高薪酬才會被落實。」

多公司高管薪酬過千萬元

《證券日報》記者發現,從當前披露年報的A股公司來看,有多家上市公司高管的薪酬突破千萬元。

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高薪酬已不再是如中信證券等金融類公司和如萬科A等地產公司的獨享。從截至4月17日A股披露的2018年年報來看,鋼鐵、生物醫藥、汽車、農業、物流等行業的上市公司也紛紛出現高價薪酬。如方大特鋼、比亞迪、葯明康德等公司皆給董監高層開出了過千萬元的高薪。

統計數據顯示,方大特鋼向包括5名獨立董事在內的21名董監高共計發放了1.69億元薪酬。其中,公司離任董事鍾崇武年薪高達4035萬元,暫時位居A股上市公司董監高薪酬榜第一名,此外,公司董事長謝飛鳴年薪也高達3169萬元,暫時位居董監高薪酬榜第二名。

對於公司給出上述高薪酬的原因,方大特鋼解釋稱,「上述稅前薪酬由2018年基本薪酬和2017年度獎勵薪酬構成」。

此外,萬科A給高管的年度報酬總額高達7699萬元,其中,郁亮、祝九勝、張旭、孫嘉四位年薪皆超過千萬元。

部分年薪增幅高於凈利增長

統計數據顯示,2018年,有1147家公司高管年薪出現上漲,其中,有40家公司高管薪酬出現倍增。

東方財富Choice數據顯示,在上述披露年報的上市公司中,中航沈飛的董監高年度薪酬總額增幅最高,從2017年的99.97萬元增至2018年的967.9萬元,增幅近9倍。

此外,五糧液的年報顯示,有近7倍的薪酬增幅。2018年,五糧液有15位董監高在公司領取薪酬。其中,有8位年薪超百萬元,如公司董事長劉中國年薪為141.76萬元;董事陳林年薪為138.14萬元;原監事會主席年薪為125.54萬元;還有5位副總經理年薪在120萬元左右。

與動輒上千萬元的年薪相比,五糧液董監高上百萬元的年薪已經引不起關注。但公司董監高年薪從2017年的十幾萬元一舉升至百萬元,其漲薪速度還是頗讓人驚訝的。

從2017年年報可知,五糧液董監高合計薪酬為160.87萬元,其平均每人薪酬普遍在十幾萬元,其中,董事長劉中國的年薪最高,也僅有16.58萬元,與2018年的141.76萬元相比,其年薪增幅高達7.55倍。

對於2017年的薪酬,五糧液解釋稱:「公司擬建立職業經理人制度並實行市場化薪酬分配機制。目前,公司正在進行相關工作。2017年從公司獲得的報酬為按月發放的部分基本薪酬,績效薪酬等尚在考核計算及履行相關程序過程中。」

此外,三六零高管年度薪酬總額漲幅為6.25倍;美達股份年薪漲幅為5.35倍;重慶鋼鐵年薪漲幅為4.58倍;澳洋健康年薪漲幅為3倍;經緯輝開、民和股份、派生科技等8家公司年薪漲幅皆超2倍。

《證券日報》記者發現,在上市公司高管薪酬上漲的同時,有多家公司高管薪酬漲幅驚人,甚至高於公司凈利潤的漲幅,更有公司凈利潤出現下滑,但工資照漲不誤。

對此,沈萌認為:「非國有上市公司並不存在明確的薪酬制定規範,基本上屬於自主決策,如果不是高管自定高薪外,即使與業績數字不同步,其背後也會存在其商業邏輯。」

前海開源基金首席經濟學家楊德龍向《證券日報》記者表示:「高管薪酬突破千萬元,說明上市公司願意出高價聘請人才。不過,上市公司高管薪酬過高會減少公司利潤,影響公司利潤增長,因此,公司不能一味追求高薪酬,要看高管對公司是否有大貢獻,值不值得高薪酬,這才是大家應該關注的焦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