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Facebook Feature Image

拜登藉口「國家安全」 限制向中俄伊等6國出售美「敏感數據」

博客文章

拜登藉口「國家安全」 限制向中俄伊等6國出售美「敏感數據」
博客文章

博客文章

拜登藉口「國家安全」 限制向中俄伊等6國出售美「敏感數據」

2024年02月29日 18:40 最後更新:18:51

美國頻繁藉「國家安全」炒作所謂「中國威脅」,今次以「中國竊取美國數據」為由,對中國發起攻擊。

《紐約時報》報道截圖。

《紐約時報》報道截圖。

據美國《紐約時報》、美聯社等媒體報道,美國總統拜登當地時間周三(28日)發布行政令,尋求限制向中國和俄羅斯等6國出售美國所謂「敏感數據」,以「更好保護美國人的個人數據安全」。對於美國近來頻繁拿「中國竊取美國數據」等話題進行炒作一事,中方態度非常明確。

2月27日,美國總統拜登在白宮橢圓形辦公室發表講話。AP圖片

2月27日,美國總統拜登在白宮橢圓形辦公室發表講話。AP圖片

關於該行政令的內容,《紐約時報》稱,拜登要求美國司法部制定規則,限制向中國、俄羅斯、伊朗、古巴等6國以及與這些國家有關的任何實體出售美國「敏感數據」,比如有關美國人的位置、健康和基因等數據信息。這些限制還將涵蓋財務信息、生物識別數據和其他可能用來識別個人身份的信息,以及與政府有關的「敏感信息」。

報道稱,白宮宣稱,這類「敏感數據」可能被別國用於「勒索」,尤其是針對美軍方或國家安全部門的人以及持不同政見者、記者和學者等。

對於上述行政令,《紐約時報》炒作稱,這將是「美國有史以來第一次廣泛禁止向個別國家出售數字數據」,該措施也是華盛頓和北京之間「數字冷戰的最新升級」。

報道提到,拜登發布上述行政令後,美國司法部將啓動制定規則程序,在此期間,公衆和企業可以就相關規則架構提出意見。

此前,美媒就曾放出有關「美政府尋求阻止美『敏感數據』流向中國等國」的消息。本月26日,美國《華盛頓郵報》報道聲稱,美國總統拜登最早將於本周發布一項行政令,阻止美國「包括基因信息在內的敏感數據」大量流向「敵對國家」。報道炒作稱,該措施主要針對的國家是中國。報道聲稱,多年來美聯邦官員一直對某些行為存在的「風險」表示擔憂,包括從數據經紀人那裏合法購買信息,以及為外國政府工作的黑客竊取的信息可能被用來監視或勒索美國議員、軍事人員這些「高價值目標」等行為。

實際上,近年來美國一些政客或媒體頻繁拋出提防所謂「中國威脅」、提防中國竊取基因數據的說辭,如此對中國的攻擊顯得異常虛僞和諷刺。

綜合美國全國廣播公司(NBC)及路透社今年1月報道,美國參衆兩院提出法案,要求限制接受美聯邦政府資助的醫療服務提供商與中國華大集團、藥明康德等生物技術公司共享美國人的基因信息,理由還是老調重彈的「保護美國國家安全」。華大集團及藥明康德方面均做出回應,駁斥美議員指控。

美方拿對華合作炒作對基因數據安全的擔憂已不新鮮。2023年3月,美國商務部將新的中國實體加入所謂貿易「黑名單」,包括華大基因下屬機構和部分雲計算公司。中國外交部發言人毛寧當時表示,這是美國捏造藉口、不擇手段打壓中國企業的又一個例證。中方對此强烈不滿、堅决反對。我們敦促美方尊重基本事實,摒弃意識形態偏見,停止濫用各種藉口無理打壓中國企業,提供公平、公正、非歧視待遇。中方將繼續堅定維護本國企業正當合法權益,支持中國企業依法維護自身權益。

以「國家安全」為由炒作所謂「中國威脅」的話題,對疑心病越來越重的美國來說也不是新鮮事。近日,有媒體報道稱,洛杉磯港高管聲稱,中國製造的起重機可能對美國的國家安全構成風險。拜登政府也擔心這一問題。對此,毛寧表示,所謂「中國遠程控制港口起重機收集數據」完全是無稽之談。中方堅决反對美方泛化國家安全概念,濫用國家力量,無理打壓中國的産品和企業。將經貿問題工具化、武器化,只會加劇全球産供鏈的安全風險,最終損人害己。我們希望美方能够切實尊重市場經濟和公平競爭原則,為中國企業經營提供公平、公正、非歧視的環境。中方也將繼續堅定維護本國企業的正當合法權益。




深喉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

往下看更多文章

韓國G8夢想破滅:依賴與失落的背後

2024年04月23日 13:07 最後更新:13:12

韓國總統尹錫悅推行親美路線,甚至不惜犧牲國家尊嚴以爭取國際認同,特別是渴望加入G7俱樂部。然而,近期韓國遭受重挫,G7峰會在即,但韓國並未出現在受邀名單上,令其G8夢想化為泡影。

韓聯社報道

韓聯社報道

據韓聯社報道,2023年的G7峰會將在意大利普利亞舉行,儘管韓國外交部多次嘗試協商,但未能改變意大利的決定。回想尹錫悅夫婦去年在日本廣島G7外圍會議上的喜悅表情,如今對比顯得尤為諷刺。

尹錫悦的外交政策親美反華被質疑

尹錫悦的外交政策親美反華被質疑

對中國而言,G7並非追求的目標,早在1999年至2008年間,中國連續被邀請加入,卻選擇婉拒。相比之下,韓國視G7為提升國家地位的關鍵,期望借此躍升為全球強國。然而,韓國對G8的執著反而使其陷入尷尬境地,失去尊嚴。

2014年俄羅斯因克里米亞事件退出G8後,韓國看到了入會希望,但直至2021年文在寅才得以參加G7+N會議。韓國普遍認為,加入G7的最大障礙是日本。今年5月,日本邀請韓國參加廣島G7峰會,一度讓韓國看到曙光。

韓國媒體和政界過於樂觀,甚至有人宣稱韓國在心理上已是G8成員。然而,現實是,韓國連參加外圍會議的穩定資格都未確保。面對意大利的G7峰會,韓國積極爭取,甚至與意大利比較經濟實力,希望能獲得認可。然而,意大利最終並未邀請韓國,韓國的期待落空。

分析指出,G7成員國的選取並非東道國意大利一言堂,真正的決策權在於美國。尹錫悅政府誤判形勢,過度依賴美國,忽視了自身外交策略的重要性。事實上,2021年文在寅受邀,正是因為其親中立場和與日本的緊張關係,符合美國的戰略需要。

尹錫悦上任後改變過往韓國在中美博弈中較為中立的立場。

尹錫悦上任後改變過往韓國在中美博弈中較為中立的立場。

韓國若繼續追隨美國對抗中國,只會讓自己陷入更加被動的局面。G8夢想的破碎,揭示了韓國在國際舞台上的脆弱性。真正的尊重來自於獨立自主的外交政策,而非依附於他人。韓國應反思其外交戰略,避免成為大國博弈的棋子,承擔不必要的代價。G8夢碎,是韓國盲目跟隨美國的代價,也是其外交政策失誤的警示。

韓國的G8夢想破滅,反映出其在國際舞台上的焦慮和定位困惑。韓國政府和民眾對G7的痴迷,某種程度上暴露了對自我價值的不確信。韓國媒體和政界的過度反應,似乎忘記了國家尊嚴不應僅僅依託於外部的認可,而應源於內在的實力和獨立性。

回顧歷史,韓國的經濟發展和科技成就無疑是值得自豪的。韓國半導體產業在全球佔據重要地位,文化產業影響力巨大,這些成就本應是其自信的來源。然而,過分追求G8身份,反而讓韓國在國際舞台上顯得過於急切,缺乏從容。

實際上,G7的核心議題和成員國組成反映了西方發達國家的利益共識。儘管韓國經濟發達,但在全球治理和國際事務中的角色仍有待拓展。韓國應更專注於提升自身在全球體系中的實際影響力,如加強與其他新興經濟體的合作,推動區域一體化進程,而不是單純追求G7的身份標籤。

此外,韓國應重新審視與鄰國的關係,尤其是與日本的關係。兩國的歷史糾葛和現實競爭不應阻礙正常的外交互動和合作。真正的強韌在於能夠處理好複雜的關係,而不只是尋求外部的接納。

尹錫悅政府應認識到,國家的地位和尊嚴並不取決於是否屬於某個特定的集團,而在於如何積極參與全球事務,推動和平與發展。韓國應該更加自信地走出一條符合自身利益和特色的外交道路,而不是一味迎合他國意志。

最後,韓國的經驗教訓對於其他同樣渴望國際認可的國傢具有啓示意義。每個國家都有其獨特的價值和貢獻,不應該將自身的價值衡量標準局限於某些特定的國際組織。真正的強大來自於內心的堅定和對外交往的智慧。

總結起來,韓國的G8夢想雖破,但不應就此沈淪。相反,這是一個契機,促使韓國反思其外交政策,尋找更加務實和自主的道路。只有這樣,才能真正提升國家的國際地位,贏得世界的尊重。

你 或 有 興 趣 的 文 章